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日 星期三

喧   嘩

中 國 發 出 指 引 , 勸 諭 國 民 , 在 外 國 旅 遊 要 「 文 明 」 , 吐 痰 之 外 , 不 要 太 過 喧 嘩 。 中 國 人 的 喧 嘩 , 是 一 種 現 象 。 相 對 於 那 獨 裁 皇 權 專 制 啞 忍 的 沉 默 , 凡 在 安 全 而 感 覺 良 好 的 時 刻 , 如 果 不 准 喧 嘩 , 一 個 三 千 年 苦 忍 驚 人 的 民 族 , 早 就 像 一 座 火 藥 庫 般 爆 炸 了 。 用 太 極 圈 的 理 論 , 對 於 統 治 者 的 殘 酷 , 中 國 人 鴉 雀 無 聲 的 沉 默 , 屬 陰 。 有 了 錢 而 大 爺 式 消 費 , 看 見 一 櫥 窗 的 珠 寶 、 江 詩 丹 頓 、 LV 手 袋 , 那 股 從 腹 腔 深 處 釋 放 的 壓 抑 長 久 的 亢 奮 , 化 為 一 陣 失 控 的 喧 嘩 , 屬 陽 。 陰 陽 相 濟 , 沒 有 沉 默 , 也 就 沒 有 喧 嘩 , 如 同 沒 有 黑 夜 , 也 就 沒 有 烈 日 。 中 國 人 專 制 皇 權 的 沉 默 , 像 沒 有 星 星 月 亮 的 那 種 原 始 的 黑 夜 , 對 於 其 經 濟 開 放 之 下 的 喧 嘩 , 又 像 日 午 把 土 地 曬 得 焦 炙 裂 的 暴 陽 。 一 些 天 真 的 學 者 不 明 白 : 為 什 麼 中 國 人 的 沉 默 是 錯 , 喧 嘩 也 不 對 呢 ? 中 國 的 魯 迅 抨 擊 過 貧 賤 而 沉 默 的 黑 夜 , 台 灣 的 柏 揚 卻 抨 擊 過 暴 富 而 亢 奮 的 喧 嘩 , 民 族 性 格 的 黑 白 二 元 的 極 端 , 造 成 一 種 張 力 , 令 世 界 人 士 , 對 於 中 國 人 的 面 貌 和 精 神 , 覺 得 是 一 個 謎 。 因 為 喧 嘩 的 心 理 , 有 時 很 複 雜 。 例 如 外 國 人 搞 不 清 楚 為 什 麼 中 國 人 講 手 機 時 聲 浪 巨 大 。 他 們 不 知 道 用 手 機 時 的 喧 嘩 , 有 自 我 標 榜 地 位 身 價 的 一 層 人 際 政 治 。 在 初 次 見 面 的 飯 局 應 酬 之 中 , 各 人 不 知 底 細 , 對 方 有 多 少 實 力 , 大 家 都 在 揣 摸 , 此 時 忽 然 有 一 個 人 的 手 機 響 了 , 他 大 聲 對 話 : 「 張 總 啊 ? 」 然 後 聲 音 提 高 八 度 : 「 那 個 銅 礦 啊 , 沒 問 題 呀 , 您 要 的 美 金 三 個 億 , 荷 蘭 ABN 銀 行 那 邊 我 給 您 搞 定 了 。 美 國 人 那 邊 , 下 星 期 隨 時 可 以 從 紐 約 飛 過 來 。 … … 啊 ? 什 麼 ? 招 待 他 們 住 釣 魚 台 賓 館 ? 我 看 不 用 了 嘛 。 那 幾 個 美 國 人 , 我 跟 他 們 很 熟 , 哈 佛 老 同 學 , 鐵 哥 們 。 給 我 訂 王 府 飯 店 不 就 成 了 嗎 ? … … 成 , 沒 問 題 , 批 文 嘛 , 張 總 啊 , 要 看 你 們 兄 弟 們 啦 … … 」 一 桌 賓 客 , 頓 時 靜 了 下 來 。 講 手 機 的 喧 嘩 , 通 常 有 這 點 玄 機 , 這 是 天 真 的 老 外 永 遠 不 明 白 的 。 雖 然 , 聰 明 一 點 的 , 反 倒 會 站 起 身 , 有 點 不 好 意 思 地 離 座 , 走 到 一 角 落 , 聲 音 降 低 兩 度 , 剛 好 達 到 飯 局 中 最 重 要 的 那 位 權 力 人 物 的 聽 覺 範 圍 之 內 , 讓 他 一 個 聽 見 就 夠 了 。 喧 嘩 的 學 問 , 是 很 深 奧 的 。 在 巴 黎 春 天 百 貨 店 掃 貨 的 喧 嘩 , 反 而 是 最 空 洞 最 低 的 一 層 , 頭 沒 有 權 術 , 真 的 , 只 是 一 陣 從 黑 夜 中 走 出 來 看 見 烈 日 的 真 心 的 狂 歡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