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日 星期一

以 種 花 喻 人 生

《 壹 週 刊 》 訪 問 楊 紫 燁 , 這 位 獲 今 屆 奧 斯 卡 最 佳 紀 錄 片 獎 的 導 演 , 一 個 真 正 憑 自 己 努 力 與 對 社 會 關 懷 , 而 得 到 蜚 聲 國 際 的 電 影 獎 的 香 港 人 。 奇 怪 的 是 , 為 什 麼 除 了 香 港 電 台 和 《 壹 週 刊 》 , 不 見 有 其 他 媒 體 訪 問 她 ? 而 且 , 若 說 香 港 人 的 驕 傲 , 甚 至 華 人 的 驕 傲 , 她 絕 不 在 葉 錦 添 、 鮑 德 熹 、 李 安 之 下 。 也 許 香 港 人 太 重 娛 樂 、 消 遣 、 消 費 了 。 《 潁 州 的 孩 子 》 是 一 部 三 十 九 分 鐘 的 紀 錄 片 , 讓 觀 眾 看 到 的 是 貧 苦 人 家 愛 滋 病 童 受 雙 重 歧 視 的 生 活 。 為 什 麼 是 雙 重 歧 視 ? 楊 紫 燁 說 , 「 如 果 你 父 母 因 愛 滋 逝 世 , 你 是 孤 兒 , 本 身 就 受 歧 視 ; 加 上 孩 子 患 愛 滋 , 其 他 人 不 敢 接 近 你 , 那 就 是 雙 重 歧 視 。 」 這 紀 錄 片 感 人 , 但 不 見 娛 樂 性 , 它 不 「 好 看 」 , 所 以 香 港 人 與 娛 樂 版 都 沒 興 趣 了 。 《 壹 週 刊 》 的 訪 問 講 到 她 的 成 長 。 五 十 一 歲 的 她 , 自 稱 是 late boomer ( 大 約 是 中 文 「 大 器 晚 成 」 的 意 思 ) 。 她 在 美 國 讀 電 影 , 後 來 當 上 剪 接 師 。 她 父 親 寫 一 手 好 字 , 鼓 勵 她 走 電 影 這 條 路 。 父 親 在 八 十 年 代 末 離 世 後 , 她 陷 入 深 深 悲 傷 , 於 是 埋 頭 種 花 , 打 理 一 個 三 百 呎 的 花 園 。 她 以 種 花 療 傷 。 她 說 , 一 個 漂 亮 的 花 園 , 開 滿 花 , 你 看 上 去 沒 什 麼 , 但 背 後 有 好 多 時 間 、 心 血 。 翻 土 、 落 肥 、 澆 水 , 每 一 步 都 不 能 急 , 做 好 眼 前 的 , 其 他 的 , 就 要 靠 天 氣 , 你 控 制 不 到 。 拍 電 影 也 一 樣 , 從 籌 集 資 金 到 找 班 底 , 也 是 一 步 步 來 。 到 花 開 的 時 候 , 只 得 幾 個 星 期 燦 爛 ; 電 影 上 映 也 只 得 幾 個 星 期 。 其 實 , 人 生 做 什 麼 事 不 是 這 樣 呢 ? 我 們 努 力 耕 耘 , 做 好 眼 前 , 是 否 有 成 果 就 要 靠 「 天 氣 」 ─ ─ 也 就 是 有 點 運 氣 。 而 人 生 最 燦 爛 的 事 業 , 從 歷 史 長 河 看 來 , 輝 煌 也 不 過 是 一 瞬 間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