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0日 星期一

葉 利 欽 與 俄 國 的 短 暫 民 主

蘇 聯 共 產 鐵 幕 的 崩 潰 瓦 解 , 通 常 歸 功 於 兩 方 人 馬 。 一 方 是 美 國 前 總 統 列 根 、 英 國 前 首 相 戴 卓 爾 夫 人 和 前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在 他 們 百 般 施 壓 下 , 這 個 金 玉 其 外 、 敗 絮 其 中 的 體 系 終 於 崩 解 。 至 於 另 一 方 , 一 般 迷 思 以 為 , 前 蘇 聯 領 導 人 戈 爾 巴 喬 夫 居 功 厥 偉 。 此 言 非 矣 。 誠 然 , 戈 爾 巴 喬 夫 失 手 導 致 了 共 產 主 義 的 垮 台 , 可 是 他 的 原 意 向 來 是 要 延 續 其 香 火 。 尋 根 究 柢 , 戈 爾 巴 喬 夫 仍 是 共 產 主 義 的 信 徒 , 他 的 任 務 是 透 過 改 革 讓 共 產 主 義 持 續 運 作 。 從 內 部 一 手 弄 垮 蘇 聯 的 人 其 實 是 葉 利 欽 。 在 一 九 八 ○ 年 代 中 期 , 他 意 圖 摧 毀 共 產 主 義 , 毅 然 決 定 挺 身 對 抗 , 因 而 成 就 了 史 上 最 偉 大 的 解 放 行 動 。
解 放 蘇 聯 不 用 斷 頭 台葉 利 欽 沒 有 動 用 斷 頭 台 就 解 放 了 蘇 聯 。 俄 羅 斯 反 對 派 領 袖 卡 斯 帕 羅 夫 ( Garry Kasparov ) 說 : 「 這 是 俄 羅 斯 史 上 頭 一 遭 , 新 任 統 治 者 沒 有 為 了 集 權 統 治 而 把 輸 家 趕 盡 殺 絕 。 」 葉 利 欽 與 其 他 人 的 不 同 , 「 在 於 他 掌 權 後 沒 有 做 的 事 」 , 也 就 是 「 全 面 清 剿 敵 對 陣 營 」 。 葉 利 欽 改 而 信 奉 民 主 、 自 由 市 場 與 寬 容 的 公 民 社 會 , 但 他 不 知 道 該 如 何 在 解 體 後 的 前 蘇 聯 推 行 這 些 信 念 。 面 對 不 曾 享 有 的 民 主 , 和 僅 有 模 糊 記 憶 的 自 由 經 濟 , 俄 羅 斯 對 自 身 處 境 一 片 茫 然 。 儘 管 立 意 良 好 , 葉 利 欽 卻 身 陷 歧 路 迷 途 。 他 在 下 台 前 親 手 把 國 家 交 給 前 蘇 聯 國 安 局 ( K G B ) 的 情 報 頭 子 普 京 , 現 在 已 證 明 是 對 新 萌 芽 民 主 的 一 大 斲 傷 。 如 同 卡 斯 帕 羅 夫 近 來 訪 問 華 府 時 所 指 出 的 , 今 日 俄 羅 斯 的 政 體 是 獨 一 無 二 的 。 世 界 上 其 他 獨 裁 政 權 是 君 主 、 權 或 軍 事 政 體 , 俄 羅 斯 政 府 卻 是 由 秘 密 警 察 所 有 、 所 治 理 的 政 府 。 今 日 , 一 切 都 由 普 京 授 意 下 令 。 當 年 議 會 舉 行 自 由 大 選 , 讓 葉 利 欽 躍 身 為 俄 羅 斯 的 總 統 及 解 放 者 , 如 今 議 會 卻 已 成 橡 皮 圖 章 。 媒 體 一 面 倒 地 成 為 國 家 宣 傳 工 具 。 各 種 權 力 、 甚 至 是 貪 污 腐 敗 , 都 已 經 在 克 里 姆 林 宮 重 新 中 央 集 權 化 。 二 十 年 前 , 葉 利 欽 選 擇 了 民 主 制 度 為 政 治 策 略 。 普 京 與 其 K G B 政 權 卻 選 擇 了 另 一 種 策 略 : 中 國 模 式 。 他 們 看 到 鄧 小 平 開 放 經 濟 而 維 持 中 央 集 權 , 結 果 達 成 驚 人 的 經 濟 成 果 。 他 們 也 看 到 戈 爾 巴 喬 夫 反 過 來 , 放 鬆 政 治 體 系 而 維 持 可 笑 、 缺 乏 效 率 的 共 產 經 濟 , 結 果 導 致 政 權 與 國 家 垮 台 。
瓦 解 了 一 種 意 識 形 態葉 利 欽 以 不 確 定 、 訓 練 無 素 、 充 斥 貪 污 腐 敗 的 手 法 , 企 圖 同 時 替 政 治 與 經 濟 體 系 鬆 綁 , 結 果 卻 導 致 俄 羅 斯 國 民 生 產 總 額 攔 腰 折 半 , 所 以 普 京 決 定 當 鄧 小 平 第 二 。 鄧 小 平 下 令 鎮 壓 天 安 門 , 一 舉 摧 毀 民 主 希 望 , 普 京 卻 是 按 部 就 班 、 漸 進 蠶 食 民 主 。 俄 羅 斯 民 主 所 剩 幾 希 , 以 至 於 普 京 手 下 本 月 稍 早 痛 毆 莫 斯 科 與 聖 彼 得 堡 反 對 派 示 威 者 時 , 全 球 只 是 不 以 為 意 地 打 了 個 呵 欠 。 葉 利 欽 並 非 首 位 無 法 成 功 革 新 的 偉 大 革 命 者 , 然 而 他 所 成 就 的 , 卻 值 得 我 們 銘 記 在 心 。 他 不 光 瓦 解 一 個 政 黨 、 政 權 或 帝 國 , 他 更 瓦 解 了 一 種 意 識 形 態 。 除 了 在 大 學 英 語 系 所 之 外 , 沒 有 正 常 人 會 把 馬 克 思 主 義 當 回 事 。 普 京 和 他 的 K G B 黨 羽 當 然 也 不 會 。 到 頭 來 , 葉 利 欽 只 是 成 功 地 促 成 俄 羅 斯 從 極 權 主 義 轉 向 獨 裁 主 義 , 並 在 中 間 挾 帶 了 再 短 暫 不 過 的 民 主 。 這 項 進 展 雖 然 遠 比 他 本 人 ( 以 及 我 們 ) 所 希 冀 的 更 為 有 限 , 但 仍 意 義 重 大 。 為 此 , 俄 羅 斯 民 眾 以 及 全 球 其 餘 免 於 受 一 個 邪 惡 帝 國 掠 奪 的 民 眾 , 都 應 該 永 遠 心 存 感 激 。 柯 翰 默 Charles Krauthammer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