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對港區人大角色的思考 (劉銳紹)


  十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剛在北京結束。從全國範圍的角度看,這次會議有頗多值得關注的要點(例如《物權法》的獲得立法通過),但香港人似乎對這些問題漠不關心,即使是與香港有直接關係的人大選舉辦法修改,也未能成為傳媒的報道重點。這也難怪,因為香港人對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和人大代表的角色均不甚了了,而有關制度也存在頗大的缺陷。隨中國不斷強調「以民為本」,這些問題已經到了應該好好反思的時候。
港區人大自己選自己
  其實,全國人大代表之中,也有不少人認為目前的制度是值得商榷的。預料下屆不會連任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在臨別贈言時也指出其中一些不合理之處,例如選舉人大常委時毫不透明,投票人對候選人毫不了解,甚至連照片也沒有一張。而且選舉時間倉卒,拿到資料後兩天馬上要投票,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候選人,聽取其政綱或主張。還有,目前的不明文制度是由上而下地安排候選人名單,而不是由下而上選舉。
  吳康民的批評已提出多年,至今無甚改善。況且,吳康民指出的只是技術層面上的問題,還未涉及老百姓的參與權問題。在今年修改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辦法中,較明顯的動作只是取消了預選,但這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反而能讓官方更容易操控選舉的結果。
  雖然,明年港區全國人大換屆選舉的選民增至大約一千三百人,比五年前略有增加,但當中最富爭論性的一個問題還沒有觸及。按目前港區人大的選舉委員會的構成,是以特首選委會的八百人為主體,再加上全國政協委員等成員。可是,在特首選委會中,現任的全國人大代表無須競選就已成為當然委員。換言之,他們可以在人大選舉中投自己一票。這是現代化選舉中甚為荒謬的,這不單是小圈子選舉,也不只是自己人選自己人,而是自己選自己。
人大代表應向誰負責?
  正如吳康民所說,因為人大代表是由上而下產生的,所以很多人大代表都在有意無意之間與權力來源(官方)保持一致,說話留有餘地,而且頗多禁區。舉例說,內地的全國人大代表可以談全國性事務,也可以談本地事務,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在討論本地事務時就多受掣肘,因為有關方面不希望他們發表過多言論,導致人大被外界視為「第二權力中心」,影響特區政府施政。這個原意本來是好的,但在執行時卻顧此失彼。例如當特區政府的施政傷害了香港和內地關係,港區人大代表也不敢直接提出,生怕角色混淆。這個困局到近年才略有改變。

 還有,人大代表到底向誰負責呢?也是一個理論與現實不相符的問題。按道理,人大代表應該向人民負責,但港區人大多次提出希望有一個能夠與市民接觸的地方,但至今還沒有落實。即使有個別港區人大代表建議自資搞個人的辦事處,但有關方面也加以勸阻。其後,中聯辦為了滿足港區全國人大的要求,特別闢設了一個讓人大代表聚會的地方,但畢竟這不是人大代表與市民接觸之地,市民難得其門而入,加上沒有接觸市民的機制,人大代表也變得孤芳自賞。
人大代表由誰領導?
  更重要的是,人大代表是由誰來領導的呢?理論上,他們可以監督政府官員,但實際上卻是受官員的領導。已故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廖瑤珠曾憶述與當時新華社高官的對話。她認為人大代表也可以監督內地駐港機構的行為,以免傷害國家機構的形象和香港的利益,但該名高官勸她不要「過界」,因為這不是港區人大的職能。廖瑤珠反駁這將導致官官相衛,該高官則反問一句:「我們不是什麼事情都照顧你嗎?人大代表、港事顧問、《基本法》起草委員,那一樣少了你的份?」廖瑤珠聽後盛怒,因為對方把這些工作視為一種「恩賜」,反映他們並沒有真正重視人大代表的作用。
  近年,內地的人大代表已逐步發揮作用了,理性討論,直指是非。看來,港區人大也要急起直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