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

錄 音 的 道 德

院 風 波 , 電 話 錄 音 呈 堂 , 這 齣 戲 , 益 發 引 人 入 勝 。 有 看 熱 鬧 的 , 開 始 驚 呼 : 把 人 家 的 話 偷 偷 錄 了 音 , 明 明 是 針 對 , 如 何 得 了 , 令 人 「 心 寒 」 , 是 不 是 該 讓 對 方 知 道 , 他 的 言 論 , 將 被 錄 音 , 才 算 是 「 道 德 」 呢 ? 錄 音 而 預 先 通 知 , 對 方 還 會 說 真 話 ? 不 要 裝 幼 稚 了 。 電 話 錄 音 的 道 德 問 題 , 視 乎 權 力 在 哪 一 方 , 沒 有 權 力 的 一 方 , 把 擁 有 生 殺 大 權 的 官 員 打 來 的 電 話 錄 了 音 , 是 弱 者 的 一 種 自 衞 , 天 公 地 道 。 有 沒 有 看 過 《 竊 聽 者 》 ? 在 一 個 不 公 平 的 社 會 , 只 有 東 德 的 秘 密 警 察 , 可 以 肆 意 偷 聽 平 民 在 家 中 的 對 話 , 把 平 民 的 私 隱 偷 偷 錄 了 音 , 平 民 不 可 能 把 東 德 特 務 的 交 談 錄 音 , 這 就 叫 做 專 制 。 只 有 政 府 的 安 全 機 構 偷 錄 平 民 的 電 話 , 才 叫 人 心 寒 ; 相 反 , 政 府 的 高 官 打 來 的 電 話 , 給 偷 錄 了 , 才 一 點 不 叫 人 心 寒 。 因 為 他 平 時 公 開 的 那 副 笑 臉 戮 破 了 , 他 威 嚇 的 真 面 目 暴 露 了 , 錄 下 來 的 , 只 要 是 他 的 真 性 情 , 心 寒 的 , 該 是 他 自 己 , 而 不 是 手 無 寸 鐵 的 平 民 。 例 如 , 一 個 手 持 利 刀 的 劫 匪 , 三 更 夜 半 的 , 摸 進 民 居 的 家 , 準 備 洗 劫 , 沒 想 到 這 一 家 人 , 枕 頭 底 下 放 了 一 把 手 鎗 , 被 劫 的 戶 主 , 把 鎗 拿 出 來 , 劫 匪 怪 叫 一 聲 , 丟 下 刀 逃 跑 了 。 這 個 戶 主 事 先 沒 有 通 知 劫 匪 , 自 己 收 藏 了 一 把 鎗 , 是 不 是 對 這 個 劫 匪 的 「 針 對 」 ? 你 不 先 想 搶 劫 他 , 走 進 他 的 家 居 , 又 何 必 「 心 寒 」 ? 不 錯 , 這 個 譬 喻 , 有 點 極 端 。 政 府 的 高 官 , 不 是 劫 匪 , 但 政 府 手 上 有 權 力 , 權 力 使 用 不 當 , 就 像 握 在 手 上 的 一 把 刀 子 , 平 民 怎 樣 自 衞 ? 把 高 官 打 來 的 電 話 錄 了 音 , 未 嘗 不 是 一 個 辦 法 。 怕 錄 音 , 下 次 說 話 小 心 一 點 就 是 了 , 沒 有 什 麼 值 得 恐 怖 心 寒 的 。 正 如 四 年 前 , 二 十 三 條 立 法 , 不 是 有 一 種 邏 輯 嗎 ? 如 果 是 奉 公 守 法 的 良 民 , 從 來 沒 有 「 顛 覆 」 的 意 圖 , 心 沒 有 鬼 , 二 十 三 條 立 法 , 又 怕 什 麼 ? 高 官 怕 「 報 復 」 ? 好 得 很 , 以 後 在 電 話 交 談 中 , 少 一 點 威 嚇 , 這 個 社 會 , 就 會 少 一 分 獨 裁 的 傾 向 。 或 者 在 電 話 中 , 跟 在 酒 會 上 一 樣 , 都 客 氣 恭 敬 , 笑 臉 表 如 一 , 這 個 社 會 , 也 就 少 一 分 偽 善 的 習 氣 。 身 為 高 官 , 即 使 跟 自 己 的 老 婆 和 情 婦 打 電 話 , 也 要 慎 防 讓 密 布 在 本 地 的 CIA 給 錄 了 音 ─ ─ 不 是 說 香 港 是 一 個 「 國 際 城 市 」 嗎 ? 國 際 城 市 , 就 是 國 際 特 務 基 地 的 意 思 ─ 沒 有 這 分 江 湖 行 走 的 防 備 , 不 必 從 政 , 轉 行 賣 魚 好 了 , 當 一 個 小 販 最 自 在 , 他 打 電 話 找 一 個 馬 伕 , 問 問 這 星 期 有 什 麼 新 貨 到 , 帝 力 於 我 何 有 哉 , 從 不 必 擔 心 他 的 電 話 給 錄 了 音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