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台獨」還可以有甚麼搞頭?

  民進黨「四大天王」謝長廷、蘇貞昌、呂秀蓮、游錫堃,為了競逐總統大位,在黨內初選期間爆發口水戰,互揭瘡疤,互揚臭史,互相攻訐;為了爭奪權力,不留情面,不怕破壞同志感情。結果搞到陳水扁要出面制止,以免「親痛仇快」,讓在野黨看衰。謝、蘇、呂、游四人攻擊對手不但言語要比「毒」,更要在所謂「堅持台灣主體性」比「獨」。不過,說到反擊對手「言辭刻毒」,真是誰也不怕誰,論到比「獨」,則勝算低者(民意調查落後)似乎比較「獨」。四大天王游氏最獨  四月十四日舉行民進黨黨內初選電視辯論,「四大天王」都要面對「台獨」問題:要不要「獨立」?怎麼「獨立」?  民進黨主席,「深綠」、「急獨」的游錫堃主張廢除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要建立「台灣國」,要「正名制憲」,台灣不是殖民地,不能自我設限,絕不向美國承諾「四不一沒有」。游錫堃是「四大天王」中最「獨」者,也是勝算最低者。他的說法遭民進黨「新潮流系」大老,也曾被捧為「台獨理論之父」的林濁水抨擊為「作繭自縛,昨非今是」。  現任副總統的呂秀蓮說,台灣人民自從一九九六年直選總統後,就已經確立台灣主權獨立,目前繼續討論統獨是浪費時間,台灣應該朝向世界開放,走向世界。呂秀蓮的說法與《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立場相符。  現任行政院院長的蘇貞昌認為,目前有九成以上民眾認為,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決定,他有信心台灣人民不會選擇統一,他個人也反對統一,但台灣前途由人民自主決定,他會尊重民主程序,當選總統後,將持續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蘇貞昌是現任閣揆,談到「台獨」,態度比較審慎。拋棄台獨兩岸和解  至於曾遭對手攻擊對「台灣主體性」不夠堅持,而且主張「一中憲法」的前行政院院長謝長廷則表示,台灣已經民意成熟,就連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都說台灣前途要尊重人民決定,但民進黨和馬不同,馬主張統一,他則是主張獨立。謝長廷講的雖是典型的「政治語言」,不過也凸顯了他不是「急獨」。  按照目前的民調以及民進黨黨內的民意取向,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不是謝長廷,便是蘇貞昌,兩人俱非「深綠」、「急獨」,如果二○○八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可以「連莊」成功,繼續執政,國民黨將再分裂、瓦解,但是卻可能會出現民進黨重新定位,拋棄「台獨黨綱」,尋求兩岸和解的契機。  藍營是生死關頭,綠營一樣是危疑震撼,明年的總統大選仍然是競爭激烈的態勢,「馬王不配」,馬英九的官司仍存很大變數,而民進黨已經從陳水扁家族貪瀆案的谷底反彈。國民黨二○○八年奪回政權的形勢不樂觀,民進黨「連莊」的機會卻被看好。如果明年藍營敗部復活,台灣不「獨」,維持現狀,兩岸關係會有突破,那個時候,中共開完「十七大」,胡錦濤權力穩固,會為國民黨在推動「兩岸和解」方面「助拳」,如果綠營繼續執政,「台獨」一樣無法實現,稍有政治智慧的領導人都會知道,冒進「台獨」的後果是甚麼?  民進黨拋棄「台獨黨綱」的可能性也許不高,但是「台獨」本來就是一個假議題,李登輝說過「二○○ 七年是台獨的最後機會」,陳水扁也說過台獨是「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台獨」只是民進黨在選舉時保住「基本盤」,以與藍營政治區隔的戰術而已。如果綠營在明年總統大選再次連莊成功,藍營土崩瓦解,而所謂「堅持台灣主體性」,已經是不分藍綠,那麼「台獨」這個議題的內在工具性功能已經不存在,再搞「台獨」的意義何在呢?使硬使軟一念之間  謝長廷、蘇貞昌二人的兩岸關係論述,曾有「西進」或「和解共生」之說,不論誰當總統,都有可能調整兩岸關係。  北京對台灣客觀情勢的掌握,無疑是「耳聰目明」的,然而在主觀的價值判斷方面,卻有盲點。如果明年民進黨繼續執政,北京要不就是藉外交、經濟、軍事力量施壓,於是便要有求於美國。但如何避免不在台海兩岸問題上受制於美國呢?不使硬的,就使軟的吧!理性、務實,不唱高調,「一中原則」稍作彈性調整,以經貿促政治,重開兩岸兩會(海協、海基)協商。  台灣政治情勢不管如何發展,對北京最有利的始終是台灣的經貿發展愈來愈依靠大陸。明年總統大選仍是民進黨「連莊」,新總統可以繼續「去中國化」或拒絕妥協嗎?如是,則台灣產業的空洞化將如何挽救?美國會像上一個世紀下半葉冷戰時代一樣「經濟援助」台灣嗎?後記  本文見報時,毓民已經在三藩市做完兩場「棟篤串」表演,並在華埠「國父紀念館」主持「回歸十年香港的政治困局」講座。說到香港的政治困局,日前獲准來港訪問的大陸民運人士陳子明,在香港大學演講後對記者說,港人爭取普選,要把外國的歷史和經驗說服北京領導人,也要利用群眾運動向北京施壓;陳子明又說不要罵倒中共,也不要被他嚇倒。陳子明對香港政治的觀察,分析,是旁觀者清,比起此間那些看風使舵的政客頭腦清醒得多。不過,他說不要把中共罵倒,也許他不知道鄧小平說過「中共是罵不倒的」!陳子明以港人不要被中共嚇倒,也許是經驗之談,值得港人省思再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