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6日 星期六

雙鬼拍門 2007-5-24

安排黃毓民兄在美堅教會證道,為了多騰出一個停車位給其他來賓,我帶他走了一段路。暖風麗日下,遠遠看到教堂頂的十字架,毓民兄拉住我說:「我們黑白雙煞應該以此為背景拍張照片留念。」
1989年民運風雲變色期間,我們教書的學校人心浮動,忽而熱血沸騰、忽而沮喪絕望。今日和陶傑在「光明頂」拍檔的岑朗天,當時是學生會負責人,組織了不少講座,邀請毓民和我解釋時局,振奮和撫慰學子心靈(陳耀南兄雖然也是校內同事,但那時還未有龍門陣,他較少公開發表政見,因此學生們尚不懂得請高手上陣)。幾次講座過去,學生替老師起了綽號「黑白雙煞」,說演講是「雙鬼拍門」。
據說董慕節的鐵板神數奇準,但如果當年他預測,十八年後我會帶毓民走向這教堂為主證道,我們只會當他在發神經。人生經歷真的曲折詭譎不可預知。想到這一點,只能默誦「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大抵一般教徒要講「溫良謙恭讓」,和毓民一路走來的社會形象不大協調,因此很多人詫異他怎樣信起教來。他解釋,自小生活在教會氛圍中,孩提時期就排隊等教會派發濟貧奶粉與餅乾。常有人以教會在中國派奶粉餅乾為嘲笑話題,當然不是所有排隊的人都走同一條路,但看來還是有其潛移默化作用的。今年復活節,單在北京教堂受洗信眾就有近千人,其中包括許多貧困下崗工人和進城民工,受訪者表示,他們這「被社會遺棄的群體,在教會內得到支持、友愛和幫助」。派奶粉形式會隨時代而變,內裏精神是一樣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