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8日 星期日

英 軍 人 質 事 件 的 危 機 管 理 學

伊 朗 拘 捕 十 五 名 英 國 海 軍 , 釀 成 國 際 危 機 , 十 三 天 之 後 圓 滿 解 決 , 成 為 危 機 管 理 的 範 例 。 英 國 以 巧 妙 的 外 交 手 腕 在 幕 後 斡 旋 , 首 先 是 判 斷 伊 朗 政 權 有 兩 大 派 系 , 以 總 統 艾 哈 邁 內 賈 德 為 首 的 激 進 派 , 因 無 力 改 善 經 濟 , 在 國 內 威 望 日 降 。 伊 朗 精 神 領 袖 哈 梅 內 伊 和 國 家 安 全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拉 里 賈 尼 , 都 不 想 人 質 事 件 擴 大 為 戰 爭 。 英 國 外 交 部 私 下 與 拉 里 賈 尼 建 立 了 溝 通 , 以 溫 和 派 抑 制 總 統 , 有 如 一 九 六 七 年 香 港 親 中 派 發 動 暴 亂 , 中 國 言 辭 激 烈 , 聲 稱 「 解 放 香 港 」 , 並 拘 捕 了 英 國 記 者 格 雷 , 紅 衞 兵 火 燒 英 國 駐 北 京 代 辦 處 , 但 英 國 政 府 得 知 中 國 總 理 周 恩 來 的 處 境 , 認 為 是 「 中 央 文 革 小 組 」 藉 此 向 中 國 國 務 院 奪 權 , 冷 靜 處 理 , 在 香 港 鎮 壓 暴 動 , 拘 捕 了 外 圍 的 行 動 分 子 , 等 待 國 務 院 系 統 向 激 進 派 奪 回 主 導 權 。
本 來 , 英 兵 根 據 聯 合 國 協 議 與 伊 拉 克 政 府 之 請 , 在 伊 拉 克 海 域 執 勤 , 是 合 法 行 動 。 伊 朗 越 境 逮 捕 , 把 英 兵 移 送 德 黑 蘭 監 獄 , 已 經 構 成 戰 爭 行 為 。 去 年 巴 勒 斯 坦 的 真 主 黨 逮 捕 兩 名 以 色 列 士 兵 , 以 色 列 即 向 真 主 黨 宣 戰 。 英 國 對 伊 朗 的 行 動 容 忍 下 去 , 在 全 球 備 受 羞 辱 , 伊 朗 的 氣 燄 大 盛 , 美 國 即 可 向 伊 朗 出 兵 , 一 舉 轟 炸 伊 朗 的 核 設 施 。 外 交 學 上 有 所 謂 「 邊 緣 定 理 」 ( Diplomatic Brinksmanship ) ; 兩 國 交 惡 , 雙 方 要 對 抗 到 甚 麼 程 度 , 摩 擦 到 動 武 的 邊 緣 , 最 後 反 而 可 以 避 免 用 兵 , 在 顧 全 雙 方 面 子 之 下 雙 贏 結 局 。 一 九 六 二 年 的 古 巴 , 飛 彈 危 機 是 經 典 案 例 : 美 國 發 現 蘇 聯 運 載 飛 彈 到 古 巴 , 勒 令 蘇 共 領 袖 赫 魯 曉 夫 四 十 八 小 時 內 撤 除 飛 彈 , 否 則 美 國 可 能 向 蘇 聯 發 動 核 襲 , 蘇 聯 提 出 , 美 國 也 撤 走 駐 紮 在 土 耳 其 的 海 軍 基 地 以 交 換 。 在 最 後 一 分 鐘 談 判 之 下 , 雙 方 達 成 協 議 , 世 界 免 除 了 一 場 核 戰 危 機 。
伊 朗 扣 押 英 兵 , 美 國 主 動 向 英 國 施 援 , 布 殊 枕 戈 待 旦 , 問 貝 理 雅 「 要 甚 麼 幫 忙 , 儘 管 開 口 好 了 」 , 反 而 把 貝 理 雅 嚇 得 驚 惶 失 色 。 英 國 要 求 布 殊 無 論 如 何 不 要 動 手 , 但 在 這 個 時 候 , 美 國 的 民 主 制 度 發 揮 了 威 力 : 國 會 議 長 佩 洛 西 , 是 民 主 黨 人 , 一 向 猛 烈 抨 擊 布 殊 出 兵 伊 拉 克 , 這 時 卻 出 訪 利 亞 , 號 稱 「 和 平 之 旅 」 , 會 見 利 亞 總 統 巴 沙 爾 。 利 亞 和 伊 朗 都 是 資 助 伊 拉 克 什 葉 派 軍 事 勢 力 的 兩 大 後 台 , 佩 洛 西 與 布 殊 決 裂 , 出 訪 利 亞 , 必 懷 有 請 利 亞 出 手 調 解 的 任 務 , 也 為 以 色 列 與 巴 勒 斯 坦 的 對 抗 降 溫 。 國 際 外 交 時 時 要 由 政 府 和 國 會 唱 雙 簧 , 政 府 不 方 便 做 的 事 , 由 反 對 黨 來 做 , 英 美 的 民 主 制 度 極 為 成 熟 , 兩 黨 在 國 會 爭 吵 激 烈 , 但 在 國 家 利 益 蒙 受 威 脅 之 時 , 卻 可 以 配 合 假 戲 真 做 。 布 殊 給 貝 理 雅 以 武 力 壯 威 , 但 美 國 國 會 卻 另 開 了 一 扇 後 門 , 以 利 亞 為 交 易 的 中 介 對 象 。 這 一 點 , 應 該 是 這 場 危 機 的 一 大 精 采 的 「 看 點 」 , 其 微 妙 之 處 , 對 於 「 內 鬥 內 行 、 外 鬥 外 行 」 的 其 他 國 家 , 自 然 不 可 能 明 白 。
伊 朗 方 面 , 也 應 對 迅 速 。 艾 哈 邁 內 賈 德 幾 天 前 還 組 織 德 黑 蘭 的 大 學 生 衝 擊 英 國 使 館 , 喊 打 喊 殺 , 以 哈 梅 內 伊 為 首 的 溫 和 派 , 也 不 想 把 英 國 迫 到 牆 角 , 為 布 殊 想 攻 打 伊 朗 提 供 一 個 更 為 合 法 的 理 由 。 溫 和 派 佔 了 上 風 , 通 知 英 國 , 總 統 的 記 者 會 延 遲 舉 行 , 此 時 英 方 已 知 露 見 曙 光 。 艾 哈 邁 內 賈 德 主 持 記 者 會 , 搶 奪 主 動 權 , 用 四 十 分 鐘 說 了 一 通 大 道 理 , 繼 而 向 擄 劫 英 兵 的 國 民 衞 隊 低 級 士 兵 授 勳 , 然 後 話 鋒 一 轉 , 聲 稱 為 了 慶 祝 先 知 穆 罕 默 德 壽 辰 和 耶 穌 受 難 , 向 英 國 送 一 份 禮 物 , 「 特 赦 」 英 兵 , 釋 放 十 五 人 歸 國 , 還 不 忘 挑 撥 一 下 , 提 到 了 其 中 唯 一 的 女 兵 : 「 英 國 怎 能 把 一 個 女 子 送 到 遙 遠 的 戰 場 , 令 她 的 父 母 憂 愁 牽 掛 ? 」 伊 朗 總 統 想 藉 記 者 會 為 自 己 洗 脫 妖 魔 形 象 , 一 夜 之 間 化 身 為 和 平 使 者 。
伊 朗 危 機 證 明 : 西 方 除 了 向 中 東 動 武 , 外 交 斡 旋 的 文 鬥 , 有 時 更 加 有 效 。 外 交 渠 道 耗 盡 無 功 , 方 始 宣 戰 不 遲 。 伊 朗 政 權 有 兩 派 , 跟 侯 賽 因 獨 裁 的 伊 拉 克 不 同 , 出 兵 前 必 須 判 斷 , 是 協 助 激 進 派 鞏 固 了 權 力 , 還 是 有 助 於 溫 和 派 抬 頭 ? 是 讓 激 進 派 在 民 間 鼓 動 盲 目 的 民 族 情 緒 , 還 是 先 與 溫 和 派 的 理 性 開 明 勢 力 暗 相 溝 通 ? 敵 國 一 日 有 兩 派 的 分 歧 , 則 英 美 一 日 不 宜 出 兵 ; 相 反 , 當 敵 國 發 生 了 軍 事 政 變 , 出 了 一 名 暴 君 , 顯 露 了 擴 張 的 野 心 , 國 內 無 從 抑 制 , 出 兵 則 一 日 也 不 容 拖 延 。 太 陽 底 下 無 新 事 , 自 由 世 界 昔 日 對 待 納 粹 希 特 拉 , 到 今 天 的 恐 怖 主 義 國 家 , 辦 法 都 是 一 樣 , 以 自 由 和 人 權 的 價 值 觀 謀 勝 , 而 又 善 用 民 主 制 度 , 化 解 危 機 , 而 不 是 任 由 民 主 制 度 為 敵 國 所 乘 , 散 播 恐 懼 和 怯 懦 , 成 為 內 部 攻 破 堡 壘 的 第 五 縱 隊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