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6日 星期日

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

  「五四運動」八十八周年,北望神州,「五四」精神漸遠,民主遙遙無期,至於香港,「五四運動」是甚麼,恐怕也要費盡唇舌,才能使青年學子略知皮毛。內除國賊 外抗強權  一九一九年四月廿九日,中國代表出席巴黎和會,討論凡爾賽和約關於山東問題條款,規定德國在山東權益讓與日本;五月二日,北洋政府密電中國代表可以簽約。外交委員會事務長林長民在《星報》、《國民日報》撰文:「山東亡矣,國將不國矣,願合四萬萬眾誓死圖之。」北大校長蔡元培把北洋政府此外交失敗;五月三日,北大學生決定五月四日在天安門舉行示威遊行;五月四日,北京學生三千多人聚集天安門,懸掛「還我青島」血書;五月九日,上海各學校全部罷課;五月十一日下午,學生湧到趙家樓交通總長曹汝霖(二十一條簽字人)家,痛打駐日公使宋宗祥、幣制局總裁陸宗輿,並且火燒趙家樓,之後,軍警馳至鎮壓,拘捕學生三十二人;五月十九日,北京二萬五千名學生再次總罷課;六月三日,北京學生為抗衡政府卵翼曹、章、陸,舉行連串街頭演講,有一百七十名學生被捕;六月五日,上海工人有六、七萬人大罷工聲援學生,學生終於獲釋;六月十一日,北大教授陳獨秀在北京鬧市派發《北京市民宣言書》被捕;面對強大壓力,賣國賊曹、陸、章相繼被免職,總統徐世昌提出辭職;六月二十八日,北京各界代表再次請願,中國全權代表陸徵祥拒絕在出賣山東權益的和約簽字。  「五四運動」的導火線,是列強與北京政府在一戰後,山東權益問題的狼狽為奸,引發學生、知識分子的憤怒,掀起「內除國賊,外抗強權」的愛國運動。在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之前幾年,陳獨秀、胡適之推動的新文化運動,以及東西文化論戰,已經使學生和知識分子在思想上鬧革命。民主、科學的口號震天價響。五四推手 互相奧援  陳獨秀辦《新青年》雜誌提倡自由思想,反抗權威,胡適之推動白話文運動,在《新青年》發表文學改良芻議,掀起天翻地覆的文學革命。陳獨秀為文聲援,響應胡適之:「……余甘冒全國學究之敵,高張『文學革命軍』大旗,以為吾友之聲援。旗上大書特書革命軍三大主義,曰:推倒彫琢的阿諛的貴族文學,建設平易的抒情的國民文學;曰:推倒陳腐的鋪張的古典文學,建設新鮮的立誠的寫實文學;曰:推倒迂晦的艱澀的山林文學,建設明暸的通俗的社會文學。」  沒有新文化運動,便沒有波瀾壯闊的「五四運動」。陳獨秀、胡適之又怎樣評價「五四運動」呢?陳獨秀說:  「如若有人問五四運動的精神是甚麼,大概答詞必然是愛國救國。五四特有的精神是(一)直接行動;(二)犧牲的精神。胡適之認為:「自從五四運動以來,中國的青年,對於社會和政治,總算不曾放棄責任,總是熱烈的與惡化的掙扎。」思想自由 相容並包  紀念「五四」,不能不對當時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崇功報德一番。  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年)蔡元培逝世,邵力子在追悼會的特刊中,以「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九個字形容蔡元培,真是沒有比這九個字更確切地形容蔡元培在民國初年辦北京大學,把北大辦成「思想自由,相容並包」的高等學府,培養學生獨立自主,開放進步的思想,沒有蔡元培,便沒有「五四運動」!做過北大校長,也是蔡元培的學生的傅斯年(國民黨遷台後做台灣大學校長),有一篇紀念蔡元培的文章,講了一個故事,說:「在五四前若干時,北京的空氣,已為北大師生的作品動盪得很了。北洋政府覺得不妥,對蔡先生大施壓力與恫嚇,至於偵探之跟隨,是極少的事了。有一天晚上,蔡先生在他當時的一個『謀客』家中談起此事,還有一個『謀客』也在。當時蔡先生有此兩『謀客』,專商量如何對付北洋政府的,其中那個老謀客說了無窮的話,勸蔡先生解陳獨秀之聘,並要約制胡適之先生一下,其理由並非是要保存機關,保存北方讀書人,一類似是而非之談。蔡先生一直不說一句話。直到他們說了幾個鐘頭以後,蔡先生站起來說:『這些事我都不怕,我忍辱至此,皆為學校,但忍辱是有止境的。北京大學一切的事,都在我蔡元培一人身上,與這些人毫不相干。』這話在現在聽或不感覺如何,但試想當年的情景,北京城中,只是些北洋軍匪、安福賊徒、袁氏遺孽,具人形之識字者,寥寥可數,蔡先生一人在那裏辦北大,為國家種下讀書人愛國革命的種子,是何等大無畏的事!」  讀這些文字,真是令人動容!這就是為甚麼八十八年前「五四運動」掀起時,「雖以頑劣之偽政府,猶且不敢攫其鋒」!因為有蔡元培、陳獨秀、胡適之這些先知先覺的偉大人物。  蔡元培「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的人格,今天中國,試問有幾人會表示孺慕?紀念「五四」,追思先賢,不勝唏噓!後記  北美巡迴訪問之旅到了第二站溫哥華,兩場「棟篤串」表演出現撲飛潮,真是令人感動。原來毓民在溫哥華有許多「粉絲」,而中學、大學校友移民來加拿大亦復不少,這幾天真是忙得很愉快。  本文見報日,毓民已經離開溫哥華轉赴卡加利,主持一場演講及一場「棟篤串」表演。近日香港,政治焦點又是政制,然而沒有甚麼可喜之處,至於澳門司警開槍恫嚇「五‧一」示威者,則是令人十分憤怒的惡行,必須口誅筆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