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8日 星期二

回 避 歷 史 的 民 族 沒 有 前 途


六 七 暴 動 四 十 年 , 除 了 個 別 傳 媒 較 為 重 視 , 有 較 大 型 的 專 題 報 道 外 , 不 少 傳 媒 都 在 這 重 大 歷 史 事 件 回 顧 中 缺 席 , 把 六 七 暴 動 當 成 根 本 沒 有 發 生 過 。 我 沒 有 探 究 背 後 的 原 因 , 是 否 又 是 因 為 「 自 我 審 查 」 病 發 作 ? 但 久 而 久 之 , 可 以 肯 定 , 這 筆 歷 史 將 在 我 們 下 一 代 的 記 憶 中 抹 去 , 使 我 們 與 祖 國 大 地 的 同 胞 看 齊 。
暴 動 核 心 層 對 外 噤 聲回 顧 是 為 了 反 思 , 反 思 是 因 為 可 以 從 歷 史 吸 取 訓 , 避 免 重 蹈 覆 轍 。 但 細 看 幾 個 媒 體 專 題 , 來 來 去 去 都 只 是 幾 個 熟 口 熟 面 的 「 當 事 人 」 , 他 們 不 是 細 訴 被 港 英 拘 捕 的 黑 暗 歲 月 痛 苦 回 憶 , 就 是 大 數 殖 民 時 代 民 生 困 乏 官 迫 民 反 , 但 對 於 左 派 陣 營 最 核 心 的 決 策 過 程 , 為 何 要 土 製 炸 彈 遍 地 開 花 , 用 恐 怖 手 段 禍 及 無 辜 , 他 們 要 麼 就 是 懵 然 不 知 , 知 道 的 都 閉 口 不 提 。 很 明 顯 , 傳 媒 訪 問 的 , 都 不 是 核 心 人 物 , 目 前 健 在 的 左 派 暴 動 決 策 層 , 健 康 情 況 仍 佳 , 當 年 的 叱 風 雲 至 今 歷 歷 在 目 , 但 除 了 偶 爾 在 圍 內 圈 子 牢 騷 兩 句 外 , 對 外 則 完 全 噤 聲 。 隻 字 不 提 , 不 是 因 為 心 中 有 愧 , 而 是 因 為 心 情 複 雜 , 心 有 不 甘 , 認 為 當 年 沒 有 做 錯 , 中 央 「 搞 錯 了 , 搞 糟 了 」 的 定 性 , 是 打 擊 了 革 命 群 眾 的 熱 情 , 損 害 了 他 們 的 積 極 性 , 雖 仍 憤 憤 不 平 , 礙 於 組 織 紀 律 , 只 能 忍 氣 吞 聲 。 不 肯 面 對 , 何 來 反 思 ? 這 是 中 國 人 的 劣 根 性 , 跟 日 本 人 沒 有 多 大 分 別 。 對 肯 站 出 來 面 對 的 當 事 人 , 不 得 不 表 示 由 衷 的 敬 佩 。 翟 暖 暉 先 生 是 老 愛 國 , 他 不 只 一 次 對 媒 體 談 到 六 七 暴 動 。 他 擁 有 的 印 刷 廠 , 因 為 印 刷 幾 份 被 殖 民 政 府 視 為 煽 動 報 章 , 「 無 辜 」 被 判 監 禁 , 他 不 但 無 怨 無 悔 , 更 對 六 七 暴 動 作 了 深 刻 的 反 思 。 當 年 因 言 坐 牢 , 翟 老 先 生 明 白 文 字 獄 的 禍 害 , 他 反 對 二 十 三 條 立 法 。 看 到 文 革 一 連 串 政 治 運 動 禍 延 香 港 , 八 十 多 歲 的 翟 老 先 生 隻 身 走 出 來 , 參 與 七 一 遊 行 爭 取 民 主 。 他 希 望 新 一 代 不 要 再 做 思 想 奴 隸 , 要 有 獨 立 思 考 , 要 問 對 與 錯 才 做 。 如 果 當 年 人 人 如 此 , 六 七 暴 動 就 不 會 發 生 。 四 十 年 過 去 , 翟 老 先 生 的 反 省 結 論 , 仍 然 擲 地 有 聲 。
指 摘 日 人 時 也 應 自 省李 怡 先 生 , 日 前 在 他 的 文 章 中 坦 承 他 在 六 七 暴 動 的 角 色 和 參 與 經 過 , 在 左 派 人 人 閉 口 不 談 當 年 事 的 今 天 , 這 是 一 份 相 當 難 得 的 歷 史 材 料 。 李 怡 先 生 政 治 立 場 轉 變 的 心 路 歷 程 , 我 輩 略 知 一 二 。 不 少 離 開 左 派 的 知 識 分 子 , 要 麼 意 志 消 沉 , 要 麼 滿 腹 牢 騷 , 像 李 怡 先 生 仍 然 積 極 揚 聲 克 盡 言 責 者 , 已 是 鳳 毛 麟 角 。 我 建 議 李 先 生 系 統 整 理 有 關 資 料 , 供 來 者 研 究 , 補 歷 史 空 白 。 一 個 刻 意 回 避 , 不 敢 面 對 自 己 歷 史 的 民 族 , 是 沒 有 前 途 的 。 當 我 們 用 手 指 向 日 本 人 的 時 候 , 不 要 忘 記 , 三 隻 手 指 , 正 在 指 向 自 己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