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8日 星期日

化 妝 天 后

女 富 豪 大 殮 , 殯 儀 館 首 席 化 妝 師 說 , 如 親 屬 要 求 , 可 以 為 死 者 結 紮 一 對 她 生 前 喜 愛 的 辮 子 入 棺 。 首 席 化 妝 師 有 「 化 妝 天 后 」 之 稱 , 生 前 給 哥 哥 、 羅 文 、 霍 英 東 等 名 人 化 過 妝 。 出 自 同 一 人 手 筆 , 這 些 名 人 的 遺 妝 , 在 棺 材 , 都 是 一 個 樣 的 , 波 場 名 媛 , 最 怕 「 撞 衫 」 ; 名 流 死 了 , 卻 又 怕 不 怕 「 撞 妝 」 呢 ? 去 殯 儀 館 送 行 的 人 , 都 很 期 待 「 瞻 仰 遺 容 」 這 道 主 菜 , 去 得 多 了 , 發 覺 棺 材 的 遺 容 , 化 妝 的 「 風 格 」 都 是 一 樣 的 : 紅 紅 的 臉 蛋 、 臘 亮 的 頭 髮 、 線 條 分 明 的 嘴 唇 , 像 各 大 連 鎖 茶 餐 廳 炒 出 來 的 一 碟 貴 刁 , 味 道 和 賣 相 都 是 同 一 個 樣 子 。 原 來 殯 儀 館 , 有 一 位 化 妝 的 首 席 天 后 , 謹 敬 地 守 護 她 的 專 業 , 天 后 進 這 一 行 二 十 多 年 , 由 於 缺 少 新 血 接 班 , 這 一 行 最 沒 有 裁 員 的 威 脅 , 股 災 沙 士 , 風 雨 不 改 。 由 於 出 路 狹 窄 , 跳 槽 不 易 。 當 然 , 這 一 行 也 很 難 跳 草 裙 舞 , 不 可 覺 得 壓 力 太 大 , 向 老 闆 辭 工 , 揹 起 背 囊 , 一 甩 長 髮 , 說 要 去 歐 洲 減 壓 浪 遊 。 由 於 只 有 一 位 天 后 ─ ─ 雖 然 叫 做 「 首 席 」 , 像 政 府 官 員 的 首 席 助 理 經 濟 司 之 類 ─ ─ 市 場 上 也 沒 有 什 麼 選 擇 。 也 就 是 說 , 假 如 有 一 天 你 快 要 死 了 , 即 使 有 錢 , 可 以 自 選 大 鵬 灣 、 和 合 石 或 柴 灣 永 遠 墳 場 的 哪 一 塊 墓 地 , 但 在 遺 容 化 妝 方 面 , 沒 有 A 餐 和 B 餐 任 揀 , 首 席 化 妝 師 會 告 訴 你 : 哥 哥 、 羅 文 、 霍 英 東 , 都 是 同 一 個 餐 , 頭 髮 是 羅 宋 湯 , 臉 蛋 是 西 冷 牛 扒 , 眼 眉 是 喱 。 羅 宋 湯 就 是 羅 宋 湯 , 不 可 以 改 為 蘑 菇 忌 廉 湯 , 反 而 嘴 唇 的 深 緋 淺 紅 有 得 挑 , 所 以 是 咖 啡 或 茶 。 因 此 , 如 果 閣 下 富 有 創 意 , 要 求 化 妝 天 后 , 照 《 阿 波 卡 獵 逃 》 的 瑪 雅 土 人 造 型 , 臉 上 髹 成 五 彩 , 嘴 唇 穿 一 個 大 環 洞 , 嵌 放 一 隻 碟 子 , 再 把 眼 皮 畫 成 黑 白 分 明 的 眼 睛 , 像 《 魔 盜 王 》 的 尊 尼 狄 普 一 樣 , 想 把 圍 觀 看 你 的 死 相 的 人 嚇 得 尖 叫 , 首 席 化 妝 師 既 是 天 后 , 她 也 可 以 斷 然 拒 絕 。 看 來 只 有 把 這 個 工 種 向 「 內 地 」 轉 移 了 。 大 陸 人 民 腦 筋 靈 活 , 將 來 遺 體 運 去 深 圳 化 妝 , 指 定 要 化 成 毛 澤 東 或 邱 吉 爾 , 也 有 辦 法 給 你 描 畫 出 來 ─ ─ 香 港 人 , 快 行 動 起 來 , 為 自 己 的 遺 容 爭 取 主 權 , 在 CEPA 加 入 這 一 項 , 屆 時 真 的 叫 做 「 屍 爬 」 了 , 遺 體 北 上 , 在 深 圳 化 一 個 海 盜 紅 蕃 妝 , 人 民 幣 三 百 元 , 再 運 回 魚 涌 , 看 化 妝 天 后 還 壟 斷 到 何 時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