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8日 星期日

柳孚三:六百四十九個小木偶選一個大木偶的鬧劇

普選,不但是天賦人權,也是中、英两國對香港人民的莊嚴承諾,更是中國共產黨拖欠中國人民的巨額債務。在政權越來越腐朽、執政合法性不斷流失的今天,胡錦濤、温家寶和他們的「接班人」們還可以依仗什麼再繼續賴債呢?
曾蔭權對「選舉」竟如此緊張:「親自上臺監票,緊盯工作人員的一舉一動」;當選舉主任馮驊宣佈「二號候選人曾蔭權先生得六百四十九票」時,曾蔭權深深一揖達五秒,抬起頭來已經兩眼通紅;當馮驊「宣佈曾蔭權先生當選」時,他又兩次九十度鞠躬致謝,還熱淚盈眶,幾乎落淚人前。縱橫官場四十多年、早已是「金剛不壞之身」的曾蔭權,面對一場必勝的、毫無風險可言的偽選舉,居然還能做出「驚喜」、「激動」的戲劇性效果,確是第一流演戲高手。
傳媒問及曾蔭權因何激動落淚時,他形容自己那一刻「百感交集」,「首先我很衷心感謝選委對我的信任,感謝選舉辦同事不吃不眠、全心全意、不求回報;很多堅守崗位的公務員在背後維持高效率的政府;特別令我感動的是香港市民對我一直不離不棄」。(《明報》)曾蔭權比誰都明白,他的「當選」不但與「香港市民」一點關係也沒有;而且與「選委」也沒有什麼關係。「選委」只是北京當局的木偶;六百四十九小木偶選一個大木偶者,只是遵命差事,需要「衷心感謝」嗎?木偶者,行屍走肉也;行屍走肉當得起「衷心感謝」這四個字嗎?!
這種「選舉」,是對民主的戲弄;這場閙劇,是對香港民意的強姦。有幸當木偶的冒牌「人大代表」王敏剛先生卻十分享受這種被戲弄、被強姦的滋味;豈止享受,簡直還回味無窮呢!您看他那不以為羞,反以為榮的模樣。他說,「普選不等於一人一票。」那麼請問王敏剛先生,你認為的普選應該「等於」什麼呢?受過西方民主理念教育的精英,居然可以為了一己之私,向專制獨裁當局獻媚,為小圈子「選舉」當辯護士。王敏剛,你應該為你的「人大代表」感到恥辱,你的子孫將會為你的假代表而永遠蒙羞,你不要再讓權力奸汚你的子孫後代了呀。
同樣是「以贏利為目的」生意人,李澤楷的腰桿顯然比王敏剛「剛」得多;李澤楷敢於再次強調他支持二0一二年雙普選 的立場,並聯署支持由二十一名民主派議員提出的二0一二年雙普選方案。「我今日只想講一句話,我希望五年後的今日,即特首選舉日,可以和全港市民有一樣的權利,去投票選特首!」擲地有聲。李澤楷認為,現時選舉制度跟「真民主」相差很遠,強調會堅持爭取「真民主」。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更發表聲明,促請政府研究改進二00八年立法會 選舉的可能性。這就是香港人的良知!
普選,不但是天賦人權,也是中、英两國對香港人民的莊嚴承諾,更是中國共產黨拖欠中國人民的巨額債務。毛澤東在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回答路透社記者問題時就向中國人民開了一張期票:「『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的無記名選舉產生,並向選舉它們的人民負責」。六十多年過去了,中國共產黨不但不給中國人民什麼「普遍平等的無記名選舉」,連香港人這點由英國人留下的「選舉遺產」也要剝奪了去。如果說,過去的六十年毛鄧們可以依仗暴力和權術來拒絕兌現諾言的話;那麽,在政權越來越腐朽、執政合法性不斷流失的今天,胡錦濤、温家寶和他們的「接班人」們還可以依仗什麼再繼續賴債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