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8日 星期日

“蹂躏”港台

毛孟静:“蹂躏”港台

旧时杀局,近年杀校,如今(意图)杀台。由黄应士领导的公共广播检讨结论,一言蔽之,是香港电台“死不足惜”。
上周的本地新闻,因为教院聆讯,跳出一个rape字。上一次在不是风化案的新闻中见这个字,是八九年六四。那段日子,中外传媒用的,一般都是“屠杀”、“浴血”等字眼,但一本英文杂志的标题,却用上“The rape of Beijing”。要翻译,确是“蹂躏”比较适合。这一次,直觉那份公共广播的报告书,以文字蹂躏港台。
那个检讨委员会的意见抽样过程,号称透明,但“杀台”一,直至两周前由《南华早报》的一篇独家报道披露,一直闻所未闻。讨论本市的公共广播服务,常人常理,自然不离港台。那个报告却说,不是呢,港台有“先天局限”,把它变成独立的,不受政府干预的法定架构,“并非良策”,香港需要一个全新的公共广播名号,港台角色,可“淡出”……,就差没用上“寿终正寝”这四个字。
是吊诡的。殖民时期做的广播检讨,说香港电台因为是政府部门,角色混淆,所以应手搞港台公司化。回归十年后,却说港台因为是政府部门,影响其公信力,所以没资格搞公司化。
同一套理由不同结论
同一套理由,可以得出迥然不同的结论,之谓政治。报告也有自我政治化,自我提出阴谋论,第八十七段这样写:“从开始便一直有人误以为本检讨针对港台,又指责委员会被授意「整治」该台。”由委员会本身如此自行道来,足证社会上确有这番观感。这番观感从何而来,报告中没有也许亦不必阐释,因为大家都心中有数。由曾荫权忽然数说港台不应与民争利,办“金曲”播“赛马”,至有新闻“谣传”说,北京乐於见特区整顿港台及廉署(还看今日由谁出掌廉署),在在凸显港台在当权者的眼中,是如何政治不正确。
报告一方面说,港台前途与我等无关,一方面却又一锤定音,说新的公共广播机构,也与港台无关。
事实是,电子行内中人也多有听闻,政府搞数码广播,连一条频道也没有预留给港台。
是奇怪的,根据常人常理,如果说这个检讨纯粹看大局发展,并非检讨港台存亡,那提出香港应有如此这般的公共广播组织与内容、财务及问责等安排就好,是否将现有的港台套嵌进去呢?由政府谘询公众后决定就是。港台“一无是处”?
却见报告每提港台,就句句冲港台而来。港台固然并不完美,但又有哪个公私机构,堪称运作完美?港台的金牌节目,随便屈指一数有《狮子山下》、《铿锵集》、《头条新闻》等,有口皆碑至也不必特别去讚赏。但整个报告,连一句肯定港台的话都没有。
且把港台与商营机构并排,都因“先天局限,不能完整地发挥公共广播服务的功能”(八十一段)。港台的先天缺陷,包括“作为政府部门的身份,使其独立性蒙上阴影,而且不论公平与否,往往该台节目的公正性受到质疑。港台的电台及电视节目均面对上述种种问题。”(六十六段)。
话到此处,报告却只字不提中大历年的媒体公信力调查,港台永远排第一。要港台的独立性不再蒙上阴影,把港台脱离政府部门行列应属顺理成章吧?
但第九十段续说,“港台有根深蒂固的架构……浓厚的机构文化”,就是改不来。
就是改不来?那个逻辑,就是说因为一种叫A的缘故,某人永远成不了B.但那个A,众人看来不过是环境因素,诸如父母管教太严,不住干预,这个人脱离家庭独立最好。但委员会中人却认为,为时晚矣!此人不能也不准离巢。那这人下场怎样?委员们说不知道,但字里行间,也就提议“谢世”算了。
第九十五与九十六段,最是吊诡。先说“港台是政府部门。委员会认为将来成立公共广播机构后,政府如何调整港台的角色,超越了这次检讨的范围。而把港台转变为公共广播机构的任何建议,也难免会影响政府在这问题上的决定。所以委员会对此不作讨论。”
不作讨论,继而结论:“委员会认为把港台转变成为公共广播机构并非良策,而应组建新的公共广播机构。”
建议?讨论?影响?结论?对不起,实在不齿这种文字游戏。街外人也有跟玩这种文字游戏,偷换概念:话说丰旧时惯叫HongKong Bank,全球化后,改名HSBC,一样好端端的。
但丰真的只是改个名字,实质一样。现在说的并非是某人改了个新名字,而是根本把某人换了个人。
“咬喂你的手”惹祸
八十年代末访张敏仪,已知英殖的布政司夏鼎基老早批评港台:不要咬喂你的手。
今日解读黄应士等的高见乃系:港台有喉舌包袱,所以不能转型做新的公共广播,新的公共广播不是喉舌;但同时根据港台根深蒂固、“不是喉舌”的包袱,港台连纯粹喉舌也做不了,第二五四段说,将来政府新闻处要制作政府广播,公开竞投就可以了。即是说港台横是死,竖是死。真的如此死有余辜?借用报告中一句大陆腔调,请大家“查找问题,予以解决。”
——信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