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星期日

名嘴黃毓民舊金山談香港回歸十年


(大紀元記者黃毅燕、梁欣舊金山報導) 4月22日下午,香港著名民主人士、名嘴黃毓民先生,應柏克萊加大中港研討社、及同學會等社團的邀請,在舊金山華埠國父紀念館發表演講。演講中,黃毓民侃侃而談香港回歸十年期間的政治變遷與重大事件,並對香港目前所處的政治困局予以評論、分析。
黃毓民一開場就開門見山指出,香港回歸十年,香港、大陸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特別是在當今互聯網發達的時代,各種資訊的傳遞也特別快速。大家看到,中國在「高速」發展經濟,而道德的淪喪、下滑也到了極點。而要把原來擁有自由的港人歸屬到一個極權統治的政權,其實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黃毓民說,當時鄧小平一再表示收回香港要採取「一國兩制」,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一種手段,明指香港,暗示台灣;收回台灣才是其目的。不過,現在其手段與目的已與當初兩樣。
黃毓民指出,中共既然對香港採取「一國兩制」,就應該容許不同意見、不同政見的人士和黨派的存在和發聲;包括允許法輪功人士在尖沙嘴碼頭掛出「天滅中共」的橫幅。
黃毓民說,即使有的人不同意法輪功;但是對於法輪功人士的言論自由是要得到維護的。
他還說,以前做節目時常常說「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一個人有難,人人都會有難,是無法逃脫的。所以大家不應相互冷眼而視。
黃毓民表示,中共前一再保證:因為有《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回收香港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
黃毓民說,《基本法》是在八十年代中,由不同政見人士組成的委員會共同起草該法案,其中包括李柱銘、和司徒華;不過後來兩人被「踢」出局,中共自己成為主導擬定人。而「臨時立法會」則是臨時「垃圾會」,因其不是通過真正選舉而產生。
回顧過去十年,黃毓民認為03年是香港政制發展很關鍵的一年。他說,當年50萬港民上街遊行反對23條立法,要求董建華下台;後來,23條立法因此而「無限期擱置」,董建華亦因此而下台。
他強調,當時參加遊行的人數實際超過50萬人。這麼多人遊行,沒有發生騷亂、和死傷,這足以令外界看到港人在關鍵時刻,仍持理智、文明的表現。
黃毓民明確指出,從過去十年裡港人的表現,很明顯看出,港人不喜歡中共。他並指出,其實中國如果沒有民主,香港所有的民主就是假的。所以港人不能獨善其身,亦要為中國爭取民主。
黃毓民表示,中國目前的領導人已經意識到,政治制度改革的步伐跟不上經濟的增長速度,而造成嚴重社會問題。所以溫家寶在最近的發言很強調製度的問題,溫說「好的制度讓壞人不能幹壞事」。不過,大家有目共睹,在中共的制度下是「好人也要幹壞事」。
黃毓民指出,那麼,能真讓壞人不幹壞事,就要一個長治久安的制度,那麼中國的政治制度改革就必須大步向前行。
在談到中共這十年中在香港的所作所為時,黃毓民說,它們在香港鼓吹「愛國論」,並控制媒體、限制言論自由。現在的《文匯報》、和《大公報》都是中共言論,已經沒人看,而很多媒體比這兩份報紙還要親共。現在,在香港敢直言的媒體寥寥無幾。
黃毓民指出,中共在香港大呼「以和為貴」,實際上是中共叫民主、異議人士封口。他認為大家是「因相同而團結,不是因團結而相同」。
黃毓民說,中共在香港用金錢、和女人,對異議和民主人士進行拉攏、威逼利誘,行不通就會進而採取恐嚇。
他曾提醒李柱銘,如果進入電梯看到有女人,一定馬上出來;以防她們抓爛自己衣服後,反過來誣蔑他。
在香港多名民主人士都遭到中共的恐嚇,黃毓民說,香港很多人知曉中共卑劣的恐嚇手段。它們恐嚇本人不行,就恐嚇妻子、家人;甚至到其辦公地仍髒物、潑汽油。黃毓民開設的食肆就曾遭人潑紅漆。
黃毓民並指出,很多人怕中共,原因是認為要靠它而生存,要靠它而獲得利益。其實這是錯誤的想法,事實上是相反的,中共要靠人民、香港人而生存。
談到香港何時能普選,黃毓民認為2012年不會有,要看2017年。
他說,目前港媒體多被收買,港人多重利益,民主陣營也有變化;不過,他會憑著「堅持」,一直堅持他的言論。他最近和梁國雄等人成立新政黨「社會民主聯線」。他們會堅持為香港、大陸的民主「煽風點火」、「推波助瀾」。
黃毓民也指出,主流媒體封殺他的言論,但是目前網絡的發達,自己就可以通過用博客和YUMAKER(視頻影像),就把所說所做即時放上互聯網。例如,前段時間,他在曾蔭權公開發言時,他當面指問曾:「何時普選」,之後被警安趕出現場;而在之後一次會議,警衛攔截不讓他進場;這些畫面都放上了互聯網,並有超過萬人點擊。
黃毓民說,自己還有一個MY RADIO。大家都可去訪問收聽。網址是:www.myradio.com.hk
黃毓民表示此次北美行,舊金山是首站,已於日前為屋侖救世軍辦兩場「棟篤串」脫口秀籌款表演,均爆滿。黃毓民曾於03年在容納萬人的紅堪香港體育館表演「棟篤笑」,全場座無虛席。他將在美加兩地溫歌華、多倫多、及洛杉磯等大城市巡迴進行演講,為時一個半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