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4日 星期六

蘭 桂 坊 事 件

蘭 桂 坊 醉 鬼 老 外 , 強 磨 本 地 女 藝 人 Kary , 引 起 混 亂 , 幸 得 保 安 伸 張 民 族 大 義 , 出 頭 干 預 , 退 狼 平 憤 。 蘭 桂 坊 鬼 佬 借 醉 行 兇 , 時 時 非 禮 香 港 女 同 胞 , 就 像 石 梨 貝 水 塘 的 馬 騮 , 強 搶 路 人 的 花 生 蘋 果 , 繼 而 闖 進 山 下 民 居 搜 掠 , 看 見 師 奶 海 棠 春 睡 , 在 蓆 上 露 出 一 圓 肥 胸 , 還 要 過 去 摸 抽 水 一 把 一 樣 , 一 年 比 一 年 猖 狂 。 香 港 已 經 回 歸 了 , 蘭 桂 坊 卻 還 沒 有 回 歸 。 不 但 蘭 桂 坊 的 鬼 佬 , 摟 抱 港 女 北 姑 , 遠 遠 比 港 男 搭 一 隻 金 絲 貓 ─ ─ 那 隻 金 絲 貓 往 往 是 東 歐 妓 女 ─ ─ 的 數 目 大 大 出 超 , 而 且 女 藝 人 與 經 理 友 好 , 午 夜 進 場 買 醉 , 也 時 時 遭 不 相 識 的 老 外 走 過 來 滋 擾 調 戲 。 當 然 , 必 須 承 認 , 馬 騮 山 野 猴 之 猖 狂 , 是 被 晨 運 客 嬌 縱 出 來 的 , 是 路 人 首 先 餵 給 猴 子 大 把 大 把 的 水 果 花 生 , 蘭 桂 坊 也 一 樣 , 不 是 十 多 年 來 , 許 多 本 地 女 人 主 動 去 湊 鬼 獻 身 , 今 天 蘭 桂 坊 的 鬼 族 , 也 不 至 於 如 此 淫 野 , 特 別 是 經 歷 了 九 七 主 權 移 交 ─ ─ 當 初 他 們 以 為 , 中 國 女 人 白 白 送 上 門 來 , 只 送 到 一 九 九 七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午 夜 , 豈 知 過 了 Deadline , 金 馬 車 還 沒 有 變 回 南 瓜 燈 , 北 京 三 里 屯 、 上 海 衡 山 路 , 香 港 蘭 桂 坊 一 條 龍 , 鞏 俐 章 子 怡 般 依 舊 眼 花 繚 亂 , 又 怎 能 不 樂 開 了 花 ? 雖 然 , 在 一 九 九 七 年 之 後 , 蘭 桂 坊 的 鬼 佬 , 沒 那 麼 優 質 了 。 所 謂 回 歸 之 前 , 港 女 在 蘭 桂 坊 胡 亂 搭 上 一 位 , 大 醉 之 後 , 七 歪 八 倒 , 在 那 個 洋 漢 扶 持 之 下 , 走 下 德 忌 笠 街 , 在 大 道 中 截 的 士 , 一 隻 費 拉 加 磨 的 銀 線 高 跟 鞋 飛 脫 在 行 人 路 邊 , 的 士 絕 塵 而 去 , 次 日 清 晨 , 她 會 發 現 自 己 在 石 澳 的 一 座 望 海 大 宅 的 雙 人 床 上 赤 裸 醒 過 來 , 那 位 蘭 桂 坊 的 一 夜 伴 侶 , 正 在 穿 上 阿 曼 尼 的 外 套 , 梳 妝 桌 上 , 放 一 杯 剛 斟 好 的 香 檳 。 他 吻 一 吻 她 的 臉 頰 , 告 訴 她 : 他 真 的 愛 上 她 , 想 和 她 結 婚 , 帶 她 回 到 英 格 蘭 的 古 堡 , 見 見 他 的 勳 爵 父 母 。 在 一 九 九 七 年 之 後 , 同 樣 的 劇 情 , 也 只 演 到 大 道 中 扶 醉 上 的 士 。 第 二 天 清 晨 , 港 女 醒 過 來 , 會 發 現 她 身 在 重 慶 大 廈 的 一 家 招 待 所 爬 滿 木 虱 的 床 上 , 鬼 佬 正 在 收 拾 背 囊 , 茶 几 上 放 三 兩 個 安 全 套 撕 開 的 包 , 鬼 佬 穿 上 涼 鞋 , 把 背 包 往 自 己 的 肩 上 一 甩 , 說 一 聲 「 拜 」 。 他 的 職 業 是 英 語 師 , 正 趕 去 紅 磡 火 車 站 , 旅 途 下 一 站 是 Wuhan 。 港 女 和 明 星 , 十 年 了 , 記 住 : Happy Hour 和 慶 功 宴 , 夜 醉 小 心 。 Party 已 經 開 完 了 , 金 馬 車 其 實 是 南 瓜 燈 , 挑 一 個 瘦 弱 的 港 男 吧 , 至 少 , 當 你 在 的 士 上 吐 了 一 地 , 他 還 會 叫 司 機 停 下 , 下 車 把 你 丟 落 在 街 上 的 那 隻 費 拉 加 磨 高 跟 鞋 , 體 貼 地 拾 回 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