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2日 星期六

「 89 年 的 孩 子 」 電 郵 安 慰 天 安 門 母 親

今 天 是 一 年 一 度 的 母 親 節 。 「 六 四 」 死 難 者 家 屬 、 「 天 安 門 母 親 」 丁 子 霖 和 張 先 玲 , 垂 垂 老 矣 , 但 還 要 忍 受 又 一 個 沒 有 孩 子 相 伴 的 母 親 節 ; 深 圳 母 親 譚 超 雲 , 拖 瘦 弱 的 身 軀 , 不 辭 勞 苦 , 照 顧 四 胞 胎 。 母 親 的 痛 苦 、 孤 獨 , 我 們 要 知 道 、 也 要 行 動 ; 母 親 的 大 愛 , 我 們 要 感 恩 、 要 回 報 。 就 讓 我 們 向 身 旁 的 母 親 說 一 聲 : 「 媽 媽 , 謝 謝 你 。 祝 您 母 親 節 快 樂 。 」


獲 悉 香 港 朋 友 ( 香 港 「 天 安 門 母 親 運 動 」 ) 要 在 5 月 13 日 那 一 天 舉 行 「 失 去 孩 子 的 母 親 節 ─ ─ 人 道 對 待 六 四 死 難 者 家 屬 」 的 活 動 , 同 時 舉 辦 「 六 四 」 死 難 者 圖 片 展 。 我 們 想 , 這 對 於 在 89 「 六 四 」 慘 案 中 失 去 兒 女 的 每 一 位 母 親 來 說 , 都 是 一 個 安 慰 。 母 親 節 這 個 日 子 , 如 同 每 年 的 「 清 明 」 、 「 六 四 」 , 對 我 們 來 說 都 是 一 種 徹 骨 的 痛 。 作 為 一 個 母 親 , 在 這 樣 一 個 日 子 , 怎 能 不 想 起 漸 漸 離 我 們 遠 去 的 兒 女 呢 ? 他 ( 她 ) 們 都 是 我 們 生 命 的 一 部 份 , 怎 能 從 我 們 身 上 割 捨 呢 ? 記 得 在 三 年 前 的 母 親 節 , 我 們 寫 過 一 篇 短 文 , 題 目 叫 《 母 親 節 的 夢 》 。 這 篇 短 文 中 說 : 「 就 我 們 的 理 解 , 母 親 節 是 一 個 具 有 濃 郁 家 庭 、 人 倫 氣 息 的 節 日 。 在 這 個 節 日 , 子 女 們 以 孝 道 來 回 報 母 親 的 養 育 之 恩 ; 而 為 母 者 , 則 不 僅 盡 情 享 受 親 情 之 溫 馨 與 甜 美 , 而 且 還 品 味 由 生 命 之 延 續 得 來 的 喜 悅 與 歡 樂 。 」 然 而 , 失 去 了 兒 女 的 母 親 節 , 對 於 我 們 來 說 , 剩 下 的 只 能 是 一 種 悲 涼 和 痛 楚 。 作 為 一 個 家 庭 , 已 經 破 碎 了 , 我 們 再 也 無 法 從 這 個 家 庭 享 受 到 曾 經 擁 有 過 的 溫 馨 和 甜 美 , 再 也 無 法 從 這 個 家 庭 品 嚐 到 曾 經 擁 有 過 的 喜 悅 與 歡 樂 。 在 前 不 久 , 我 們 從 互 聯 網 上 讀 到 了 一 封 由 一 位 「 89 年 的 孩 子 」 寫 給 「 天 安 門 母 親 」 的 信 。 這 位 孩 子 在 信 的 開 頭 這 樣 說 : 「 所 有 材 料 未 看 完 , 我 已 淚 灑 滿 面 … … 」 接 下 去 她 ( 他 ) 又 說 : 「 近 兩 年 經 過 多 方 了 解 , 方 真 正 了 解 無 辜 百 姓 、 莘 莘 學 子 , 為 國 家 一 腔 熱 血 卻 換 來 如 此 悲 慘 下 場 。 」 她 表 示 , 她 會 慢 慢 的 讓 身 邊 的 朋 友 家 人 了 解 當 年 的 真 相 。 她 說 起 碼 她 這 一 代 不 會 忘 記 。 她 ( 他 ) 的 這 些 話 語 , 我 們 想 誰 聽 了 都 會 受 到 感 動 。 她 信 中 所 說 的 「 材 料 」 , 想 必 是 指 2005 年 我 們 在 香 港 出 版 的 《 尋 訪 六 四 受 難 者 》 一 書 。 這 是 一 本 禁 書 。 我 們 不 知 道 她 是 怎 麼 得 到 這 本 書 的 。 由 此 我 們 想 到 , 保 存 「 六 四 」 資 料 , 還 原 「 六 四 」 真 相 , 對 於 我 們 的 下 一 代 , 是 多 麼 的 重 要 。 在 這 封 信 的 末 尾 , 這 位 孩 子 寫 道 : 「 我 在 您 們 的 身 邊 祝 福 您 們 , 希 望 您 們 為 了 自 己 , 為 了 您 們 失 去 的 愛 子 、 孝 女 們 保 護 好 自 己 , 保 重 自 己 的 身 體 , 我 會 深 深 的 祝 福 您 們 的 , 也 願 九 泉 之 下 還 未 能 瞑 目 的 兄 長 姐 妹 們 能 早 日 得 以 安 息 。 本 人 愚 鈍 無 用 , 不 知 如 何 可 以 幫 助 得 了 您 們 , 希 望 您 們 可 以 告 知 , 我 視 您 們 為 我 自 己 的 父 親 母 親 ! 」 這 封 信 是 我 們 在 母 親 節 得 到 的 最 珍 貴 的 禮 物 。 我 們 已 經 失 去 了 自 己 的 兒 女 , 但 我 們 並 非 孤 苦 無 依 , 我 們 從 更 多 的 孩 子 那 獲 得 了 愛 , 那 同 樣 是 一 種 充 滿 親 情 的 愛 。 最 後 , 我 們 還 要 向 香 港 各 界 同 胞 和 有 關 人 權 組 織 表 示 衷 心 的 感 謝 , 感 謝 他 們 一 年 一 度 在 母 親 節 這 一 天 , 舉 辦 各 種 活 動 , 把 我 們 與 香 港 的 母 親 們 、 姐 妹 們 以 及 她 們 的 兒 孫 輩 聯 結 在 一 起 , 給 我 們 送 來 人 間 的 溫 暖 和 撫 慰 。 丁 子 霖   張 先 玲 「 天 安 門 母 親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