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

晚 年 趙 紫 陽 論 香 港

中 共 建 政 之 後 的 歷 任 總 書 記 中 , 趙 紫 陽 堪 稱 最 了 解 香 港 的 一 位 。 他 曾 經 長 期 擔 任 廣 東 的 領 導 人 , 對 一 岸 之 隔 的 香 港 的 各 種 資 訊 瞭 如 指 掌 。 趙 紫 陽 也 是 中 共 領 導 人 中 最 推 崇 自 由 經 濟 的 人 , 對 香 港 的 經 濟 發 展 模 式 十 分 欽 佩 。 二 十 世 紀 八 十 年 代 初 , 趙 紫 陽 力 主 在 南 方 沿 海 開 闢 經 濟 特 區 , 便 是 希 望 將 香 港 經 濟 騰 飛 的 模 式 移 植 到 大 陸 。 在 一 九 八 九 年 天 安 門 事 件 中 , 趙 紫 陽 因 為 反 對 當 局 動 用 軍 隊 屠 殺 學 生 和 民 眾 , 被 老 人 幫 非 法 罷 黜 , 此 後 因 為 拒 絕 認 罪 而 被 囚 禁 至 死 。 近 期 香 港 出 版 了 《 趙 紫 陽 軟 禁 中 的 談 話 》 一 書 , 其 中 有 不 少 段 落 記 述 了 趙 紫 陽 晚 年 對 香 港 問 題 的 思 考 。
直 指 北 京 對 港 失 策在 一 九 九 一 年 十 月 九 日 的 一 次 談 話 中 , 趙 紫 陽 指 出 : 「 香 港 是 殖 民 地 , 不 實 行 民 主 選 舉 , 但 給 人 民 以 自 由 , 可 以 批 評 政 府 和 任 何 人 。 」 在 一 九 九 六 年 四 月 八 日 的 談 話 中 , 趙 直 接 批 評 了 當 局 的 香 港 政 策 : 「 在 香 港 問 題 上 , 中 國 也 是 失 策 的 。 彭 定 康 在 香 港 搞 立 法 議 員 民 主 選 舉 , 其 結 果 是 香 港 人 民 自 己 選 出 來 的 ; 中 國 卻 表 示 到 一 九 九 七 年 後 不 予 承 認 , 要 在 籌 委 會 內 部 成 立 立 法 機 構 , 以 代 替 之 ; 這 也 是 違 反 民 意 的 行 為 。 」 趙 紫 陽 在 幾 次 涉 及 香 港 問 題 的 談 話 中 , 都 強 調 香 港 的 言 論 自 由 , 以 及 中 央 應 當 尊 重 香 港 的 民 意 。 趙 紫 陽 晚 年 的 很 多 言 論 都 率 先 在 香 港 的 媒 體 上 發 表 , 他 本 人 因 此 受 到 更 大 壓 力 , 甚 至 被 剝 奪 了 出 門 的 自 由 。 但 他 仍 然 堅 持 發 表 意 見 乃 是 一 個 公 民 的 基 本 人 權 , 憲 法 中 有 哪 一 條 規 定 說 中 國 公 民 不 能 在 香 港 媒 體 上 發 表 言 論 呢 ? 偌 大 的 中 國 大 陸 不 遺 餘 力 地 封 殺 一 名 前 總 書 記 的 言 論 , 使 之 只 能 在 香 港 發 表 , 這 本 身 就 是 一 大 怪 現 象 。 如 果 不 是 突 然 發 生 天 安 門 事 件 , 或 者 中 共 八 大 元 老 早 死 十 多 年 , 胡 耀 邦 和 趙 紫 陽 能 夠 聯 手 執 政 , 共 同 推 動 政 治 和 經 濟 兩 方 面 的 改 革 , 我 想 , 不 僅 香 港 局 面 將 迥 然 不 同 , 香 港 的 自 由 與 法 治 精 神 也 有 可 能 被 內 地 所 效 仿 。 香 港 作 為 英 國 殖 民 地 的 政 治 遺 產 , 也 許 能 夠 引 導 困 境 中 的 中 國 大 陸 走 出 一 條 兵 不 血 刃 的 憲 政 之 路 。 趙 紫 陽 將 以 香 港 的 民 意 為 依 歸 , 不 會 搞 小 圈 子 選 舉 , 不 會 力 挺 自 詡 為 北 大 人 的 「 打 工 仔 」 的 董 建 華 和 曾 蔭 權 , 而 將 直 選 的 權 利 還 給 香 港 民 眾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