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6日 星期三

長話短說-十八年前「五一三」……

今年的母親節,我的節目十分豐富,儘管家母已於2003年秋天逝世,但人間不平事,卻令我不能自已。早上,赴澳示威被拒入境,遭遣返香港後,又要馬不停蹄,到旺角列席支持天安門母親之活動;不旋踵,即要趕往醫管局門外,聲援被政府歧視之港人內地妻子,為這批可憐孕婦,遭漫天開價、分娩無門而抗議。不過,這與18年前的5 月13日比,卻是等閒事。當年,一次震動世界的集體抗爭,就在這一天爆發,當日下午,北京大學的三角地人聲鼎沸,群情激動,莘莘學子,數以百計,來自不同院校,帶殉道者的悲憤,憧憬嶄新抗爭里程,在吃過老師們宴請的最後午餐,將會騎車出發到天安門,如期舉行集體絕食,抗議中共政府鎮壓愛國民主運動,抹黑學生請願示威。重讀《絕食書》仍心潮澎湃想當年,從4 月16日胡耀邦逝世開始,由學生發動的示威、請願潮,因當局的麻木不仁而不斷膨脹,由當初要求正確評價這位被黜的黨魁,平反他鎮壓1986年學運不力之過,到鄧小平拍板發表「4 .26」社論,污衊學運是「動亂」,繼而爆發4 .27愛國民主大遊行,數以十萬計的學子不顧禁令,衝破黑警封鎖而走上街頭,得到群眾夾道歡迎,首都萬人空巷,要求民主、自由的呼聲,得到民間反貪腐、反官僚的熱烈和應!北京高校自治聯會提出,包括開放言禁、實行新聞自由,容許結社自由,與「高自聯公開對話,撤銷4 .26社論……」等七項要求,都一一被拒絕。5 月4 日,高校學生舉行紀念五四運動七十周年大遊行後,宣布復課,以示和解。但隨後的,卻是中共當局偵騎四出,加強逼迫,繼續抹黑。於是,5 .13絕食遂破土而出,並轉化為悲壯的大絕食,破天荒、破紀錄,永垂青史!18年後,重讀《絕食書》再聽聽學子們的心聲,仍然心潮膨湃,不能自已:「在陽光燦爛的五月,我們絕食了,在這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國家是我們的國家,人民是我們的人民,政府是我們的政府,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1989年6 月4 日血腥鎮壓中學生流的血,我們能讓他白流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