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六 七 暴 動

觀察上 週 , 筆 者 提 起 近 日 相 繼 接 受 了 多 個 關 於 特 區 回 歸 十 周 年 的 訪 問 , 確 實 勾 起 許 多 回 憶 , 回 想 到 自 己 當 年 踏 上 政 途 的 決 定 , 其 實 與 一 些 人 生 遭 遇 不 無 關 係 。 筆 者 於 一 九 六 六 年 十 月 一 日 成 為 大 律 師 , 事 業 剛 剛 起 步 , 就 遇 六 七 暴 動 。 暴 動 爆 發 初 期 , 主 要 的 「 鬥 爭 戰 線 」 , 是 在 新 蒲 崗 、 黃 大 仙 , 但 後 來 迅 速 蔓 延 至 中 環 。 記 得 在 六 七 年 五 月 某 一 天 , 筆 者 正 在 高 等 法 院 ( 即 現 在 的 立 法 會 大 樓 ) 上 庭 , 在 盤 問 被 告 期 間 , 法 庭 書 記 突 然 緊 張 地 跑 去 法 官 身 旁 , 耳 語 數 句 , 法 官 聽 罷 登 時 面 色 一 沉 , 神 色 凝 重 的 告 訴 雙 方 的 大 律 師 , 有 消 息 指 政 府 將 在 一 小 時 後 , 宣 布 在 港 島 北 岸 施 行 宵 禁 令 , 他 諮 詢 我 們 的 意 見 , 繼 續 審 訊 還 是 改 日 進 行 。 為 了 顧 及 與 訟 各 人 的 安 危 , 我 們 都 提 議 法 官 立 即 休 庭 , 將 審 訊 押 後 。 休 庭 之 後 , 筆 者 急 急 返 回 位 於 中 環 的 辦 公 室 , 發 現 秘 書 與 書 記 已 不 在 。 致 電 回 家 , 原 來 是 媽 媽 聽 到 消 息 後 , 叫 他 們 立 刻 下 班 回 家 , 而 她 亦 我 趁 宵 禁 實 施 前 , 趕 緊 回 家 。 離 開 辦 公 室 後 , 我 發 現 平 日 交 通 繁 忙 、 擠 塞 的 中 環 , 竟 然 一 輛 的 士 也 找 不 到 , 因 宵 禁 令 的 關 係 , 其 他 公 共 交 通 工 具 都 停 駛 了 , 街 上 就 只 剩 下 許 多 趕 回 家 的 人 , 而 我 亦 唯 有 跟 隨 人 群 , 沿 海 旁 , 由 中 環 徒 步 返 回 位 於 跑 馬 地 的 家 。
一 路 上 , 筆 者 不 禁 憂 心 忡 忡 , 在 這 動 盪 不 安 的 時 局 裡 , 我 該 如 何 走 以 後 的 路 呢 ? 當 時 , 我 有 幾 位 已 成 家 的 好 朋 友 , 暴 動 一 爆 發 , 就 已 買 定 兩 張 機 票 放 在 口 袋 裡 , 以 備 不 時 之 需 。 可 惜 , 那 時 候 我 只 是 一 名 初 出 茅 廬 的 新 紮 大 狀 , 僅 得 三 千 元 存 款 在 銀 行 , 怎 夠 自 己 與 父 母 一 起 逃 難 呢 ? 況 且 , 我 還 要 顧 及 一 家 人 離 港 以 後 的 生 活 , 在 他 鄉 我 如 何 維 持 生 計 , 照 顧 家 庭 呢 ? 當 時 , 筆 者 心 裡 下 了 個 決 定 , 無 論 香 港 局 勢 怎 樣 亂 , 我 都 要 咬 緊 牙 關 , 努 力 賺 錢 , 到 自 己 擁 有 十 萬 元 身 家 以 後 , 即 使 香 港 有 甚 麼 事 發 生 , 我 都 有 能 力 安 頓 家 人 往 鄰 近 的 台 灣 , 而 自 己 在 當 地 雖 然 不 能 做 大 律 師 , 但 也 應 該 可 重 執 教 鞭 , 找 份 英 語 老 師 的 教 職 , 養 活 家 人 。 筆 者 十 萬 元 的 存 款 目 標 達 到 時 , 香 港 局 勢 早 已 穩 定 下 來 , 因 此 , 我 這 個 應 變 計 劃 , 並 無 用 武 之 地 。 六 十 年 代 之 時 , 我 因 為 自 身 條 件 所 限 , 沒 有 能 力 離 開 香 港 , 親 身 經 歷 香 港 的 動 盪 歲 月 。 而 這 個 體 驗 或 多 或 少 對 我 有 所 啟 發 , 所 以 後 來 即 使 有 能 力 走 , 也 選 擇 留 下 來 , 而 沒 有 一 窩 蜂 的 跟 人 去 移 民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