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9日 星期四

煽眾主義戕害民主法治

  台灣政治波詭雲譎,二 ○○八年總統大選選戰已經起跑,執政民進黨「四大天王」在黨內初選階段鬥個不亦樂乎,尤其是民意調查領先的「兩強」謝長廷、蘇貞昌,最近更是升高對立。但是,為了「保衛本土政權」,相信民進黨最後必然能夠凝聚共識,產生一位勝算最高的候選人。反觀在野的國民黨,馬(英九)王(金平)之爭,恐怕不易擺平,按照目前的形勢發展,二○○八年能否敗部復活,重新執政,實在不可樂觀。馬王不配 勝算不高  一些論者認為,國民黨革新無寸進,而且選舉機器老舊,與精於現代選戰的民進黨相比,真是差得遠,再加國民黨馬王兩個陣營的互相殺伐,明年再蹈二○○○年連宋之爭輸於民進黨的覆轍,不是沒有可能。  馬英九謙謙君子,清廉,不沾鍋,曾在國民黨主席選舉中大勝王金平,但是「皎皎者易污」,一起「首長特別費案」,就使這位「帥哥」陷入困境。王金平志在總統大位,但既生王,何生馬,本來是機會不高的,但是馬英九有官司在身,王金平便露出本相,「打馬」的招式比民進黨更為狠毒,比如說馬英九是外省籍,與民進黨一樣挑起族群意識「打馬」,又比如在馬英九官司大造文章,公開表示反對國民黨制訂「排黑條款」,方便馬英九參選。  表面來看,「馬王不配」是令到國民黨重新執政不可樂觀的主要原因,但實際上,台灣的「本土意識」在李登輝十二年國民黨主席及總統任內操弄下,以及民進黨執政七年的加倍操弄,外省籍政治族群已經成為少數派,國民黨好不容易在江河日下的惡劣形勢下出了一個馬英九,結果也因為他作為外省人的「原罪」,使得國民黨奪回執政權由很有希望變成滿途荊棘。  台灣政客操弄「本土意識」,民粹主義扭曲民主——「自外於中國」,還要「去中國化」(其實應該是「去中共化」),乃至對蔣氏父子鞭屍,形成「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扭曲民主價值的「民粹法西斯政權」。台灣著名政論家南方朔從最近一些司法亂象,作出這樣的分析:「檢察官辦案還得承受民進黨立委及群眾的壓力。稍早前承辦馬英九特別費的檢察官,就連續兩度被威脅,如果他不把馬英九起訴,民進黨就會發動群眾包圍他的老家及地檢處。當政黨如此威脅踐踏司法,司法又怎麼公正得起來呢?民粹法西斯政權乃是一種恐怖統治,司法權力在恐怖中被馴化、被收編成為自己的政治工具。」  民進黨是否已經成為南方朔所說的「民粹法西斯政權」,是很可討論的,但是民進黨執政七年以來,真的沒有幹幾件好事,陳水扁兩任總統除了搞選舉,操弄省籍、族群意識,甚至挑釁中共,製造台海危機,就是縱容家人及幕僚貪瀆,這樣一個政權,依然可以屹立不倒,可見民進黨在明年總統大選仍然是勝算比國民黨高,這是台灣民眾的選舉,真是夫復何言!  談到「民粹主義」(POPULISM),原意是嘯聚民眾,煽動暴力,換言之是「煽動政治」,所以「民粹主義」其實應該是「煽眾主義」。民主政治是以量來保證質,不是人多勢眾,「多數決定」那麼簡單。「煽眾政治」的經典是社會主義運動和法西斯主義運動,口號簡單直接震撼人心,結果還不是民眾受害。普選無期 可以斷言  台灣的民進黨政權也許不會與上一世紀上半葉法西斯政權一樣,殘暴不仁,但是他們那種「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做法,戕害民主法治極深且鉅!  回頭再看香港的民主政治發展,完全操控在特區政府及「北京爺們」手裏,此間政黨不是消極退縮,便是揣摩權者意志,至於民眾則目光如豆,只見經濟稍為順轉,便淡忘民主訴求。  特首選舉後,此間各路人馬紛紛就政制發展提出不同方案,而特區政府則以「策發會」為平台,研擬新的政改方案,然而,包括民主派在內,所有的政改方案都不敢逾越《基本法》,「雙普選」遙遙無期,可以斷言!後記  本文刊出之時,毓民已到達三藩市,展開為期一個半月的北美巡迴訪問之旅。在這期間,毓民會把所見所聞所思載於網誌( http://hk.myblog.yahoo.com/ymwongs2002 ),希望讀者垂注。  四月十三日至四月三十日的行程都在三藩市:十五日至十八日接受不同媒體訪問,十九日棟篤笑綵排,二十日晚上七時三十分在屋崙亞洲文化中心演出一場,二十一日下午二時是三藩市中華文化中心演出一場;二十二日公開演講,題目是「回歸十年香港的政治困局」,地點是三藩市孫中山紀念館。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接受媒體訪問。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分別在三藩市及聖荷西出席六場國粵語佈道會。四月三十日離開三藩市前往加拿大溫哥華訪問。在加拿大期間會在溫哥華、卡加利、多倫多舉行公開論壇,棟篤笑及接受電台、電視、報章訪問,為期半個月。加拿大行程完畢後,轉赴紐約、洛杉磯訪問,五月底由三藩市返港。  此次北美巡迴訪問,行程緊密,在籌備期間得美、加友好及有關團體的妥善安排,毓民非常感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