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星期日

「癲狗」訪問多倫多

香港首席名嘴黄毓民將在五月八日到訪多市。此間朋友為他舉辦兩場「戙篤串」表演,還有兩個公開論壇。毓民極希望能和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的朋友以國語交流。因此第二場公開論壇會採用國語,在十三日上午十一時假東方廣場舉行。
由於語言隔閡,國語地區同胞對黃毓民也許沒有香港人那麼熟悉。講到隔閡,何止語言,而是整個中國大陸,根本沒有,也不可能有這麼奇特的名嘴。
毓民和我在同一所大學教書。他是新聞傳播系的系主任,不久前在鳳凰衛視講歷史,順便將講稿整理,出版了《歷史幾狼都有》、《歷史幾串都有》兩本暢銷書,顯示出他具備多方面學養,但他自稱「爛仔教授」,亦即流氓教授。
香港有個龐大黑社會組織叫「新義安」,己故創辦人向前,義同毓民養父。毓民亦不諱言有不少江湖朋友,在他倒霉時會出手相助。中國大陸似乎沒有這種流氓教授。你也許會聯想起「痞子」王朔的「我是流氓我怕誰」。但王朔和毓民有本質上分別,王朔是軍方大院走出來的另類衙內,望之令人生厭;毓民出身草根階層,在九龍城福佬村道後巷長大,有朱家郭解的俠氣,不畏北京和香港的權貴,專為弱勢社群執言,因而贏得廣泛尊敬,王朔和他根本沒有可比性。
毓民主張以民主自由的「一制」統一中國,鼓吹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觀不遺餘力,是民主運動堅定的號角手。他自稱「癲狗」,還辦過《癲狗日報》和《癲狗》雜誌。中國大陸同樣沒有這種民運人士。王丹再豪邁,亦只是「男兒當作北海浪,縱橫狂呼歌八荒」;相對於毓民,則是要「縱橫狂吠歌八荒」了。面對蠻不講理,以坦克殺人的強權,溫良謙恭的下場是放逐,倒不如狂吠之痛快。
毓民不久前信了基督教。他對記者說:信教使他百份百戒了煙、百份之五十戒了賭、百份之二十五戒了嫖。中國大陸有不少地下教會,余杰這些異議人士是中堅份子,他們必定不是完美的聖人,必定有這樣那樣百份比的缺點,但他們絕對不會像毓民這樣坦然公告天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