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 星期日

香 港 政 黨 政 治 的 失 語 和 失 落

民 建 聯 主 席 的 六 四 失 言 , 引 起 眾 憤 , 對 香 港 的 「 政 黨 發 展 」 , 是 一 大 打 擊 , 對 曾 蔭 權 的 「 行 政 主 導 」 , 反 而 有 利 。 香 港 的 「 政 黨 民 主 」 發 展 了 二 十 年 , 親 中 政 黨 尤 以 嚴 密 的 「 組 織 紀 律 」 著 稱 , 領 袖 尚 且 如 此 挑 戰 民 情 而 口 舌 招 尤 , 令 人 莫 名 其 妙 之 外 , 還 對 政 黨 質 素 和 形 象 更 不 樂 觀 。 質 疑 歷 史 , 不 是 不 可 以 , 但 必 須 以 民 情 為 本 , 以 事 實 為 念 。 外 國 就 有 一 派 學 家 , 提 倡 「 修 正 主 義 歷 史 學 」 ( Revisionist History ) , 其 代 表 人 物 , 是 歷 史 學 者 艾 榮 ( David Irving ) 。 艾 榮 近 年 的 代 表 作 , 是 著 書 指 述 納 粹 屠 猶 , 一 來 希 特 拉 根 本 不 知 情 , 因 為 沒 有 任 何 白 紙 黑 字 的 指 令 , 屠 猶 是 特 工 頭 子 希 姆 萊 背 希 特 拉 幹 的 ; 二 來 在 集 中 營 毒 氣 室 殺 兩 百 萬 人 , 從 一 九 四 三 年 開 始 到 盟 國 戰 勝 , 以 歐 洲 的 幾 個 集 中 營 的 焚 化 爐 數 量 , 根 本 不 可 能 。 艾 榮 去 年 在 奧 地 利 被 判 身 為 「 活 躍 的 納 粹 屠 猶 否 認 者 」 ( Active Holocaust Denier ) , 罪 名 成 立 , 監 禁 十 月 。 艾 榮 爭 議 歷 史 , 不 止 這 宗 , 曾 著 述 控 訴 前 首 相 邱 吉 爾 轟 炸 德 萊 斯 頓 , 指 其 濫 殺 平 民 二 十 五 萬 。 波 蘭 受 納 粹 侵 略 後 , 德 國 在 卡 廷 森 林 發 掘 出 四 千 多 名 波 蘭 官 兵 的 屍 體 , 指 出 是 史 達 林 下 令 屠 殺 。 波 蘭 的 流 亡 領 袖 史 哥 斯 基 , 本 來 與 蘇 聯 友 好 , 因 卡 廷 事 件 而 反 目 。 一 九 四 三 年 , 史 哥 斯 基 從 中 東 檢 閱 了 波 蘭 的 流 亡 軍 , 飛 回 英 國 , 飛 機 在 直 布 羅 陀 上 空 墜 毀 。
艾 榮 指 出 , 史 哥 斯 基 為 邱 吉 爾 下 令 暗 殺 , 因 為 邱 吉 爾 想 在 戰 後 把 波 蘭 送 給 蘇 聯 。 英 國 人 對 他 的 論 斷 , 大 為 震 驚 。 這 還 不 算 , 艾 榮 又 指 一 九 五 六 年 匈 牙 利 反 蘇 起 義 , 實 際 上 是 反 對 匈 共 政 府 的 猶 太 統 治 。 艾 榮 在 英 國 的 史 學 界 備 受 嘲 弄 , 指 他 證 據 不 全 , 又 喜 發 驚 人 之 論 , 英 國 許 多 輿 論 不 承 認 他 是 「 歷 史 學 家 」 ( Historian ) , 只 說 是 「 歷 史 學 者 」 ( Historic Writer ) , 但 像 指 鄭 和 發 現 了 美 洲 大 陸 的 《 一 四 二 一 》 一 樣 , 這 種 故 事 書 一 般 都 很 暢 銷 。 艾 榮 對 屠 猶 的 結 論 , 雖 然 否 定 , 卻 還 不 至 於 提 出 「 不 信 把 二 百 萬 隻 豬 不 斷 送 進 焚 化 爐 去 , 持 續 三 年 , 看 看 燒 不 燒 得 光 」 , 或 否 定 「 種 族 滅 絕 」 ( Genocide ) 之 說 , 指 「 如 果 真 的 滅 絕 了 , 那 麼 今 天 的 以 色 列 何 來 還 有 那 麼 多 活 的 猶 太 人 」 之 類 , 否 則 麻 煩 恐 怕 更 大 。 在 香 港 做 一 個 「 親 中 愛 國 」 政 黨 人 物 , 處 境 相 當 尷 尬 , 不 但 是 政 黨 的 痛 苦 , 也 是 香 港 「 政 黨 政 治 」 之 不 幸 。 因 為 中 國 認 為 , 香 港 要 發 展 民 主 , 必 須 先 解 決 香 港 人 的 「 愛 國 」 思 想 問 題 。 甚 麼 是 「 愛 國 」 ? 鄧 小 平 本 來 講 過 : 「 只 要 擁 護 祖 國 的 統 一 , 只 要 尊 重 自 己 的 民 族 」 , 就 是 愛 國 了 。 以 豬 與 中 國 人 來 類 比 , 算 不 算 「 尊 重 自 己 的 民 族 」 , 大 可 爭 議 , 但 「 愛 國 」 的 魔 咒 , 困 擾 一 個 壟 斷 了 「 親 中 愛 國 」 定 義 的 政 黨 , 卻 是 不 幸 的 事 實 。 「 國 家 」 是 一 座 房 子 , 中 國 這 座 房 子 , 年 代 古 遠 , 歷 代 統 治 過 中 國 的 不 同 的 政 權 , 就 像 房 子 業 權 買 賣 之 間 的 不 同 的 業 主 。 更 換 了 業 主 , 擁 有 這 所 房 子 , 就 對 房 子 下 令 裝 修 , 有 的 開 一 座 花 園 , 有 的 粉 飾 一 層 油 漆 , 有 的 拆 掉 一 座 陽 台 , 有 的 在 天 台 僭 建 一 個 廁 所 。 歷 代 的 中 華 兒 女 , 只 是 這 座 房 子 的 租 客 , 不 幸 對 房 子 的 裝 修 並 無 發 言 權 。 業 主 之 間 打 來 打 去 , 房 子 也 備 受 糟 蹋 , 然 而 我 們 愛 這 座 房 子 的 基 本 結 構 ─ ─ 中 國 的 詩 詞 、 京 戲 、 崑 曲 、 建 築 、 中 國 的 武 術 、 醫 藥 、 服 裝 、 南 北 的 美 食 。 中 國 的 文 化 擁 有 許 多 美 好 而 精 緻 的 回 憶 , 一 度 是 三 千 年 來 這 座 房 子 的 土 木 基 礎 。 沒 有 一 個 中 國 人 , 生 下 來 不 喜 歡 自 己 的 房 子 , 因 為 從 小 在 房 子 長 大 , 擁 有 許 多 感 情 。 房 子 是 久 遠 的 , 業 主 是 更 迭 的 , 熱 愛 這 座 房 子 , 不 一 定 認 同 一 時 的 業 主 , 更 大 可 以 厭 惡 業 主 專 橫 而 庸 俗 的 裝 修 。
所 謂 「 愛 國 」 的 問 題 , 一 點 也 不 複 雜 , 例 如 , 法 國 最 近 大 選 , 主 張 市 場 經 濟 的 薩 爾 科 齊 上 台 , 準 備 推 動 經 濟 改 革 , 學 習 英 國 的 「 小 商 店 經 濟 」 , 改 變 法 蘭 西 的 悠 閒 文 化 。 這 就 是 動 手 裝 修 了 。 一 個 唯 美 主 義 者 , 不 會 同 意 薩 爾 科 齊 的 政 策 , 但 這 位 新 業 主 , 是 法 蘭 西 的 房 客 票 選 出 來 的 , 喜 愛 法 國 文 化 的 人 , 雖 然 有 點 擔 心 , 終 究 沒 有 甚 麼 辦 法 。 所 謂 「 愛 國 」 的 問 題 , 對 於 一 個 心 智 成 熟 的 現 代 公 民 , 不 會 造 成 任 何 困 擾 , 不 會 成 為 包 袱 的 魔 咒 。 中 國 人 一 天 迷 失 在 政 治 詞 彙 的 裝 修 迷 宮 , 分 不 清 楚 業 主 和 房 子 的 業 權 問 題 , 最 好 一 天 不 要 模 仿 西 方 , 搞 甚 麼 民 主 普 選 , 做 一 個 沉 默 的 房 客 , 吃 飽 了 , 炒 炒 A 股 , 做 人 會 更 快 樂 。 至 於 「 六 四 」 問 題 , 要 求 特 區 政 府 官 方 「 定 調 」 , 則 曾 蔭 權 政 府 宜 慎 重 , 香 港 不 再 是 英 國 殖 民 地 , 對 許 多 政 治 歷 史 事 件 的 「 定 調 」 , 當 然 不 能 跟 從 歐 美 , 正 如 一 九 六 七 年 的 左 派 暴 動 , 今 日 「 官 方 定 調 」 , 必 然 是 「 愛 國 同 胞 反 抗 殖 民 地 殘 暴 統 治 的 反 英 起 義 」 。 曾 蔭 權 有 許 多 大 事 要 忙 處 理 , 連 二 十 三 條 , 一 度 「 急 如 星 火 」 , 曾 蔭 權 也 宣 佈 不 會 「 優 先 立 法 」 , 面 對 「 鄰 近 地 區 」 的 一 堵 粉 漆 曖 昧 的 牆 壁 , 曾 蔭 權 舉 頭 三 尺 , 皇 恩 在 上 ; 俯 首 六 百 萬 , 民 望 在 下 , 他 又 能 「 定 」 甚 麼 「 調 」 呢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