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3日 星期一

弗 吉 風 暴

維 珍 尼 亞 州 , 叫 得 好 好 的 , 特 區 時 代 , 要 「 政 治 正 確 」 , 繼 續 「 維 珍 尼 亞 」 下 去 , 華 文 傳 媒 的 文 人 , 大 概 怕 「 祖 國 」 會 生 氣 , 一 起 向 北 看 , 「 統 一 」 為 「 弗 吉 尼 亞 州 」 。 維 珍 航 空 公 司 , 不 知 會 不 會 改 為 「 弗 吉 航 空 公 司 」 。 簡 稱 「 弗 航 」 。 廣 東 話 這 個 「 弗 」 字 , 語 音 曖 昧 , 除 了 時 下 流 行 懶 音 , 跟 英 語 那 個 F 字 母 的 粗 口 發 音 一 樣 , 還 像 「 狒 狒 」 之 狒 , 還 有 一 個 「 淫 窟 」 和 「 屎 窟 」 的 窟 。 維 珍 航 空 公 司 , 一 旦 變 成 「 弗 航 」 , 中 文 譯 名 如 果 呈 送 倫 敦 總 部 , 讓 英 國 老 闆 李 察 布 蘭 遜 審 批 , 布 蘭 遜 一 聽 , 一 定 會 皺 眉 頭 。 成 功 的 老 闆 是 很 精 明 的 , 尤 其 是 英 國 人 , 對 於 文 化 , 別 有 心 得 。 萬 一 布 蘭 遜 從 唐 人 街 請 來 一 個 翻 譯 , 問 : 「 這 個 Fut 字 , 在 Cantonese , 還 有 什 麼 同 音 的 meanings ? 」 翻 譯 答 : 「 那 可 多 了 , 還 有 一 個 意 思 , 叫 做 , 叫 做 … … Hole 。 」 「 Hole ? 什 麼 Hole ? 」 布 蘭 遜 眉 毛 一 揚 。 英 國 人 對 這 個 字 , 通 常 是 十 分 敏 感 的 。 「 我 , 我 不 敢 說 。 」 唐 人 翻 譯 結 結 巴 巴 。 李 察 布 蘭 遜 會 意 , 從 皮 包 掏 出 一 張 五 十 英 鎊 的 鈔 票 , 往 他 臉 孔 上 一 扔 , 說 : 「 Now, tell me 。 告 訴 我 。 」 翻 譯 說 : 「 在 廣 東 話 , 最 普 遍 的 說 法 , 跟 人 體 的 一 個 敏 感 的 部 分 有 關 , 叫 做 呃 、 呃 … … 」 布 蘭 遜 何 等 精 明 , 一 聽 就 明 白 了 , 一 拳 頭 重 重 擂 在 桌 子 上 , 罵 一 句 : F × ck 。 維 珍 尼 亞 州 , 是 多 麼 富 泰 的 名 字 , 變 成 了 「 弗 吉 尼 亞 州 」 , 就 像 把 中 國 ( China ) 譯 為 支 那 , 有 一 種 在 森 林 跟 一 頭 狒 狒 的 紅 屁 股 打 了 一 個 照 面 的 驚 慄 感 。 愛 國 是 不 必 愛 得 這 樣 可 憐 的 。 何 況 特 區 的 華 文 傳 媒 , 譯 名 要 向 北 統 一 , 為 什 麼 還 叫 「 碧 咸 」 , 不 叫 「 貝 克 漢 姆 」 ? 或 者 美 國 總 統 : 大 陸 通 稱 「 布 雜 」 ─ ─ 那 個 雜 字 , 中 國 用 簡 體 , 寫 成 「 什 」 , 像 旺 角 街 邊 的 牛 什 、 豬 什 熟 食 攤 ─ ─ 大 概 是 「 布 × 這 個 雜 種 」 的 網 絡 糞 青 風 格 的 簡 稱 吧 。 又 名 「 布 甚 」 , 因 為 「 為 什 麼 」 跟 「 為 甚 麼 」 是 相 通 的 。 為 什 麼 華 文 傳 媒 卻 又 不 統 一 叫 「 布 雜 」 、 「 布 甚 」 , 反 叫 布 「 殊 」 , 除 了 搞 港 獨 , 還 讓 一 歲 的 嬰 孩 , 聽 見 那 個 布 「   」 , 手 就 往 褲 襠 抓 , 有 尿 尿 的 衝 動 呢 ? 主 管 華 文 傳 媒 的 那 伙 文 人 之 蠢 , 就 蠢 在 這 地 方 。 他 們 都 是 中 大 浸 大 這 個 大 那 個 大 的 新 聞 系 高 材 生 , 都 很 有 自 尊 心 , 當 然 不 會 承 認 自 己 很 蠢 , 他 們 會 堅 持 下 去 的 。 只 是 維 珍 航 空 , 在 這 個 愚 蠢 的 華 文 市 場 , 可 就 有 點 了 。 每 一 次 去 歐 洲 , 經 倫 敦 , 我 都 乘 服 務 優 秀 的 維 珍 , 請 維 珍 的 香 港 總 經 理 , 守 住 這 條 防 線 , 不 要 改 稱 「 狒 吉 」 ─ ─ 聽 上 去 , 像 F × cked up , 也 就 是 「 玩 完 」 的 意 思 。 品 味 , 在 一 個 矇 昧 的 時 代 , 從 來 是 處 於 少 數 的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