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0日 星期一

冷 門 學 科

真 正 的 國 際 都 市 , 大 學 學 系 一 定 很 豐 富 , 從 非 洲 語 文 到 爪 哇 面 具 舞 的 歷 史 演 進 , 都 有 人 選 修 , 而 不 是 一 窩 蜂 的 酒 店 管 理 、 金 融 財 務 、 銀 行 行 政 之 類 , 這 些 搵 食 科 目 , 其 實 不 必 進 大 學 唸 , 投 身 這 個 行 業 , 自 然 有 師 傅 。 歐 美 名 牌 大 學 的 簡 介 手 冊 , 是 一 種 叫 Prospectus 的 小 書 , 有 時 令 人 讀 來 賞 心 悅 目 。 除 了 醫 學 、 法 律 、 拉 丁 文 、 英 國 文 學 之 類 熱 門 系 , 還 有 許 多 動 人 心 弦 的 冷 門 科 : 蒙 古 文 、 西 藏 文 化 研 究 、 鳥 類 學 、 恐 龍 及 侏 羅 紀 生 物 系 ─ ─ 有 那 麼 多 有 個 性 的 年 輕 人 願 意 選 擇 熱 愛 的 志 趣 , 是 多 麼 叫 人 高 興 。 小 的 學 系 , 有 大 的 好 處 , 至 少 是 小 班 學 , 一 個 孤 獨 的 授 , 多 年 來 沒 收 過 幾 個 學 生 , 報 讀 他 的 系 , 如 同 救 濟 他 的 生 計 , 他 充 滿 感 恩 之 情 。 生 平 絕 學 , 沒 幾 個 人 會 欣 賞 , 冷 門 學 系 的 授 , 起 來 更 加 用 心 , 他 想 把 他 的 功 夫 傳 下 去 。 讀 冷 門 的 學 科 , 師 生 關 係 更 加 有 人 情 味 , 很 Personal , 在 求 知 的 快 樂 中 , 別 有 一 縷 淡 淡 的 悲 傷 。 外 國 的 大 學 , 時 時 有 這 樣 的 世 外 桃 源 。 像 英 國 列 斯 大 學 的 蒙 古 語 系 , 全 國 只 此 一 家 , 座 落 在 一 間 很 破 落 的 小 屋 。 一 個 授 , 兩 三 個 講 師 , 一 個 女 秘 書 , 授 自 己 配 有 一 條 鑰 匙 , 每 天 來 講 課 , 地 板 很 舊 , 桌 椅 也 很 殘 破 , 牆 壁 上 掛 滿 成 吉 思 汗 家 族 的 畫 像 和 蒙 古 地 毯 , 這 樣 的 環 境 , 做 學 問 更 加 專 心 。 從 前 的 中 國 大 學 問 家 , 像 陳 寅 恪 , 連 西 夏 文 都 懂 得 , 不 是 憑 一 盞 油 燈 , 一 張 破 桌 , 一 筐 舊 書 , 很 孤 獨 地 做 起 功 夫 來 的 嗎 ? 冷 門 的 學 科 , 競 爭 的 人 少 , 出 路 反 而 廣 闊 。 國 際 上 的 一 個 學 術 小 圈 子 , 懂 這 門 學 問 的 只 有 全 球 一 百 幾 十 人 , 年 年 聚 會 , 提 一 杯 香 檳 交 談 , 像 一 群 世 外 的 隱 士 , 使 用 一 套 天 外 的 密 碼 , 那 一 份 優 越 感 , 山 中 七 日 , 是 山 下 的 凡 人 永 遠 無 法 領 略 的 。 修 讀 非 洲 語 言 和 文 化 , 為 什 麼 不 呢 ? 只 是 母 親 那 一 關 比 較 難 過 。 少 見 多 怪 的 她 , 會 懷 疑 女 兒 會 嫁 一 個 非 洲 酋 長 。 不 錯 , 讀 這 一 科 是 要 去 埃 塞 俄 比 亞 , 在 泥 洞 和 部 落 生 活 半 年 的 , 但 這 是 真 正 的 世 界 。 告 訴 她 真 相 , 你 很 快 樂 , 也 很 幸 福 , 你 找 到 自 己 的 天 地 , 不 錯 , 你 還 交 了 一 個 像 丹 素 華 盛 頓 的 男 友 , 讓 媽 咪 暗 暗 吃 驚 , 在 麻 將 桌 上 , 當 別 的 太 在 誇 耀 她 們 的 子 女 的 哈 佛 MBA , 只 有 你 的 母 親 低 頭 不 語 , 偶 爾 叫 一 聲 : 碰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