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4日 星期二

歸   航

最 近 的 大 新 聞 , 再 一 次 證 明 , 一 個 女 人 , 無 論 多 有 錢 , 最 終 也 需 要 一 個 可 以 依 偎 的 男 人 的 肩 膊 。 黑 夜 凌 晨 , 小 汽 艇 在 大 鵬 灣 孤 伶 伶 地 回 航 。 大 海 很 平 靜 , 船 舷 上 掛 幾 顆 星 。 他 倆 站 在 船 頭 , 她 靠 在 他 強 壯 底 肩 際 , 微 風 吹 拂 她 底 亂 髮 , 在 依 稀 的 月 色 中 , 他 第 一 次 看 見 她 的 眼 袋 和 魚 尾 紋 , 是 那 麼 深 , 那 麼 長 。 「 告 訴 我 , 還 有 找 到 他 的 希 望 嗎 ? 」 她 幽 幽 地 問 : 「 你 是 在 安 慰 我 嗎 ? 」 「 一 定 會 找 到 的 , 我 堅 信 他 還 在 人 世 。 」 他 答 。 一 手 掂 她 的 下 頷 , 凝 視 她 的 眼 睛 : 「 我 擁 有 這 一 份 信 仰 , 他 還 活 , 這 就 是 世 界 上 我 們 還 共 同 守 護 而 分 享 的 一 種 信 仰 。 不 , 親 愛 的 , 我 沒 有 騙 你 , 他 還 活 , 在 一 個 遙 遠 的 地 方 , 即 使 他 的 肉 身 已 經 不 在 世 上 , 但 他 得 到 了 永 生 , 他 活 在 我 們 兩 人 的 心 , 那 是 一 個 聖 潔 肅 穆 底 所 在 。 」 他 緊 緊 握 住 她 的 小 手 。 她 聽 了 , 嬌 小 底 身 子 , 微 微 顫 抖 。 幾 十 年 來 , 圍 在 她 身 邊 獻 殷 勤 的 小 男 人 很 多 , 沒 有 人 講 過 如 此 一 番 深 沉 的 哲 理 。 他 的 話 像 一 閃 電 光 , 劃 亮 了 她 的 心 田 。 即 使 在 六 十 年 代 , 她 日 子 正 當 很 少 女 的 時 候 , 還 是 中 學 生 底 她 , 跟 她 的 未 來 丈 夫 看 電 影 , 銀 幕 上 的 呂 奇 、 胡 楓 、 龍 剛 , 那 一 番 對 女 主 角 林 鳳 、 嘉 玲 、 蕭 芳 芳 講 的 五 分 鐘 的 獨 白 , 也 沒 有 這 般 強 大 底 文 藝 魅 力 。 月 色 漂 漾 在 暗 藍 的 海 面 , 閃 爍 , 月 光 戀 愛 海 洋 , 像 一 首 淒 美 的 樂 章 。 此 際 , 她 的 耳 邊 響 起 了 貝 多 芬 的 《 悲 愴 奏 鳴 曲 》 , 身 子 酥 麻 一 片 , 只 感 到 他 的 一 條 壯 臂 , 圈 護 自 己 的 腰 肢 。 這 許 多 年 , 她 太 累 了 , 像 一 艘 倦 航 的 歸 舟 , 她 忽 然 發 現 , 億 萬 家 財 , 全 是 虛 幻 的 , 此 刻 她 最 需 要 的 , 是 一 座 燈 塔 , 一 個 避 風 港 。 他 的 眼 睛 , 此 刻 閃 露 仁 愛 的 光 芒 , 他 的 胸 膛 , 像 一 道 防 波 堤 。 他 雖 年 過 四 十 , 仍 有 那 麼 一 股 男 子 漢 的 赤 稚 之 氣 。 她 深 呼 吸 , 一 口 氣 , 決 定 告 訴 他 這 個 秘 密 。 「 醫 生 的 報 告 出 來 了 , 我 患 了 癌 症 , 醫 生 說 , 我 只 剩 六 個 月 了 。 」 「 什 麼 ? 」 他 瞪 大 眼 睛 , 如 遭 雷 殛 , 喉 頭 發 出 一 陣 「 咯 咯 」 的 聲 音 , 渾 身 震 動 , 一 把 把 她 抓 住 : 「 Oh No , 不 , 告 訴 我 , 這 不 是 真 的 。 」 她 果 斷 地 點 點 頭 。 他 轉 過 身 去 , 喃 喃 地 說 : 「 Oh my God. Oh my God. Oh No. 」 然 後 , 他 抓 住 頭 髮 , 向 大 海 , 絕 望 地 嚎 叫 。 她 熱 淚 盈 眶 。 他 向 大 海 痛 苦 地 哮 叫 。 她 的 眼 淚 流 下 面 頰 , 在 心 中 , 她 暗 暗 下 了 一 個 終 極 的 決 定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