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7日 星期六

劫 後 餘 生

空 姐 傳 出 許 多 本 地 藝 人 , 在 頭 等 機 艙 的 醜 行 : 喝 罵 空 姐 、 酒 醉 喧 鬧 , 還 有 一 個 女 人 , 把 報 紙 一 張 張 丟 散 一 地 , 叫 機 艙 服 務 組 長 : 給 我 拾 起 來 。 香 港 人 外 遊 的 積 習 : 酒 店 的 房 , 定 必 床 枕 狼 藉 , 凌 亂 不 堪 。 在 酒 店 進 自 助 早 餐 , 桌 面 最 杯 盤 交 , 刀 叉 和 蟹 殼 剩 堆 成 小 山 , 紙 巾 揉 成 一 團 團 , 像 一 座 戰 場 。 都 有 這 樣 一 種 心 理 : 給 了 錢 , 理 應 享 受 最 大 的 服 務 , 女 侍 應 都 是 領 了 薪 水 的 , 讓 她 們 多 做 點 工 夫 , 消 費 者 天 公 地 道 。 漸 漸 , 香 港 旅 行 團 多 到 的 地 方 , 人 家 也 不 笨 了 。 日 本 許 多 香 港 旅 行 團 的 酒 店 , 除 了 帳 房 一 張 張 冰 冷 臉 孔 , 二 樓 餐 廳 暗 暗 實 施 種 族 隔 離 政 策 : 香 港 或 中 國 旅 行 團 客 , 由 經 理 帶 引 , 走 上 一 台 階 , 到 另 一 角 , 歐 美 人 士 和 脫 亞 入 歐 的 日 本 人 , 自 成 世 界 , 坐 在 多 陽 光 的 地 方 , 不 讓 那 一 角 的 凌 亂 和 喧 嘩 煞 了 風 景 。 有 時 實 在 客 滿 , 一 對 遲 來 的 西 洋 夫 婦 , 歐 美 的 廳 堂 專 席 沒 有 位 子 , 不 幸 安 插 到 中 港 這 一 方 。 萬 般 委 曲 , 經 理 不 斷 給 他 倆 鞠 躬 致 歉 , 這 對 夫 婦 當 初 還 不 察 有 異 , 坐 下 來 , 咖 啡 尚 未 端 上 , 已 經 明 白 身 陷 慘 境 , 四 鄰 的 港 客 家 長 , 或 訓 誡 小 孩 , 或 高 論 昨 日 逛 遊 購 物 時 的 歷 險 , 或 杯 盤 刀 叉 , 交 擊 有 聲 。 那 一 對 西 洋 夫 婦 靜 靜 地 坐 , 把 自 己 的 寧 靜 孤 坐 成 一 座 小 島 , 相 對 無 言 , 臉 色 越 來 越 難 看 , 餐 廳 經 理 早 就 賠 過 禮 了 , 敬 請 屈 就 , 卻 又 不 便 投 訴 。 鴨 仔 團 集 合 時 間 在 即 , 到 導 遊 上 來 三 番 催 請 , 港 客 一 陣 風 地 散 去 , 哄 食 完 畢 , 又 剩 下 這 對 洋 夫 婦 , 在 一 桌 桌 杯 盤 剩 之 間 孤 伶 伶 坐 , 四 顧 寂 然 無 人 , 堅 持 到 最 後 反 而 成 為 一 桌 「 釘 子 戶 」 。 在 東 京 和 大 阪 , 時 時 會 見 到 這 等 場 面 , 很 有 娛 樂 性 。 日 本 人 含 蓄 得 很 高 明 , 他 們 對 誰 都 堆 起 笑 臉 , 上 門 的 都 是 財 神 嘛 , 但 優 劣 尊 卑 , 心 頭 都 有 一 本 清 楚 的 帳 , 那 對 不 幸 的 夫 婦 , 堅 忍 不 拔 , 留 守 到 最 後 一 分 鐘 , 等 到 喧 嘩 平 息 , 最 後 反 而 擁 有 了 一 個 偏 廳 , 雖 然 四 周 的 剩 菜 殘 杯 有 礙 觀 瞻 , 但 忽 然 之 間 , 很 靜 很 靜 , 變 成 意 外 收 穫 。 今 日 世 界 , 多 少 有 點 如 此 處 境 , 一 個 十 三 億 的 大 國 , 要 跟 這 個 世 界 接 軌 , 帶 來 廉 價 勞 工 和 市 場 的 利 益 , 也 帶 來 痰 涎 和 喧 嘩 。 國 際 社 會 也 就 委 曲 一 下 吧 。 他 們 的 好 處 是 只 爭 朝 夕 , 哄 食 一 通 之 後 , 就 會 撤 退 , 轉 到 別 的 一 家 , 那 時 你 會 擁 有 一 時 難 以 適 應 的 清 靜 , 雖 然 在 視 覺 上 依 然 很 突 兀 , 坐 對 一 地 的 剩 菜 杯 盤 和 如 山 的 殘 , 你 才 會 發 覺 , 他 們 走 後 , 世 界 最 美 好 , 還 聽 到 小 鳥 歡 快 的 歌 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