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2日 星期四

在一個民主大城市裡, 有一個同鄉會

因應(烏龜)十年紀念, 與多位城中高等書齊秀材準備舉辨一個口水擂台大會,
原意為把十年來各種成敗得失作一總結, 給天下人看到真實的一面,
還準備越洋請來家鄉兩大(亂講)派大頭目上台打頭陣,
不料其中一位與家鄉衙門關係密切的大秀材借衙門的財力,
及其在本地所工作學堂地位, 把大會原先的方向大為改變。
兩位大頭目被拒諸門外, 還改請了鄰邦一些一向唱好的秀材上場,
一於大唱(烏龜好, 烏龜妙, 烏龜呱呱叫)。
其理由是經費不足, 不能請大頭目從地球的另一邊飛過來,
而大頭目非秀材界中人, 也不適合參加此(學術界)大會。
至此, 同鄉會領導為了財政實力所限, 唯有被迫退下擂台。
能不慨歎, 天下秀材真的能不為三斗米折腰的有幾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