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0日 星期二

靠 揣 摩 上 意 來 治 國

一 句 「 任 重 道 遠 , 死 而 後 已 」 , 掀 起 全 城 《 論 語 》 熱 , 古 文 老 師 受 到 前 所 未 有 的 尊 重 , 《 論 語 . 泰 伯 篇 》 究 竟 有 多 少 微 言 大 義 ? 扮 演 水 晶 球 的 政 治 學 者 , 更 是 炙 手 可 熱 , 溫 總 寥 寥 數 語 , 蘊 含 多 大 的 政 治 玄 機 ? 親 政 府 陣 營 說 這 是 中 央 對 曾 先 生 的 勉 勵 和 肯 定 , 亦 有 指 特 首 不 應 計 較 個 人 得 失 , 徹 底 解 決 政 改 問 題 , 民 主 派 卻 擔 心 是 要 曾 蔭 權 衝 鋒 陷 陣 , 不 顧 生 死 完 成 廿 三 條 立 法 。 溫 家 寶 總 理 坐 面 對 電 視 鏡 頭 , 一 字 一 頓 說 這 番 話 的 時 候 , 惟 恐 聽 眾 不 明 白 , 已 刻 意 繙 譯 成 白 話 。 這 人 人 會 聽 的 白 話 透 過 現 代 傳 訊 工 具 , 頃 刻 傳 到 這 節 奏 急 速 的 小 島 , 即 使 我 們 有 現 代 化 的 資 訊 科 技 , 都 可 以 在 網 上 搜 尋 到 曾 子 這 番 話 的 背 景 和 含 意 , 但 仍 是 鬧 得 人 仰 馬 翻 , 套 用 到 香 港 的 政 治 現 實 , 十 個 人 有 二 、 三 十 種 解 讀 方 式 , 各 有 自 己 的 邏 輯 道 理 。
馬 屁 拍 得 夠 準 的 升 官 這 個 現 象 , 充 滿 了 傳 統 中 國 特 色 。 我 們 的 各 級 領 導 人 , 都 喜 歡 說 一 些 博 大 精 深 , 引 經 據 典 的 話 語 , 讓 底 下 的 人 來 解 讀 。 於 是 中 國 官 場 , 養 了 一 幫 專 門 揣 摩 上 意 的 官 僚 , 上 面 說 了 一 番 上 下 五 千 年 四 海 皆 準 的 道 理 , 下 面 紛 紛 攘 攘 七 嘴 八 舌 , 馬 屁 拍 得 夠 準 , 解 得 讓 上 級 心 花 怒 放 的 , 飛 黃 騰 達 升 官 發 財 。 解 得 正 中 了 上 級 領 導 不 想 說 或 說 不 出 口 的 死 穴 , 馬 上 翻 臉 不 認 人 , 這 是 你 說 的 不 是 我 的 意 思 , 把 責 任 推 得 一 二 淨 。 中 國 人 說 半 部 《 論 語 》 治 天 下 , 不 如 說 靠 揣 摩 上 意 治 天 下 來 得 更 準 確 , 揣 摩 別 人 的 和 被 人 揣 摩 的 都 各 取 所 需 , 各 得 其 所 。 小 如 港 澳 辦 副 主 任 陳 佐 洱 說 甚 麼 「 打 扮 成 民 主 英 雄 」 , 勤 政 愛 民 如 溫 總 理 說 的 「 死 而 後 已 」 , 都 是 一 個 沒 有 標 準 答 案 , 讓 人 無 法 猜 透 的 啞 謎 。 這 種 承 襲 了 五 千 年 根 深 柢 固 帝 王 心 術 官 場 秘 技 , 只 要 踏 進 中 國 官 場 , 都 無 一 倖 免 。 香 港 號 稱 亞 洲 國 際 都 會 , 世 界 級 金 融 中 心 , 回 歸 十 年 , 要 在 中 國 官 場 混 下 去 , 無 法 不 倒 退 融 入 到 中 國 五 千 年 傳 統 醬 缸 之 中 。 問 題 是 , 溫 總 對 我 們 這 位 在 殖 民 地 官 場 打 滾 上 位 四 十 年 的 醒 目 香 港 仔 , 說 了 一 番 中 國 傳 統 士 大 夫 的 道 德 標 準 : 「 仁 以 為 己 任 , 不 亦 重 乎 ? 死 而 後 已 , 不 亦 遠 乎 ? 」 「 獻 出 自 己 的 一 切 , 直 到 生 命 的 最 後 一 刻 」 , 這 位 機 關 算 盡 斤 斤 計 較 的 打 工 仔 會 聽 得 明 白 , 揣 摩 得 夠 準 確 嗎 ? 會 不 會 又 鬧 出 把 「 深 層 次 矛 盾 」 解 讀 為 「 經 濟 轉 型 」 的 笑 話 , 智 囊 們 固 然 如 熱 鍋 上 的 螞 蟻 , 旁 邊 的 人 , 也 會 看 得 滿 頭 大 汗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