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9日 星期四

茶 餐 廳

有 人 提 出 , 香 港 的 茶 餐 廳 , 應 列 為 聯 合 國 文 化 遺 產 。 茶 餐 廳 是 一 門 獨 特 的 「 香 港 文 化 」 , 一 點 也 沒 有 錯 。 首 先 , 伙 記 招 呼 五 位 客 人 卡 位 就 座 , 旋 即 一 手 抓 來 五 杯 茶 , 重 重 地 擱 在 玻 璃 桌 面 , 就 是 一 門 絕 技 ─ ─ 五 隻 手 指 勾 五 隻 水 杯 ; 食 指 和 中 指 , 因 長 期 夾 香 煙 , 有 點 焦 黃 , 尾 指 的 指 甲 有 兩 寸 長 , 都 浸 在 茶 水 , 只 有 大 拇 指 最 短 , 因 此 , 跟 朋 友 一 起 去 茶 餐 廳 , 坐 下 來 , 我 必 暗 暗 霸 住 伙 記 以 大 拇 指 勾 拿 的 那 杯 茶 , That , 幸 運 地 , 才 是 My cup of tea 。 然 後 是 門 口 收 錢 的 那 道 風 景 : 為 什 麼 茶 餐 廳 櫃 的 那 位 收 銀 珍 , 年 約 四 十 五 , 穿 一 件 粉 紅 低 胸 鑲 彩 珠 片 的 T 恤 , 染 一 頭 棕 中 帶 金 的 亂 髮 , 乳 溝 堆 肚 腩 , 總 令 人 覺 得 : A , 該 老 闆 娘 , 跟 那 個 打 情 俏 的 金 牙 伙 記 昌 叔 好 像 「 有 路 」 ; B , 茶 餐 廳 浸 泡 的 港 式 奶 茶 那 一 條 傳 奇 的 絲 襪 , 就 是 她 昨 天 才 穿 過 的 , 而 且 沒 有 洗 過 ? 此 外 , 就 是 茶 餐 廳 的 廁 所 了 。 都 設 在 一 條 多 水 漬 的 窄 巷 , 打 開 門 , 會 碰 到 一 堆 盛 雞 蛋 的 紙 皮 箱 子 , 上 面 還 擱 幾 隻 籮 筐 的 膠 盆 。 男 廁 的 小 便 盆 和 洗 手 盆 , 尺 碼 皆 似 為 幼 維 園 高 班 生 而 設 。 在 「 如 廁 後 請 記 緊 洗 手 」 的 告 示 之 下 , 拿 開 洗 手 盆 的 膠 喉 , 洗 了 手 , 但 沒 有 肥 , 盛 液 的 金 屬 盒 子 是 空 的 。 想 揩 手 嗎 ? 一 條 晾 了 的 抹 地 布 掛 在 盆 邊 , 硬 硬 的 , 反 而 相 當 淨 。 茶 餐 廳 那 具 高 高 掛 的 電 視 機 , 永 遠 開 播 , 令 人 感 恩 : 不 止 魚 翅 酒 家 的 貴 賓 廳 開 一 部 電 視 , 草 根 的 茶 餐 廳 也 有 的 , 想 一 想 , 不 論 有 沒 有 錢 , 光 顧 的 是 萬 元 一 席 的 天 九 翅 還 是 十 元 一 碟 的 奶 油 多 , 天 涯 共 此 刻 , 全 港 食 肆 都 開 電 視 , 全 民 一 面 進 食 , 一 面 觀 賞 同 一 齣 黃 金 時 段 的 劇 集 , 一 點 也 沒 有 階 級 分 化 , 香 港 其 實 相 當 和 諧 。 聯 合 國 列 為 文 化 遺 產 , 需 有 獨 特 的 文 化 貢 獻 和 特 色 , 只 這 處 有 , 別 的 地 方 無 , 港 式 茶 餐 廳 擁 有 此 一 優 勢 : 當 你 在 品 茶 的 時 候 , 卡 位 後 面 的 那 位 等 待 開 工 的 北 姑 , 正 在 剪 指 甲 , 啪 , 啪 , 啪 , 一 條 指 甲 也 沒 有 彈 過 來 。 桌 上 的 菠 蘿 油 新 鮮 出 爐 , 像 收 銀 珍 的 凸 胸 和 肥 腩 : 很 熱 , 很 柔 軟 , 這 就 是 閣 下 去 美 國 留 學 , 當 校 園 的 槍 聲 沉 寂 , 午 夜 夢 迴 , 你 想 起 香 港 時 熱 淚 盈 眶 的 理 由 。 Hong Kong is my home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