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保持知識分子堅定的信念—訪陳子明

  一九八九年被中央定性為學運幕後黑手的陳子明,經過多年的囚禁、監視及剝奪政治權利,到去年底始恢復公民自由。今年初他獲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邀請到中大作公開演講,得到有關當局批准首次順利來港。在六四事件十八周年前夕與這位當年響噹噹的人物談起這十多年的心路歷程,他出奇地冷靜,沒有流露出半點怨忿。  「我實現了胡適未能圓的一個夢,就是找一所理想的監獄把想寫的書寫出來。」他幽默的說。一九八九年在天安門發生學運期間,時任民間思想庫——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所長的陳子明早有坐牢的思想準備。當時中央統戰部找該所的核心成員做學生工作,希望能勸他們停止絕食。陳子明主張不能去,但由於多數人表示同意去,終於捲進了這場運動,最後他與王軍濤成了幕後黑手,陳因反革命、煽動罪被判刑十三年。陳子明表示,他在一九七五年因批評四人幫而被抓過一次,勞改三年。所以他不害怕坐牢,「要保持知識分子堅定的信念,有不卑不亢的氣度。我不希望增加中國歷史的傷口,而是用很平和、公允的立場,彌合社會的裂縫,不會成為中國造反的大英雄」。由於他有多次參加民運的紀錄,一九八九年便成為鄧小平趁機會消除威脅力量的重點打擊對象。在獄中享受閱讀  陳子明說,他坐牢很心平氣和,經常看書和想問題,頗有文天祥當年在獄中「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的氣概。「但這些權利是要靠抗爭得回來的,在秦城監獄與獄方鬥爭,試過絕食最長二十多天,最後獲得較好的待遇,可以不參加勞動,早午晚都看書,一九九四年第一次保外醫時,已看過二千多本書」。他表示十多來年,他的朋友都忙忙碌碌,沒有一個比他讀書多。  一九九四年中國因擔心美國不批准其最惠國貿易待遇,讓陳子明保外就醫。一九九五年陳再次入獄,「中共發美國脾氣,因為克林頓讓李登輝訪美。到克林頓再當選總統,我才可以回家治病」。陳子明出獄後其實一直被軟禁在家中,不能出外,不能見客,公安日夜把守,情況到二○○二年十三年刑滿才改變過來。但他仍有四年被剝奪政治權利,長期受到監視,直至去年十月十日才結束。  自一九九二年以來,陳子分別用喻希來、王思睿、于鳴超、華偉、沈延生、余韌等筆名在內地的《北京青年報》、《新京報》、《戰略與管理》、《隨筆》、《博覽群書》等報刊發表文章,引起注意。  據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的負責人表示,該中心看過沈延生寫關於中國農業方面的論文,覺得很紥實,所以發信邀請他來港訪問,沒想到有關單位中國科技大學把信退回,表示查無此人。後來經輾轉打聽才知道,沈延生就是陳子明。  陳子明獲批准成行,首次來港,他表示最近的形勢肯定有了些變化,他與另一位民運老將任畹町可以來港,香港民主黨的核心成員可以北上,「我不希望這是中央的權宜之計,但這是長期政策還是曇花一現,目前仍不好判斷。根據過去的經驗,走三步,退兩步是常態。」他認為二○○三年胡溫執政後,情況的確有些變化,他對兩位領導人也抱希望,但有些政策又出現過倒退。  二○○四年二月他申請開辦「改造與建設」網站,作為早年他一手創辦的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的網站,他希望承接民國的傳統,認為中國的事情,需要改造加建設,而不是造反。由於陳子明過去在知識界的威信及人脈,這個網站吸引了全國及海外很多知識分子精英投稿,「我們當年辦的是思想庫,面對社會與民間;智囊團則面向中央,是兩種不同的取態。目前中國類似的思想庫很多,但達不到當年的規模與影響力,因為目前的環境政治壓力很大。希望將來有可能再建一個」。公安部支持陳的網站  這次訪港,陳子明與太太王之虹一同獲批。他們二人可謂患難夫妻,多年來感情如一,絲毫不受逆境動搖。王之虹也曾被抓進秦城監獄囚了四百天,出獄後難以找工作,直至一九九九年才獲聘,生活艱苦。陳子明愛書如命,他說幸得朋友幫忙,可以免費讓他看書,北京學術書店風入松及萬盛的老闆都很欣賞他,成了好朋友。  陳子明對前景感到樂觀,認為自由度正擴大,「公安部門很支持我的網站,認為我搞這個對當局的威脅最小,做其他事的威脅反而更大,所以反對中宣部關閉此網站。中宣部經常打電話來要我撤換文章,但有關部門一直鬼鬼祟祟,究竟是通訊管理局、北京市新聞辦公室抑或是北京市公安局下命令也搞不清楚,沒有人承認。我有正式批准書,但沒有取締的文件」。「改造與建設」網站在二○○五年八月關閉前,每天有七千人瀏覽,都非泛泛之輩。一年半後,最近在四月初重開,他表示近月有幾個好的跡象值得注意:一、八本禁書事件有妥協的跡象,內地書店甚至有專櫃陳列出來;二、四川釘子戶事件獲圓滿解決;三、國務院對浙江省某縣一起佔地事件作出批評,他表示這些處理手法都有進步。  談到未來的計劃,他希望寫一本近百年《中國民主運動史》,重點在四九年之後,有一章是關於香港的民主運動,所以希望有機會再來港做研究。他表示這一、兩年寫了不少文章,但沒地方發表,不能出書,這個寫作計劃,完稿後可能在香港才能出版。他最近把十多年來的文章滙成一套共十卷的電子書文集,分秦城卷、二監卷、家囚卷及剝權卷,可以充分反映出他在這十八年走過曲折道路的心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