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星期日

我對徐步高的剖析

武松在張都監家大開殺戒,一開始就殺了兩名婢女,再殺死張都監後,還未滿足殺人慾望,要到處搜尋,找出三名婦女殺了,然後心滿意足,揚長而去。
這些被殺婦女和武松素不相識,無仇無怨。有些還身份卑微,最重要的是,她們都手無寸鐵,是弱質女流。如果這樣的武松數百年來被無數人視為英雄,從邏輯上說,徐步高當然更有做英雄的可能。他搶銀行殺警衛,殺警察,被殺的人都有槍。這是很明顯但又很容易被忽視的一點。如果搶銀行的是武松,我相信他會向女職員開槍,但徐步高沒有。死因聆訊庭透露,徐步高的射擊成績是一百分,倘若那一晚在行人隧道內,徐步高用偷襲方式,出其不意在兩名警察背後開槍,很有可能達到搶槍目的。但他雖然被疑移動過隧道鏡,目的卻是讓自己可以在近距離像美國西部片中的牛仔那樣,和兩警比槍法的快與準。
此外,徐步高窺伺駐港解放軍軍營和司令居址,對方也都有武器。至於他所窺伺的鄔維庸之流,無疑手無寸鐵,但他們不是張都監家廚房的婢女,而是權勢階層,或阿附權勢大放厥辭之流。徐步高和他們素不相識,無仇無怨,但從每次走過羅湖橋,他都要在武警面前大呼「平反六四」來看,顯然他認為這些權貴是反民主的人民公敵,自己冒險去對付他們,是替天行道。他要做不為人知的英雄,而不是宋江和他的伙伴那樣,以替天行道為幌子,真正目的是被朝廷招安,好封妻蔭子。以丈夫在車上必讓位給老弱為榮的徐妻,對此剖析不知有何感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