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1日 星期三

真 精 英

香 港 有 沒 有 精 英 ? 有 。 他 們 是 留 在 社 會 各 階 層 的 前 英 國 喀 兵 , 今 天 是 香 港 最 優 秀 的 保 安 員 。 不 必 喝 令 他 們 「 你 要 做 好 呢 份 工 」 , 喀 的 民 族 基 因 , 富 有 紀 律 和 忠 誠 。 喀 護 衞 員 站 崗 的 熱 誠 風 雨 不 改 , 無 論 你 幾 時 下 班 歸 家 , 他 一 身 制 服 , 永 遠 向 閣 下 行 軍 禮 。 誰 見 過 三 更 夜 半 在 大 廈 的 管 理 處 打 瞌 睡 的 喀 管 理 員 , 而 且 面 前 斜 斜 放 一 馬 經 ? 喀 的 專 業 , 來 自 高 山 民 族 的 堅 毅 , 以 及 英 國 人 的 化 。 十 九 世 紀 初 , 東 印 度 公 司 進 駐 印 度 半 島 , 向 北 開 拓 , 一 八 一 四 年 , 英 軍 跟 尼 泊 爾 打 了 一 仗 , 尼 泊 爾 士 兵 勇 猛 不 屈 , 但 英 軍 擁 有 現 代 的 火 器 。 一 場 血 戰 之 後 , 英 軍 對 尼 泊 爾 戰 士 惺 惺 相 惜 , 他 們 發 覺 喀 兵 在 戰 爭 時 驍 猛 英 勇 , 和 平 時 卻 又 禮 貌 斯 文 。 尼 泊 爾 人 的 勇 敢 和 養 , 一 點 也 不 粗 野 , 令 英 國 軍 方 刮 目 相 看 , 認 為 他 們 更 配 得 上 一 個 文 明 的 族 群 ( A courtesy worthy of a more enlightened people ) 。 就 像 如 來 佛 祖 降 服 了 孫 悟 空 , 英 國 人 招 安 了 喀 兵 , 跟 尼 泊 爾 簽 了 和 約 ; 其 中 一 條 , 鼓 勵 尼 泊 爾 男 人 加 入 東 印 度 公 司 的 軍 隊 。 一 夜 之 間 , 幾 千 個 喀 忠 勇 投 奔 英 國 , 為 一 個 他 們 從 來 不 曾 想 過 要 忠 的 異 國 服 務 。 此 後 英 國 用 喀 兵 攻 打 印 度 , 對 抗 錫 克 人 。 一 八 五 七 年 , 印 度 軍 隊 叛 變 , 在 德 里 屠 殺 英 僑 , 喀 兵 起 來 保 護 英 軍 的 婦 孺 眷 屬 , 死 傷 甚 眾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 一 萬 名 喀 兵 奉 召 加 入 英 軍 , 在 法 國 和 中 東 作 戰 , 然 後 是 對 抗 納 粹 、 福 島 和 科 索 沃 的 戰 爭 。 喀 兵 沒 有 怨 言 , 對 每 一 項 任 務 , 他 們 的 民 族 天 性 , 是 絕 不 馬 虎 , 一 定 忠 誠 完 成 。 在 尼 泊 爾 的 語 言 , 沒 有 「 親 英 賣 國 」 這 類 詞 彙 , 只 有 「 戰 士 為 知 己 者 死 」 。 在 香 港 , 他 們 留 了 下 來 。 雖 然 有 時 他 們 會 搭 上 一 兩 個 菲 傭 , 有 時 他 們 在 新 界 非 法 殺 豬 而 新 聞 見 報 , 但 英 國 管 治 遠 東 一 百 五 十 年 , 識 英 雄 重 英 雄 , 在 殖 民 史 上 , 只 有 「 喀 兵 」 這 個 名 詞 , 而 沒 有 「 廣 府 軍 」 、 「 客 家 兵 」 、 「 上 海 部 隊 」 , 當 然 有 理 由 。 下 次 夜 歸 , 在 風 雨 中 , 看 見 家 門 外 的 喀 兵 站 得 筆 直 向 你 敬 禮 , 也 向 他 們 還 一 個 禮 吧 , 他 們 的 工 作 地 點 不 在 中 環 , 但 更 值 得 ( Deserve ) 這 一 份 禮 敬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