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8日 星期三

穿 布 鞋 的 陳 日 君 樞 機

以 前 , 我 曾 兩 次 在 公 眾 場 合 見 過 陳 日 君 樞 機 。 第 一 次 是 去 年 七 一 遊 行 時 , 陳 主 剛 剛 榮 升 為 樞 機 , 他 主 持 了 遊 行 前 的 祈 禱 會 ; 第 二 次 是 今 年 三 月 香 港 記 者 協 會 及 外 國 記 者 協 會 等 舉 辦 的 人 權 新 聞 獎 的 頒 獎 會 , 陳 樞 機 與 會 並 鼓 勵 記 者 們 說 真 話 、 求 公 義 。 這 兩 次 我 都 只 是 在 遠 處 打 量 , 陳 樞 機 穿 莊 嚴 肅 穆 的 樞 機 袍 , 有 一 種 凜 然 不 可 接 近 的 氣 度 。 此 次 訪 問 香 港 , 終 於 有 機 會 與 陳 日 君 樞 機 面 對 面 地 會 談 。 當 我 按 約 定 時 間 來 到 簡 樸 的 會 客 室 時 , 陳 樞 機 翩 然 而 至 。 與 此 前 兩 次 的 觀 察 截 然 不 同 : 他 身 穿 一 件 尋 常 的 灰 色 夾 克 , 腳 踏 中 國 傳 統 的 黑 色 布 鞋 , 如 此 樸 素 的 打 扮 , 走 在 街 頭 不 會 引 起 任 何 人 的 注 意 。 惟 有 他 那 滿 面 孩 子 般 的 微 笑 , 是 一 直 保 持 不 變 的 。 我 忽 然 感 到 , 陳 樞 機 不 再 是 那 麼 高 高 在 上 、 遙 不 可 及 , 白 髮 蒼 蒼 的 他 就 像 是 我 的 外 公 一 樣 , 那 麼 慈 祥 , 那 麼 溫 煦 。
「 因 真 理 得 自 由 」 的 境 界我 們 的 交 談 是 輕 鬆 愉 快 的 。 我 絲 毫 沒 有 跟 「 大 人 物 」 會 面 的 拘 謹 , 陳 樞 機 也 不 像 某 些 政 治 家 那 樣 說 話 字 斟 句 酌 。 他 就 像 在 與 親 密 的 朋 友 閒 話 家 常 , 隨 興 所 至 , 百 無 禁 忌 。 這 是 一 種 真 正 的 「 因 真 理 得 自 由 」 的 人 生 境 界 。 當 我 問 及 中 梵 關 係 的 問 題 時 , 陳 樞 機 認 為 , 他 經 常 被 中 共 當 局 斥 責 為 「 搞 對 立 」 , 其 實 「 搞 對 立 」 的 恰 恰 正 是 中 共 當 局 。 如 果 中 共 不 改 變 利 用 「 愛 國 會 」 這 個 四 不 像 組 織 控 制 中 國 公 民 的 宗 信 仰 自 由 的 做 法 , 中 梵 關 係 就 無 法 出 現 某 種 突 破 性 的 進 展 。 對 於 廷 而 言 , 諸 如 任 命 主 等 原 則 性 問 題 , 不 可 能 作 出 妥 協 ; 對 於 中 共 而 言 , 「 愛 國 會 」 已 經 形 成 一 個 龐 大 的 既 得 利 益 群 體 , 使 當 局 在 處 理 中 梵 關 係 時 , 面 臨 比 越 南 更 大 的 困 難 , 這 也 是 當 局 作 繭 自 縛 。 陳 樞 機 透 露 , 宗 十 分 清 楚 中 國 問 題 的 癥 結 所 在 , 儘 管 廷 內 部 有 人 試 圖 與 中 共 妥 協 , 但 他 們 不 可 能 改 變 天 主 兩 千 年 來 的 傳 統 。 有 一 名 廷 的 高 級 官 員 揚 言 : 「 一 夜 之 間 , 我 們 就 可 以 將 台 北 的 使 館 轉 移 到 北 京 , 因 為 我 們 本 來 就 是 與 中 國 建 立 的 外 交 關 係 。 」 陳 樞 機 批 評 說 , 這 是 一 種 極 端 不 負 責 任 的 看 法 , 當 初 梵 蒂 岡 大 使 向 陳 水 扁 總 統 遞 交 的 國 書 , 怎 麼 能 夠 說 變 就 變 呢 ? 這 些 看 法 的 出 現 , 是 因 為 廷 內 部 缺 乏 深 切 瞭 解 中 國 事 務 的 人 物 。 雖 然 廷 曾 經 召 開 專 門 會 議 , 提 出 設 置 「 中 國 問 題 小 組 」 的 建 議 , 但 迄 今 未 有 實 際 進 展 。 對 此 , 陳 樞 機 深 感 憂 慮 。
香 港 良 知 與 道 德 的 代 表會 談 中 , 我 也 向 陳 樞 機 介 紹 了 國 內 基 督 家 庭 會 信 仰 維 權 的 一 些 新 動 向 。 近 年 來 , 國 內 湧 現 了 許 多 具 有 基 督 徒 身 份 的 律 師 , 他 們 積 極 參 與 諸 多 當 局 侵 犯 公 民 宗 信 仰 自 由 的 案 件 。 正 是 在 這 些 律 師 的 支 援 下 , 許 多 案 得 以 浮 出 水 面 。 在 法 律 層 面 的 努 力 以 及 海 內 外 輿 論 的 壓 力 下 , 部 份 案 獲 得 了 較 好 的 處 理 結 果 。 但 是 , 我 尚 未 發 現 天 主 領 域 出 現 具 有 信 徒 身 份 的 律 師 。 我 建 議 , 是 否 可 以 在 這 方 面 多 做 些 工 作 , 基 督 徒 與 天 主 徒 亦 可 攜 手 捍 衞 信 仰 自 由 。 陳 樞 機 對 此 很 有 興 趣 , 但 又 表 示 , 地 下 天 主 徒 大 都 集 中 在 鄉 村 , 育 程 度 有 限 , 他 們 要 學 會 使 用 法 律 工 具 維 權 , 恐 怕 還 有 很 長 的 路 要 走 。 一 個 多 小 時 的 談 話 結 束 時 , 陳 樞 機 還 贈 送 了 他 的 講 道 文 集 及 畫 冊 給 我 , 並 將 我 們 送 到 電 梯 口 。 這 位 身 材 瘦 小 的 老 人 , 是 香 港 良 知 與 道 德 的 代 表 人 物 。 倘 若 期 望 香 港 社 會 的 公 義 不 再 淪 喪 , 就 需 要 更 多 的 市 民 與 這 位 老 人 站 在 一 起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