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7日 星期二

校 園 血 案

校 園 槍 殺 案 , 變 成 了 美 國 的 「 品 牌 」 , 就 像 香 港 的 穿 山 甲 部 隊 偶 爾 在 鬧 市 中 射 殺 亂 闖 的 黃 一 樣 。 美 國 的 校 園 槍 擊 , 三 兩 年 一 次 , 請 華 文 傳 媒 的 編 輯 , 不 要 那 麼 「 美 國 文 化 霸 權 」 , 不 要 再 用 全 版 來 報 道 了 好 不 好 ? 香 港 人 對 小 甜 甜 的 那 位 神 秘 人 , 更 有 興 趣 。 美 國 的 校 園 槍 擊 案 , 每 一 次 都 引 起 辯 論 : 民 間 的 槍 械 太 多 了 , 要 不 要 立 例 管 制 ? 同 樣 , 對 於 你 和 我 , 這 也 是 一 個 叫 人 打 呵 欠 的 問 題 。 還 是 香 港 好 , 香 港 有 解 放 軍 部 隊 , 槍 枝 都 集 中 在 威 爾 斯 親 王 軍 營 , 上 一 次 槍 擊 案 發 生 在 陸 羽 , 槍 手 瞄 準 目 標 , 一 槍 畢 命 , 清 脆 淨 , 沒 有 像 美 國 槍 手 一 樣 , 把 其 他 茶 客 、 侍 應 、 清 潔 阿 嬸 也 一 梭 子 彈 放 倒 二 三 十 個 , 然 後 吞 槍 自 盡 。 憑 這 一 點 , 就 感 到 做 香 港 人 , 比 做 美 國 人 高 級 , 充 滿 了 自 豪 。 為 什 麼 美 國 的 槍 手 在 校 園 一 開 槍 , 就 像 羅 浮 宮 的 中 國 遊 客 吐 痰 放 飛 鏢 一 樣 , 連 喉 嚨 也 不 清 一 清 , 一 梭 子 就 是 連 珠 炮 ? 許 多 社 會 學 家 研 究 原 因 。 史 上 第 一 宗 , 是 一 九 六 六 年 , 德 薩 斯 州 大 學 校 園 , 一 個 叫 惠 特 曼 的 學 生 ─ ─ 惠 特 曼 , 是 美 國 的 大 詩 人 , 性 格 浪 漫 奔 放 , 但 這 一 位 , 不 用 筆 桿 , 卻 用 一 管 槍 膛 來 吟 詩 , 他 的 金 句 , 是 例 不 虛 發 的 子 彈 ─ ─ 他 走 上 校 園 的 鐘 樓 , 居 高 臨 下 , 槍 殺 了 十 三 人 後 自 殺 。 驗 屍 官 在 他 的 腦 子 , 發 現 一 個 大 腫 瘤 , 科 學 家 說 , That means , 他 理 智 的 神 經 被 壓 住 了 , 仇 恨 的 情 緒 大 量 釋 放 出 來 , 佔 據 了 鐘 樓 高 地 , 以 上 帝 自 居 , 可 以 控 制 人 間 的 生 死 。 八 年 之 後 , 科 羅 拉 多 高 中 的 兩 個 學 生 也 一 樣 , 覺 得 校 方 欺 壓 , 只 有 槍 殺 才 會 討 回 公 道 。 兇 手 無 一 例 外 , 最 後 都 自 殺 , 是 因 為 那 一 陣 性 快 感 過 去 了 , 體 內 的 腎 上 腺 , 一 下 子 升 高 之 後 下 降 了 , 兇 手 重 返 空 虛 , 知 道 鑄 成 了 大 錯 。 美 國 的 社 會 學 者 , 喜 歡 研 究 這 等 題 目 , 接 受 訪 問 , 做 Paper , 然 而 這 一 次 校 園 槍 擊 案 , 兇 手 是 一 名 中 國 留 學 生 , 美 國 的 學 者 , 可 多 一 層 罪 疚 了 ─ ─ 中 國 的 年 輕 人 來 自 東 方 的 鄉 村 , 受 到 孔 子 儒 家 思 想 薰 陶 , 中 國 有 三 千 年 燦 爛 文 化 , 中 國 人 那 麼 隨 和 而 低 調 , 他 們 一 來 , 我 們 的 校 園 環 境 就 把 他 們 改 造 成 野 獸 。 許 多 美 國 人 都 有 白 人 罪 疚 的 心 理 , 他 們 被 左 派 洗 了 腦 , 對 於 牛 仔 屠 殺 紅 蕃 , 心 理 有 一 層 所 謂 陰 影 。 他 們 的 漢 堡 包 吃 得 太 飽 了 , 不 了 解 亞 洲 , 也 不 會 中 文 , 看 不 懂 中 國 網 絡 糞 青 炸 版 的 仇 恨 言 論 。 面 對 這 種 蛋 , 不 要 矯 正 他 , 告 訴 他 : 對 , 你 們 美 國 人 是 全 世 界 最 霸 道 的 帝 國 主 義 者 , 你 們 把 純 潔 的 中 國 人 , 由 人 變 成 了 鬼 。 然 後 , 看 他 , 漸 漸 熱 淚 盈 眶 , 忽 然 埋 頭 , 他 嗚 咽 起 來 了 , 像 一 個 長 不 大 的 小 孩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