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弗 吉 尼 亞 州

一 個 社 會 走 向 集 體 的 愚 蠢 , 往 往 由 細 節 開 始 。 例 如 叫 了 幾 十 年 的 「 維 珍 尼 亞 州 」 , 忽 然 向 北 看 , 華 文 傳 媒 , 愛 國 「 統 一 」 為 「 弗 吉 尼 亞 州 」 。 一 個 香 港 人 , 港 大 、 中 大 、 浸 大 什 麼 的 , 弗 吉 尼 亞 大 , 簡 稱 「 弗 大 」 , 用 香 港 話 來 表 達 , 港 大 既 簡 稱 為 Kong U , 那 麼 弗 吉 尼 亞 大 學 , 自 然 叫 做 「 弗 U 」 了 。 在 蘭 桂 坊 , 一 個 維 珍 尼 亞 大 學 的 香 港 留 學 生 回 港 渡 假 , 在 九 七 吧 , 泡 上 一 個 外 籍 空 姐 。 鬼 妹 叫 了 一 杯 小 香 檳 , 用 很 輕 佻 的 眼 神 看 這 位 高 材 生 , 問 : 「 What university do you go, so? 」 他 答 : 「 I go to 弗 U 。 」 女 方 面 色 大 變 , 答 : 「 Oh, you're going to f × ck me ? 這 就 是 你 在 大 學 所 學 的 ? 」 把 酒 杯 重 重 一 放 , 五 官 扭 曲 成 像 希 拉 莉 。 香 港 仔 急 了 , 連 忙 解 釋 : 「 不 , 我 是 說 , 我 在 University of Virginia 讀 書 。 」 這 時 , 後 面 的 另 一 個 香 港 仔 插 嘴 : 「 我 知 道 了 , 呢 條 友 讀 Regina 讀 的 間 , 即 係 史 丹 福 , 幾 好 , 長 春 藤 喎 好 似 , 唔 怪 得 咁 有 信 心 溝 鬼 妹 喇 。 」 面 對 七 嘴 八 舌 , 鬼 妹 空 姐 不 忿 , 打 電 話 叫 在 街 頭 另 一 家 酒 吧 的 幾 個 飛 機 師 來 , 說 遇 到 了 性 騷 擾 。 四 周 的 香 港 中 國 同 胞 , 眼 見 事 情 鬧 大 , 一 個 貌 似 尹 子 維 的 酒 客 乘 三 分 酒 意 大 罵 : 「 你 鬼 妹 , 唔 係 一 見 面 就 上 咩 , 佢 對 你 有 意 , 單 刀 直 入 , Make 一 個 Request , 有 咩 唔 呀 , 扮 上 菜 ! 」 「 係 , 香 港 回 歸 啦 , Hong Kong is now China , OK ? 」 另 一 個 也 一 隻 手 端 酒 杯 , 另 一 隻 手 夾 一 枝 香 煙 , 嘴 巴 一 呶 一 呶 , 有 點 像 明 星 張 耀 揚 , 凌 空 一 指 一 指 。 留 學 生 有 點 急 了 , 他 不 想 糾 紛 擴 大 , 有 點 娘 娘 腔 地 , 閉 上 眼 睛 , 拚 命 搖 頭 , 緊 急 聲 明 : 「 唔 係 呀 , 我 讀 係 Virginia State U , 我 唔 想 同 佢 咩 , 佢 誤 會 ! 」 「 咩 話 ? 你 讀 Vagina ? 」 第 三 個 酒 客 大 叫 : 「 即 係 Vagina Monologue 間 , 套 舞 台 劇 我 都 有 睇 呀 , 女 勁 爆 粗 , 好 型 呀 ! 」 在 混 亂 中 , 外 籍 空 姐 眼 見 又 是 弗 , 又 是 Vagina , 懾 於 民 族 聲 威 , 乘 亂 逃 去 無 蹤 。 是 雪 梨 , 不 是 悉 尼 , 是 維 珍 尼 亞 大 學 , 簡 稱 維 大 , 不 是 弗 大 , 雖 然 你 妹 妹 的 Pat Pat , 線 條 相 當 迷 人 。 維 珍 尼 亞 州 不 叫 弗 州 , 忽 周 , 是 一 本 內 容 精 彩 的 娛 樂 雜 誌 , 每 冊 只 賣 十 元 , 各 大 報 攤 有 售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