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大 兵 的 天 下

四 月 十 三 日 , 深 圳 網 通 公 司 職 員 結 伴 上 館 子 吃 晚 飯 , 和 鄰 座 三 人 吵 起 來 。 那 三 人 打 了 個 電 話 。 不 久 , 軍 方 屬 下 五 十 多 名 梧 桐 新 村 民 兵 相 繼 掩 至 , 手 執 利 刀 長 棒 , 向 網 通 職 員 棒 打 刀 劈 , 傷 了 七 、 八 人 , 意 猶 未 盡 , 索 性 直 搗 網 通 職 員 宿 舍 , 搜 掠 金 銀 。 事 後 , 東 湖 派 出 所 扣 留 調 查 十 多 小 時 的 不 是 大 兵 , 而 是 網 通 職 員 。 去 年 八 月 , 河 北 石 家 莊 也 傳 出 一 段 消 息 : 二 十 七 軍 軍 長 秦 衞 江 便 衣 上 金 伯 帆 洗 浴 中 心 , 不 慎 摔 破 玻 璃 杯 , 遭 幾 十 名 大 漢 包 圍 , 賠 了 一 千 元 脫 身 , 回 到 軍 營 , 就 遣 二 百 士 兵 荷 槍 實 彈 包 圍 洗 浴 中 心 , 再 遣 一 隊 士 兵 衝 進 去 , 乒 乒 乓 乓 , 把 一 切 砸 爛 。 當 地 公 安 到 場 , 見 是 軍 人 , 一 聲 不 響 走 了
新 中 國 惟 力 是 趨在 新 中 國 , 刀 槍 等 於 法 律 。 據 北 京 社 會 科 學 院 月 前 調 查 , 大 陸 城 市 貧 困 家 庭 十 四 歲 以 下 兒 童 , 絕 大 多 數 希 望 長 大 後 做 警 察 。 中 新 社 日 前 更 發 表 新 聞 照 片 , 顯 示 一 隊 幼 稚 園 學 生 身 穿 軍 服 , 隨 老 師 上 街 「 體 驗 生 活 」 。 這 就 是 新 中 國 兒 童 習 染 的 風 氣 , 惟 力 是 趨 。 中 新 社 記 者 顯 然 認 為 那 張 照 片 可 以 誇 示 天 下 。 舊 中 國 的 國 情 截 然 不 同 。 即 使 是 晚 唐 時 代 , 所 謂 軍 閥 亂 國 , 我 們 也 有 這 樣 的 故 事 : 京 城 無 賴 欺 凌 士 人 剝 奪 貧 弱 , 「 有 罪 即 逃 入 軍 中 」 , 府 縣 不 敢 追 捕 。 後 來 劉 栖 楚 出 任 京 兆 尹 , 把 軍 中 罪 犯 一 一 逮 捕 處 分 , 軍 人 氣 頹 , 甚 至 有 「 匿 軍 中 名 目 , 自 稱 百 姓 者 」 。 一 名 軍 人 曾 經 因 醉 誤 觸 書 生 坐 騎 , 旁 人 就 說 : 「 癡 男 子 , 死 日 到 , 敢 近 衣 冠 耶 ? 」 那 時 候 , 軍 人 似 乎 頭 上 都 有 個 劉 栖 楚 , 慄 慄 惴 懼 , 不 敢 作 惡 ( 《 因 話 錄 》 卷 二 ) 。 到 了 清 朝 , 武 人 還 是 不 得 橫 行 。 《 國 史 舊 聞 》 卷 六 十 載 : 江 蘇 有 個 武 秀 才 華 服 過 市 , 被 一 名 挑 糞 村 夫 弄 髒 了 , 怒 不 可 遏 , 痛 毆 那 村 夫 , 還 扭 他 到 華 亭 縣 令 衙 門 告 狀 。 縣 令 許 君 裝 模 作 樣 , 先 要 那 村 夫 向 武 秀 才 叩 頭 一 百 下 : 「 污 秀 才 衣 耶 ? 法 當 叩 頭 百 。 」 那 村 夫 叩 了 七 十 多 個 頭 , 許 君 忽 然 問 那 秀 才 是 文 是 武 , 聽 到 是 武 秀 才 , 就 說 : 「 予 幾 誤 事 。 於 法 , 文 固 當 叩 百 , 若 武 , 五 十 可 矣 。 應 叩 還 二 十 餘 。 」 於 是 請 那 村 夫 坐 下 , 令 武 秀 才 向 他 叩 還 二 十 多 個 頭 , 把 這 欺 凌 弱 小 的 武 人 羞 辱 了 一 頓 。 今 天 , 中 共 真 是 破 舊 立 新 了 。 梧 桐 新 村 民 兵 、 石 家 莊 二 十 七 軍 等 等 , 要 打 誰 就 打 誰 , 要 搶 甚 麼 就 搶 甚 麼 , 替 晚 唐 那 些 京 城 無 賴 以 至 清 朝 那 個 武 秀 才 吐 了 口 氣 。 畢 竟 一 九 八 九 年 中 共 大 屠 天 安 門 百 姓 , 靠 的 就 是 二 十 七 軍 ; 其 後 每 年 二 、 三 萬 宗 民 變 , 敉 平 也 是 靠 大 兵 。 最 近 溫 家 寶 往 訪 南 韓 , 告 訴 當 地 華 僑 : 「 制 度 好 , 壞 人 也 難 做 壞 事 ; 制 度 不 好 , 好 人 也 難 做 好 事 。 」 新 中 國 有 胡 錦 濤 、 溫 家 寶 而 沒 有 京 兆 劉 尹 、 華 亭 許 令 , 大 概 就 是 這 個 道 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