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星期日

國旗與族裔融和

雖然歷史學家衛聚賢認為,澳洲和美洲都是華人首先發現的,但一些評論民族性的人常說,華人欠缺冒險、探險、挑戰大自然的精神。因此,加拿大一位華裔同胞遠赴北極探險的壯舉,當然很值得我們表示支持和欽佩。不過,這位同胞在北極冰天雪地中,展示一面中國五星國旗,引起不少議論。
展示中國國旗的原因,據知是他己先去過一趟北極,有人問他是不是日本人,他為了表示這是中國人到北極探險,便折回來向中國領使館拿了一面中國國旗,再重返北極予以展示。
關鍵在這位同胞當時的國籍身份。如果他是來自中國的訪客,展示中國國旗完全不成問題。如果他是加拿大公民,則應展示加拿大國旗。倘若他希望人家知道,這是加拿大華裔在北極探險,而不是加拿大日裔,我想,將加拿大國旗與中國國旗一齊展示,是比較適當的。即使他是來自中國的新移民,尚未入籍,兩旗並列,也是表示對所在國加拿大的一種尊重。看在其他公民眼中,會有利於族裔融和。
美國維州理工大學槍擊案消息傳出初期,只知道槍手是亞裔。很多同胞擔心是華裔。稍後芝加哥太陽報誤報槍手為上海去的簽證留學生,加拿大不少中文傳媒跟著以頭條轉載。有人說:「不就是學生開槍殺人,何必如此敏感,如此介意是不是華裔?是不是華裔自卑感太重了?」
這種質疑過於高調。我們只要看911後,中東裔人士在美加的處境,就可知族裔融和是不易維持的。在美國,即使是黑白種族衝突,也往往波及亞裔。因此,怎樣處理國旗,關係到國家認同的敏感問題,應該慎重看待。
意大利米蘭唐人街,發生意大利警察和中國移民大規模衝突。過程中有個奇特現象:華人高舉中國國旗,向意大利警察和記者大喊「我們是這裡的主人!」
如果他們是米蘭的主人,應該是因為他們入了籍,成為意大利公民,理應舉起意大利國旗。高舉中國國旗而自稱主人,豈不是將米蘭唐人街變成中國一個海外特區。看在意大利人眼中,能不認同「中國威脅論」嗎?
最新消息傳來,相信是高舉中國國旗的效應非常負面,當地華人社區頭面人物已表示準備了一千面意大利國旗,會用於將來的聚會中。但形勢己趨和緩,也許短期內用不著了。即使將來用得著,但五星紅旗飄揚的畫面己深入意大利民心,傷害是不容易彌補的。
當年,多倫多和北京爭奪08年奧運主辦權,北京贏了。一批多倫多華人在鬧市開出車隊,高調巡遊慶祝。此舉引起主流族裔強烈反應,他們紛紛致電電台表示「這些加拿大人舉著中國國旗,打鑼打鼓,慶祝北京勝利,也就是慶祝多倫多失敗!」
我曾撰文反對這些同胞的表達方式,認為這樣做是族裔融和的害群之馬。約克大學有位政治系教授反駁說:奧運會不是只此一屆,多倫多將來還可以申辦,還有勝利的可能,怎能說是失敗了?
這不知是何種邏輯。但當日飄揚過街的五星紅旗對那些憤怒的人之刺激,應該不是將來多倫多的勝利所能撫平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