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9日 星期一

滿城都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是明清筆記故事的經典,其中有兩篇「說鬼」的,借鬼諷人,十分有趣。《曹竹虛言》及《鬼避姜三莾》,講的都是「人不怕鬼」的故事。《曹竹虛言》的原文:「曹司農竹虛言:其族兄自歙往揚州,途經友人家,時盛夏,延坐書屋,甚軒爽,暮欲下榻其中。友人曰:『是有魅,夜不可居。』曹強居之。夜半,有物自門隙蠕蠕入,薄如夾紙。入室後,漸開展,作人形,乃女子也。曹殊不畏。忽披髮吐舌,作縊鬼狀。曹笑曰:『猶是髮,但稍亂;猶是舌,但稍長;亦何足畏!』忽自摘其首置案上。曹又笑曰:『有首尚不足畏,况無首耶!』鬼技窮,倏然滅。及歸途再宿。夜半,門隙又蠕動。甫露其首,輒唾曰:『又此敗興物耶?』竟不入。」這位老曹果然膽大,不但不怕鬼,還要向鬼吐口水說:「又是這個叫人掃興的東西嗎?」,嚇得鬼沒敢進門。毓民手邊有一本《明清筆記故事選譯》(簡體版,中華書局,一九七四年六月出版,劉耀林選譯),在「說明」這個故事時竟然扯到「階級鬥爭」,如今讀來是十分可笑的:「世界上並沒有鬼,這是今天人們的常識,但是卻存在許多類似鬼的東西——大而至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小而至一般工作中的困難、挫折等等。這個故事裏說了不怕鬼的精神,寫得很風趣。鬼是不知道羞恥的。但是,只要我們始終鄙視它,蔑視它,敢於和它作鬥爭,就可以使它無可如何,知難而退了。」一九七四年六月,「四人幫」還是當權派,要與帝國主義和反動派堅決鬥爭到底,於是二百幾年前(乾隆時代)的紀曉嵐「鬼古」也可借來一用,帝國主義是鬼,反動派是鬼……真是鬼扯!紀曉嵐另一篇「鬼古」《鬼避姜三莾》的主旨是:「蓋鬼之侮人,恒乘人之畏。三莾確信鬼可縛,意中已視鬼蔑如矣,其氣焰足以懾鬼,教鬼反避之也。」那就是說姜三莾確信鬼是可以捉住的,在思想上已經藐視鬼,這股氣勢就足以「嚇鬼」了!讀了這個故事倒是有些啟發,當下香港政壇人鬼不分,也可以說「滿城都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鬼還好,「蔑視它、鄙視它,敢於和它鬥爭,就可以使它無可如何,知難而退了。」但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真不好對付,這些醜類,忽焉正義,忽焉邪惡,有時披上人皮,有時以鬼面示人……是非不分,價值混淆,人鬼本來殊途,竟變了人鬼同道。就把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都當是「鬼」吧!那就好辦了,因為「鬼實畏人」,只要我們在每一個同「鬼」周旋的場合,有原則,有膽識,有謀略,最後我們就能夠驅鬼,甚至消滅它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