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5日 星期四

在 國 際 的 雞 尾 酒 杯 裡

與 一 位 教 育 工 作 者 聊 天 , 她 說 : 香 港 的 孩 子 , 去 外 國 留 學 , 根 據 一 項 統 計 , 是 課 堂 上 發 言 最 不 踴 躍 的 一 族 , 即 使 老 師 問 他 : 「 可 不 可 以 介 紹 你 來 自 的 城 市 ? 」 因 此 去 英 美 留 學 , 只 一 股 腦 兒 選 修 理 工 。 這 些 學 科 , 只 須 遮 天 蔽 日 把 自 己 關 在 實 驗 室 裡 苦 幹 , 一 定 可 以 讀 出 一 個 克 萊 博 士 。 許 多 留 學 生 , 雖 然 「 留 洋 」 , 在 肉 體 上 , 把 自 己 限 制 在 宿 舍 和 實 驗 室 之 間 ; 在 精 神 上 , 還 離 不 開 台 北 、 香 港 和 北 京 上 海 , 許 多 人 期 諸 「 海 歸 派 」 為 大 陸 帶 來 民 主 和 人 權 , 這 個 美 夢 , 不 妨 多 做 一 百 年 吧 。
還 記 不 記 得 八 十 年 代 美 國 愛 荷 華 大 學 的 太 空 物 理 系 槍 擊 案 ? 兇 手 盧 剛 , 是 中 國 留 學 生 , 在 該 校 讀 博 士 , 跟 教 授 吵 架 , 認 為 教 授 不 讓 他 出 頭 , 掄 起 一 把 長 槍 先 斃 了 教 授 , 再 飲 彈 自 殺 。 這 種 留 學 生 , 問 題 出 在 他 們 早 年 的 社 會 環 境 : 不 善 溝 通 , 心 頭 充 滿 仇 恨 , 去 了 英 美 , 無 法 與 周 圍 的 人 建 立 正 常 的 社 交 關 係 , 閒 來 找 幾 個 鐵 桿 哥 們 包 餃 子 串 門 , 這 個 罵 一 句 「 他 媽 的 老 美 有 什 麼 了 不 起 」 , 那 個 啐 的 一 口 : 「 還 是 早 點 回 國 算 了 。 」 地 上 一 隻 堆 滿 了 煙 蒂 的 煙 灰 盅 、 兩 條 三 星 期 沒 洗 的 褲 子 、 三 雙 臭 襪 、 幾 本 從 唐 人 街 買 回 來 的 《 龍 虎 豹 》 、 一 堆 四 級 影 碟 — — 在 七 十 年 代 , 這 地 板 上 的 讀 物 , 可 能 還 有 《 七 十 年 代 》 、 《 明 報 月 刊 》 , 還 有 瓊 瑤 的 小 說 《 六 個 夢 》 和 於 梨 華 的 《 夢 回 青 河 》 — — 今 天 的 海 , 到 了 四 十 歲 , 一 個 個 都 變 成 民 族 主 義 的 糞 青 , 就 是 這 個 道 理 。 怪 不 得 從 容 閎 開 始 , 滿 清 就 派 「 留 學 生 」 了 , 中 國 人 「 留 學 」 , 一 留 一 百 五 六 十 年 , 今 天 還 沒 有 畢 業 。 日 本 明 治 維 新 年 代 , 也 向 歐 美 大 派 留 學 生 的 , 今 天 早 就 不 必 再 派 了 , 滯 留 在 美 國 的 華 裔 留 學 生 , 今 天 高 達 五 十 萬 。 許 多 留 學 生 一 踏 上 異 國 土 地 , 就 開 始 「 懷 鄉 」 了 , 首 先 是 拼 命 找 唐 餐 的 館 子 。 今 天 的 香 港 父 母 , 也 有 滿 嘴 抱 怨 把 孩 子 送 去 外 國 , 孩 子 「 吃 不 飽 」 的 : 外 國 的 麵 包 、 牛 奶 、 番 茄 生 菜 三 文 治 , 從 小 菲 傭 照 顧 吃 慣 了 壽 司 和 龍 蝦 的 小 孩 , 不 到 三 天 就 給 父 母 打 長 途 電 話 哭 訴 了 。 然 後 是 「 穿 不 暖 」 — — 他 們 認 為 世 上 最 暖 和 的 衣 服 , 是 裕 華 國 貨 公 司 出 售 的 深 藍 色 的 棉 襖 。
特 區 政 府 公 務 員 子 女 留 英 津 貼 的 開 支 , 十 年 來 增 加 了 四 倍 。 特 首 說 政 府 的 教 育 改 革 成 功 , 那 麼 如 何 解 釋 他 轄 下 的 官 員 急 急 把 子 女 往 英 國 送 呢 ? 最 不 合 理 的 , 是 每 年 三 張 香 港 的 來 回 機 票 。 高 官 的 子 女 , 一 到 聖 誕 節 和 復 活 節 就 享 受 公 帑 回 香 港 「 度 假 」 , 算 上 他 們 的 父 母 去 英 國 的 探 望 , 順 道 在 肯 盛 頓 區 購 物 , 在 西 區 看 歌 劇 , 納 稅 人 的 冤 枉 錢 浪 費 多 少 ? 留 學 的 開 支 巨 大 , 不 見 得 有 效 果 。 基 礎 常 識 太 差 、 自 卑 感 、 面 子 心 理 作 祟 。 令 中 國 留 學 生 在 外 國 的 社 交 圈 子 裡 , 變 成 一 杯 雞 尾 酒 喝 光 了 之 後 拒 絕 融 化 的 冰 。 他 們 本 來 的 教 育 制 度 , 就 不 鼓 勵 個 性 的 自 我 表 現 , 缺 乏 國 際 視 野 、 人 生 通 識 , 連 在 酒 吧 叫 一 杯 飲 品 也 囁 嚅 結 巴 , 一 面 又 不 斷 覺 得 受 到 「 種 族 歧 視 」 , 這 種 人 再 在 外 國 混 上 三 十 年 , 最 終 也 只 是 一 個 「 唐 人 街 阿 伯 」 。 香 港 有 的 中 學 , 是 不 甘 跟 隨 這 等 庸 俗 潮 流 的 。 聖 保 羅 中 學 最 近 竟 然 開 辦 了 西 班 牙 文 和 阿 拉 伯 文 , 供 F1 學 生 選 修 。 由 於 平 時 的 課 業 壓 力 , 不 敢 佔 據 學 生 時 間 , 只 敢 當 作 「 興 趣 小 組 」 開 班 , 五 十 個 學 額 , 報 名 卻 有 一 百 五 十 人 。 校 方 規 定 : 必 須 雙 語 同 時 選 修 。 這 是 很 大 膽 的 嘗 試 。 西 班 牙 文 通 行 中 南 美 , 阿 拉 伯 語 是 全 球 回 教 語 言 , 加 上 中 英 文 , 孩 子 長 大 了 , 就 可 以 走 遍 全 球 了 , 這 是 多 叫 人 振 奮 的 事 ! 關 鍵 在 於 家 長 的 見 識 : 「 讀 阿 拉 伯 文 和 西 班 牙 文 有 什 麼 用 ? 」 不 錯 , 會 考 沒 有 這 一 科 , 在 香 港 , 當 一 個 地 產 經 紀 , 兩 科 都 不 必 懂 , 一 樣 有 機 會 當 地 產 大 亨 。
但 學 懂 了 這 兩 國 語 言 , 縱 使 不 必 精 通 , 至 少 有 一 點 優 越 感 — — 只 要 孩 子 認 為 : 我 會 講 阿 拉 伯 語 , 父 母 和 老 師 都 不 會 , 曾 蔭 權 和 李 國 章 也 不 會 。 我 可 以 用 西 班 牙 文 讀 原 文 的 《 唐 吉 訶 德 》 , 香 港 有 這 種 能 力 的 人 不 超 過 十 個 , 孩 子 從 小 就 培 養 了 自 信 , 覺 得 高 人 一 等 。 教 育 修 養 。 就 是 培 養 比 別 人 高 一 等 的 優 越 感 。 地 質 學 、 考 古 學 、 拉 丁 文 、 美 術 史 , 上 天 下 地 , 到 哪 裡 都 可 以 吹 水 一 通 , 是 多 麼 快 意 的 事 ! 做 一 個 國 際 公 民 , 不 管 擁 有 什 麼 學 歷 , 也 不 管 做 哪 一 行 , 只 有 一 個 條 件 : 可 以 空 降 在 洛 杉 磯 、 倫 敦 、 巴 黎 、 新 加 坡 任 何 一 個 國 際 酒 會 場 合 , 手 持 一 杯 馬 天 尼 , 跟 任 何 一 個 不 相 識 的 人 , 任 意 攀 談 上 半 小 時 , 而 不 必 令 任 何 一 方 有 發 悶 的 感 覺 , 就 是 一 個 快 樂 的 國 際 公 民 了 。 留 學 外 國 , 其 實 最 終 是 培 養 這 樣 的 社 交 本 領 。 例 如 , 在 倫 敦 的 一 個 酒 會 , 主 人 給 你 介 紹 一 個 西 裝 筆 挺 的 黑 人 , 原 來 他 是 阿 爾 及 利 亞 駐 英 國 領 事 。 該 怎 麼 辦 ? 最 好 先 開 口 說 兩 句 法 文 , 以 流 利 的 法 語 交 談 。 你 不 熟 悉 阿 爾 及 利 亞 的 歷 史 ? 不 要 緊 , 那 麼 有 沒 有 看 過 著 名 的 法 國 紀 錄 片 《 阿 爾 及 爾 之 戰 》 呢 ? 這 就 是 你 與 陌 生 人 這 一 點 點 共 同 的 興 趣 了 。 你 不 必 是 影 評 家 , 只 要 記 得 以 前 看 過 的 一 兩 個 片 斷 , 只 要 你 知 道 , 當 時 的 法 國 總 統 是 戴 高 樂 , 為 了 北 非 的 獨 立 , 戴 高 樂 改 組 法 蘭 西 的 共 和 政 體 , 而 且 另 一 部 英 國 間 諜 小 說 《 The Day of the Jackal 》 , 講 的 正 是 阿 爾 及 利 亞 獨 立 勢 力 謀 刺 戴 高 樂 的 陰 謀 。 話 匣 子 一 打 開 , 環 環 相 扣 , 沒 完 沒 了 。 可 以 講 到 北 非 的 一 種 叫 Cous Cous 的 小 米 , 進 而 談 到 北 非 人 也 愛 吃 沙 律 。 北 非 的 沙 律 , 跟 希 臘 和 意 大 利 的 很 相 似 。 是 羅 馬 時 代 入 侵 時 帶 過 去 的 , 還 是 後 來 地 中 海 貿 易 交 通 發 達 的 結 果 ? 一 個 北 非 的 外 交 人 員 , 會 對 一 個 認 識 他 們 的 文 化 背 景 的 中 國 人 感 到 有 興 趣 。 如 果 是 香 港 人 , 更 加 不 得 了 , 他 會 很 奇 怪 : 以 前 他 遇 到 過 的 中 國 人 , 言 談 之 間 , 都 沒 有 什 麼 趣 味 , 只 有 閣 下 是 例 外 。
這 就 是 國 際 公 民 了 。 在 這 樣 一 種 場 合 , 如 果 開 口 就 是 Jackie Chan 、 李 小 龍 , 或 曾 蔭 權 的 政 改 方 案 之 類 , 是 一 種 「 香 港 中 心 主 義 」 的 話 題 , 是 很 難 叫 人 發 生 聆 聽 的 興 趣 的 。 即 使 對 方 聆 聽 了 半 天 閣 下 的 地 方 故 事 , 你 總 也 要 尊 重 對 方 , 講 一 下 你 對 北 非 的 政 治 、 文 化 、 歷 史 、 藝 術 的 一 點 點 認 識 吧 ? 難 怪 香 港 的 留 學 生 , 在 英 美 是 如 此 沉 默 寡 言 , 孤 獨 蒼 白 了 。 他 們 只 會 在 聖 誕 節 和 復 活 節 , 乘 飛 機 回 來 香 港 , 找 回 中 學 的 一 批 ICQ 朋 友 , 才 會 覺 得 心 靈 的 釋 放 。 到 他 們 長 大 畢 業 了 , 又 怎 不 嚷 要 回 香 港 投 考 政 務 官 。 當 了 政 府 官 , 把 他 們 派 駐 日 內 瓦 、 華 盛 頓 , 他 們 怎 會 不 只 天 天 忙 找 當 地 最 好 的 餐 館 ? 為 什 麼 香 港 在 殖 民 地 時 代 , 不 必 言 明 , 舉 世 皆 知 是 國 際 城 市 , 今 天 卻 要 自 我 吹 擂 ? 因 為 那 時 香 港 政 府 駐 英 代 表 是 霍 德 , 給 外 交 部 打 一 個 電 話 , 他 可 以 跟 英 國 的 官 員 從 板 球 開 始 寒 暄 , 講 到 曲 棍 球 , 然 後 進 入 正 題 , 提 出 香 港 紡 織 品 的 配 額 問 題 。 在 這 樣 的 氣 氛 之 下 , 英 港 兩 地 , 有 什 麼 天 大 的 問 題 也 好 辦 。 而 今 天 , 特 區 政 府 的 高 官 , 即 使 出 訪 歐 美 , 一 本 正 經 的 跟 人 家 在 一 張 長 桌 上 談 判 , 開 口 全 是 公 文 式 的 英 語 , 程 序 僵 化 , 毫 無 幽 默 感 , 對 方 怎 會 看 得 上 眼 ? 香 港 也 有 各 國 領 事 館 。 一 些 外 國 使 節 私 下 告 訴 我 : 每 逢 他 們 的 國 慶 酒 會 , 特 區 政 府 的 高 官 到 場 , 照 本 宣 科 , 宣 讀 同 一 樣 的 演 辭 , 只 是 每 次 換 一 個 國 家 名 字 。 有 一 次 , 中 東 一 個 油 國 的 領 事 館 在 香 港 開 酒 會 , 政 府 高 官 讀 演 辭 , 表 示 歡 迎 對 方 「 抓 住 機 遇 , 來 香 港 和 中 國 投 資 」 。 然 而 人 家 每 年 盛 產 石 油 , 光 是 坐 在 油 田 上 , 每 年 滾 進 來 的 利 潤 就 是 四 百 億 , 這 個 小 國 從 來 不 必 去 外 國 投 資 。 主 人 家 私 底 下 交 換 一 個 會 心 微 笑 , 他 們 會 諒 解 的 , 因 為 , 這 是 一 九 九 七 年 後 「 港 人 治 港 」 的 香 港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