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8日 星期三

迎 岑 逸 飛

我 很 享 受 在 「 名 采 」 寫 專 欄 , 寫 點 生 活 感 受 , 既 輕 鬆 , 又 可 與 讀 者 朋 友 分 享 對 發 生 在 周 遭 的 事 情 的 體 驗 。 更 何 況 同 文 中 有 不 少 好 友 。 然 而 , 畢 竟 年 事 已 高 , 每 周 寫 七 天 難 免 有 時 會 感 到 吃 力 , 於 是 與 老 總 商 量 , 能 否 與 另 一 文 友 共 享 此 園 地 。 老 總 找 來 岑 逸 飛 , 頓 感 高 興 與 欣 慰 。 與 岑 逸 飛 認 識 已 逾 三 十 年 。 知 道 他 的 本 名 是 岑 嘉 駟 。 大 約 是 一 九 七 一 年 吧 , 應 港 大 明 原 堂 舍 監 馮 以 浤 之 邀 , 我 與 他 一 同 出 席 過 一 次 座 談 會 。 那 時 見 他 身 罹 殘 疾 , 但 思 緒 活 躍 , 談 吐 有 致 , 給 我 留 下 頗 深 印 象 。 倏 忽 三 十 多 年 矣 。 那 時 我 們 都 年 輕 , 我 被 稱 小 李 , 他 被 稱 岑 仔 。 現 在 早 已 非 「 小 」 非 「 仔 」 啦 。 但 是 每 次 與 他 相 見 , 仍 是 年 輕 時 那 種 隨 意 說 笑 、 輕 鬆 飛 沫 的 情 懷 。 除 此 之 外 , 我 每 次 見 到 他 , 還 有 一 分 感 動 。 是 的 , 是 感 動 。 因 為 他 每 次 都 杖 , 強 忍 行 動 的 不 便 , 蹣 跚 現 身 。 而 他 身 邊 , 則 永 遠 有 那 位 對 他 不 離 不 棄 的 太 太 ─ ─ 從 年 輕 美 麗 , 到 年 長 端 莊 , 臉 上 總 帶 微 笑 , 及 對 阿 岑 的 支 持 。 岑 逸 飛 幾 十 年 , 靠 一 管 筆 謀 生 , 他 會 開 車 , 又 非 常 熟 練 地 可 應 用 倉 頡 法 在 電 腦 上 打 字 , 更 常 常 在 世 界 各 地 旅 行 。 在 我 眼 中 , 他 是 身 殘 心 不 殘 、 意 志 不 殘 的 極 為 堅 強 的 人 。 他 思 想 活 躍 , 筆 耕 不 輟 , 充 滿 生 命 活 力 。 這 樣 的 人 我 一 生 見 過 多 個 , 有 知 名 導 演 朱 石 麟 , 有 前 輩 電 影 宣 傳 名 人 與 畫 家 林 擒 , 近 二 、 三 十 年 則 是 岑 逸 飛 。 岑 逸 飛 近 年 愛 談 先 秦 諸 子 哲 學 , 文 章 出 淺 入 深 、 輕 鬆 可 讀 是 他 的 特 點 。 我 期 待 在 同 一 個 園 地 讀 到 的 , 則 是 他 對 生 活 , 對 旅 行 各 地 的 觀 感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