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6日 星期六

三種冒險 2007-5-25

香港來的朋友,你能招待他去什麼地方玩?我只懂得大瀑布,因此尼亞加拉瀑布一日遊,就是黃毓民兄在多倫多連場「奮戰」後的唯一休閒節目。負責接待的朋友還說,瀑布看一眼就夠了,應該帶毓民研究一下瀑布區水利交通建設,以及供應安大略省巨大電力的發電站。
我苦笑說:「毓民又做棟篤笑、又為基督證道、又上公開論壇、又接受多種媒體採訪,難得抽空休息一天,只要去好玩好看的地方就行,發電站關他什麼事?」不料朋友非常嚴肅回應:「毓民經常要學習孫中山行道天涯精神,自嘲自己是行乞天涯。孫先生革命成功不居其位,發願在全國修鐵路,毓民當然也應該趁此良機,考察加拿大先進民生建設,有朝一日可用之於民主化後的祖國。」
如此義正辭嚴,我當然害怕自己成為誤國損友,只好央求義務司機先生載毓民登高,指指河道說,這就是水利交通;路過時又指一指說,這是發電站。比較有意思的是,在瀑布拍攝短片時,朋友說,經常有人藏身在啤酒桶中,滾下瀑布去。但以我所知,這種人中還不曾有中國人。中國人不喜歡拿自己性命去冒這種險。
毓民指?瀑布旁邊的賭場介紹:「中國人喜歡冒的是賭場這種險。」賭場之險固然可以令賭徒家破人亡,但也有機會大撈一筆,比藏身桶中滾下瀑布之一無所得要划算點。至於精神境界,則不是我們的民族性所能談了。這時,同行友人指?另一邊的建築,說是婚姻註冊處。我笑道:「那又是另一種冒險,而且冒的是終生之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