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5日 星期四

年英雄事 彈指一揮間

「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灑血祭雄傑,揚眉劍出鞘。」31年前清明節,這首貼在天安門廣場碑上的小詩,可說傳誦一時,不單廣為群眾喜愛,海外傳媒爭相報道,更被中共政府列為「反革命黑詩」標本,偵騎四出,誓要抓獲反詩黑手。1976年4月5日清晨開始,北京街頭氣氛一派肅殺,鷹犬滿道,當局鑑於連日來民眾頻頻到天安門,藉清明時份悼念故人之機,以花圈、輓聯、大、小字報針砭時弊,借古諷今,指桑罵槐,把剛逝世之周恩來總理捧上神壇,斥責禍國殃民的五人幫(即毛澤東及其爪牙「四人幫」王、江、張、姚」),到了「正日」,又焉能不森嚴刁斗,暗哨重重?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儘管中國老百姓平時怕事溫和,恍如一潭死水;但忍無可忍,亦會變作驚濤駭浪。把自詡為偉大舵手之苛政顛覆,抽刀斷水水更流,數以萬計的人流,不約而同,一起默默地走向廣場,白衣素服,哀思滿腔,義憤填膺,又豈是「公安」所能抵禦,上述一首短詩,恍似匕首,不過是眾多投槍之一環,未到中午,廣場已見人山人海,川流不息,便衣密探,不啻滄海一粟,公安警察,何異儀仗兵馬?況且,天怒人怨,誰又知道這些專政工具心底如何?若非值勤,可能亦會便裝到場,變身為示威群眾也!四五天安門事件載入史冊偌大廣場,沉淫於群眾創意的偉力,洶湧如潮,勢不可擋;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的創舉,也是民主運動的里程碑,以前,動輒有百萬群眾在此遊行,山呼萬歲,膜拜偶像,仰望黨恩;今日,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的呼聲迸發而出,自詡為不落紅太陽的黨主席,紅得發紫,帶熱毒,已離日落西山不遠,成千上萬人在天安門廣場大聲說「不」!譴責殘民自肥之一黨專制,嘲弄攬權自肥之官僚統治,不過是群眾覺醒之初階,亦是全國抗爭之一隅,南京、天津、上海、武漢,都出現了類似的「逆反」……。中南海、紫禁城在地火燃燒中震撼,當權者為享特權於永遠,保專政於危難,終於決定要赤裸鎮壓,夜幕降臨,群眾漸散,四人幫嫡系武裝民兵正好派上用場,手無寸鐵的叛逆者成為試刀犧牲,清場令下,國際悲歌響起,口號響徹夜空,血污灑遍廣場,「天安門反革命事件」成為鐵案,四五天安門事件載入史冊,成為中國民運豐碑。這一切一切,又不過是六四血腥屠殺之預演!當年,我行年20,事後連忙組織集會、示威,聲援國內兄弟姐妹,3年後,更因紀念活動而判非法集會罪成,入獄1月。今年是31年祭,能不為所有人民英雄鼓與呼?明日下午3時,港島西環西邊街西區警署集合,到中聯辦示威去,你會來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