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狼性與奴性

《狼圖騰》這書近期大熱,它教我們在認識狼性之餘,更要從中反思人性,學習國情。人類膜拜圖騰,源於民族的優越感和對大自然的莫明恐懼。狼在蒙古北部,一直是草原民族的獸祖、宗師、戰神與楷模;狼的團隊精神和家族責任感;狼的智慧、頑強和尊嚴;都是人類又敬又畏,迷惑和崇拜不己的神聖特質。中國在共產黨治下,人性泯滅,道德淪亡,有說這正因為他們都是飲狼奶大的。如果飲狼奶可以變狼,這還不錯,因為狼還是有自尊,有自性,獨立特行的個體。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大部分中國人都沒有變狼,而是變得比奴隸更加愚昧落後,埋沒人性的異種!從一個地方怎樣教育他們的下一代,我們就可以看到他們的奴性有多重。香港本來是中國對外最為開放的地方,殖民地時期教育出來的精英,可直接進入社會高層,為殖民地政府服務,參與管理市民的起居生活。雖然沒有民主和民權,但我們有相對的自由,可算是首批能夠逐漸擺脫奴隸枷鎖的中國人。由九七年董建華宣佈母語教學開始,我已心感不妙,我不停批評本地的教育政策,正是由於眼看如此多天真活潑的小孩子,被荒謬的教育政策蹂躪得不似人形。父母傷痛,師長無奈,孩子失落,但教育官僚卻依然故我,目空一切,霸道橫行,他們不是比奴隸主更加可怕嗎?奴隸制度早被廢除,但人們獲得真正的自由了嗎?腳上的鎖鏈雖然被解除了,但心靈上和精神上的枷鎖卻依然存在!中國推翻帝制多年,但在人民心中,不是仍然有一個沒有穿衣的國王嗎?大陸如是,香港如是,人們的內心,仍然在渴望著一個明君的降臨,猶如等待著奴隸主的差使。回歸後的香港人,奴化的速度不減反增,媒體自我審查,政客不斷退縮妥協,識時務者爭相俯首稱臣,擁權者為虎作倀,附庸傀儡鳴鼓開鑼,莫不都是想盡快加入奴才大軍,好為北京主子服務,令香港全面奴化,從此鴉雀無聲,天下太平。奴隸的定義,是供人使喚,受控制,沒有自由的人。今天,雖然再沒有可真正被買賣的奴隸,但身不由己,心靈受制,喪失自由意志和思想的人,不一樣是精神上的奴隸嗎?中國領導人要特區政府加強愛國教育,更強調要香港人「愛國愛港」!但甚麼是「愛國」呢?「愛國」就是「愛黨」!甚麼是「愛港」呢?「愛港」就是不能發出異議,不能與北京作對,力求氣氛和諧穩定,讓主子安心!比起大陸人,香港人的奴性,其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對共產黨的恐懼,尤甚於對奴隸主的害怕。經濟繁榮有飯吃,大部分市民都已經心滿意足,不敢多求。在中國人的血液裏面,究竟是狼性多些,還是奴性多些呢?「狼」還有自主性,「奴」卻是連自主的能力都沒有了,你說誰更可憐?唉,中國人何時才能真正重拾人性的尊嚴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