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7日 星期六

高 耀 潔 — 民 族 的 母 親

被 譽 為 「 中 國 民 間 防 艾 第 一 人 」 的 退 休 醫 生 高 耀 潔 似 乎 總 愛 跟 政 府 高 官 過 不 去 。 老 太 太 年 逾 八 旬 了 , 腳 是 三 寸 金 蓮 , 很 小 ; 脾 氣 卻 得 像 頭 牛 , 很 大 。 這 十 多 年 來 , 她 為 防 治 中 國 的 艾 滋 病 ( 愛 滋 病 ) 奔 走 吶 喊 , 常 常 弄 得 高 官 們 食 不 知 味 , 夜 不 能 寐 。
八 旬 老 婦 螳 臂 當 車高 老 太 太 真 是 很 不 識 時 務 , 自 己 病 弱 交 加 , 不 好 好 地 拿 豐 厚 的 退 休 金 安 享 她 的 晚 年 , 卻 艱 難 地 投 身 到 抗 擊 愛 滋 病 的 義 務 工 作 中 去 。 她 痛 心 疾 首 地 一 遍 遍 強 調 : 血 傳 播 是 中 國 愛 滋 病 傳 播 的 主 要 途 徑 , 而 不 是 官 方 所 說 的 吸 毒 傳 播 和 性 傳 播 。 這 讓 當 局 如 芒 在 背 , 無 論 是 「 血 漿 經 濟 」 、 組 織 賣 血 , 還 是 血 站 管 理 上 的 失 職 , 愛 滋 病 嚴 重 蔓 延 的 災 難 的 始 作 俑 者 , 恰 恰 就 是 成 天 喊 「 權 為 民 所 用 」 的 政 府 高 官 們 啊 ! 於 是 , 高 官 們 以 國 家 機 器 來 封 堵 一 個 羸 弱 的 八 旬 老 婦 的 義 舉 , 威 脅 、 侮 辱 、 謾 罵 、 軟 禁 、 限 制 出 國 領 獎 訪 問 、 指 控 她 被 反 黨 勢 力 所 利 用 等 手 段 層 出 不 窮 , 最 多 的 時 候 她 家 的 樓 房 下 圍 滿 了 五 十 多 個 警 察 。 面 對 這 些 , 老 太 太 沒 有 退 縮 , 她 大 聲 說 : 「 我 要 與 他 們 鬥 爭 到 底 」 。 這 讓 人 在 笑 話 老 太 太 螳 臂 當 車 的 同 時 , 實 在 要 為 高 官 們 捍 衞 自 身 權 位 的 文 功 武 治 而 擊 掌 讚 歎 了 。 高 老 太 太 還 很 不 通 情 理 。 國 際 組 織 「 生 命 之 音 」 邀 請 她 赴 美 , 頒 發 「 全 球 女 性 領 袖 」 獎 給 她 , 高 官 們 接 二 連 三 去 她 家 「 勸 告 」 她 不 要 去 , 以 免 家 醜 外 揚 , 她 拒 絕 了 ; 後 來 在 希 拉 莉 介 入 下 能 去 了 , 高 官 們 要 她 順 便 為 政 府 籌 集 些 款 回 來 , 她 又 拒 絕 了 。 她 一 次 次 地 對 高 官 們 說 「 不 」 , 弄 得 平 日 聽 慣 了 奉 承 話 的 他 們 灰 頭 土 臉 。 這 些 高 居 廟 堂 的 高 官 們 遇 到 了 老 太 太 的 牛 脾 氣 , 真 是 沒 轍 。 高 老 太 太 還 很 不 夠 厚 道 , 說 話 真 是 刻 薄 。 譬 如 她 常 在 公 開 場 合 嘲 諷 河 南 省 一 位 女 高 官 為 「 雙 眼 皮 狗 」 , 抨 擊 此 人 身 居 要 職 , 卻 耗 費 大 筆 公 帑 去 韓 國 實 施 「 雙 眼 皮 手 術 」 , 還 以 五 十 元 一 篇 文 章 的 價 格 僱 請 寫 手 對 高 老 太 進 行 謾 罵 、 攻 擊 。 這 樣 尖 酸 的 話 , 實 在 是 對 這 位 女 高 官 大 不 敬 。 該 女 強 人 位 高 權 重 , 舉 手 投 足 間 攸 關 全 省 發 展 之 大 計 , 把 臉 蛋 兒 整 漂 亮 點 也 是 為 了 政 府 的 形 象 啊 , 你 老 人 家 為 甚 麼 就 不 能 體 諒 一 點 呢 ?
得 罪 高 官 贏 了 民 心這 位 「 不 會 做 人 」 的 老 太 太 得 罪 了 高 官 , 卻 贏 得 了 民 心 ! 因 為 她 捍 衞 的 是 一 群 可 憐 人 ─ ─ 中 國 最 窮 的 人 、 被 愛 滋 病 陰 影 籠 罩 的 人 、 被 忽 視 了 權 利 的 人 、 在 社 會 的 底 層 受 苦 掙 扎 的 人 。 在 她 一 路 走 來 的 這 條 艱 難 坎 坷 的 抗 擊 愛 滋 病 的 道 路 上 , 高 官 們 設 置 了 重 重 障 礙 。 他 們 為 一 己 私 利 置 國 家 前 途 於 不 顧 , 乃 是 民 族 之 逆 子 。 而 高 耀 潔 , 心 ? 萬 民 之 安 危 , 實 為 民 族 之 母 親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