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

香 港 的 主 權 問 題

李 後 說 : 「 有 主 權 而 沒 有 治 權 是 空 的 ! 」
上 週 , 筆 者 在 本 欄 講 述 頭 一 趟 訪 京 時 , 與 另 外 六 位 法 律 界 團 員 , 跟 國 務 院 港 澳 事 務 辦 公 室 ( 港 澳 辦 ) 人 員 會 面 , 首 次 知 悉 國 家 領 導 人 有 收 回 香 港 之 意 。 由 於 副 主 任 李 後 對 本 人 的 回 應 大 感 不 滿 , 當 場 怒 氣 沖 沖 的 質 疑 我 對 自 己 、 對 香 港 同 胞 沒 信 心 , 並 舉 出 新 加 坡 為 成 功 的 例 證 。 筆 者 回 答 他 說 : 「 香 港 的 情 況 , 與 新 加 坡 不 同 。 新 加 坡 是 一 個 獨 立 國 家 , 如 果 香 港 將 來 都 是 獨 立 國 家 , 那 管 治 者 即 使 不 是 精 明 能 幹 的 李 光 耀 , 而 是 毫 無 從 政 經 驗 的 李 柱 銘 , 相 信 也 能 把 香 港 管 理 得 頭 頭 是 道 。 」 接 下 來 , 團 員 們 輪 流 發 表 意 見 , 大 致 都 是 表 達 對 國 家 收 回 香 港 的 種 種 憂 慮 , 唯 獨 有 一 人 持 不 同 的 看 法 。 他 是 一 名 見 習 律 師 , 為 在 場 團 員 中 , 最 年 輕 的 一 位 。 由 於 他 持 有 加 拿 大 護 照 , 香 港 的 前 途 , 於 他 來 說 , 可 謂 無 關 緊 要 。 他 竟 然 口 出 狂 言 的 問 在 座 內 地 官 員 : 「 既 然 領 導 人 想 收 回 香 港 , 為 何 要 等 到 一 九 九 七 年 才 收 回 , 而 不 是 現 在 呢 ? 」 對 於 其 言 論 , 大 家 都 沉 住 氣 , 未 有 直 斥 其 非 。 後 來 , 這 位 見 習 律 師 的 胡 言 亂 語 , 被 另 一 位 團 員 痛 罵 : 「 既 然 你 遲 早 都 會 死 , 為 何 你 現 在 不 去 死 ? 」 但 這 都 是 後 話 了 。
團 員 各 自 表 述 自 己 的 意 見 後 , 鑑 於 六 位 成 員 ( 包 括 本 人 ) 都 對 於 祖 國 收 回 香 港 有 保 留 , 故 我 們 便 試 建 議 中 央 , 九 七 年 一 併 收 回 香 港 、 九 龍 和 新 界 後 , 不 如 考 慮 再 立 新 的 租 約 , 繼 續 將 香 港 、 九 龍 和 新 界 全 「 租 」 予 英 國 政 府 管 治 。 這 樣 , 毫 無 疑 問 , 主 權 就 已 歸 還 國 家 手 中 , 只 不 過 好 像 屋 主 租 屋 予 租 戶 般 , 屋 的 主 權 始 終 是 屬 於 屋 主 的 。 李 後 聽 後 的 反 應 非 常 決 絕 , 他 說 : 「 有 主 權 而 沒 有 治 權 是 空 的 ! 」 雙 方 的 意 見 判 若 雲 泥 , 會 議 可 說 是 不 歡 而 散 。 返 回 酒 店 後 , 團 員 們 往 觀 光 的 興 致 盡 失 , 覺 得 國 家 收 回 香 港 一 事 , 事 關 重 大 , 無 奈 , 會 議 卻 在 不 愉 快 的 氣 氛 下 結 束 , 我 們 認 為 有 必 要 全 體 開 會 商 討 對 策 。 我 們 最 後 決 定 去 函 國 家 領 導 人 , 重 申 立 場 , 論 述 建 議 , 負 責 執 筆 的 , 是 新 華 社 代 表 葉 少 儀 和 已 故 的 副 團 長 廖 瑤 珠 。 我 們 把 第 四 天 的 行 程 取 消 , 大 家 整 天 待 在 酒 店 裡 , 一 起 將 信 函 的 內 容 反 覆 修 訂 。 由 於 廖 瑤 珠 在 京 人 脈 廣 , 所 以 便 由 她 將 信 件 交 予 領 導 人 。 信 件 發 出 後 , 事 情 總 算 暫 告 一 段 落 。 有 團 員 提 出 國 家 領 導 人 欲 收 回 香 港 一 事 , 定 會 在 港 造 成 極 大 的 回 響 , 故 建 議 大 家 回 港 後 不 要 公 開 此 消 息 。 所 有 團 員 均 表 認 同 , 因 此 , 大 家 決 定 對 此 守 口 如 瓶 , 待 細 心 觀 察 事 情 發 展 後 再 說 。 《 聯 合 聲 明 》 公 布 後 , 一 切 既 成 歷 史 , 大 家 都 覺 得 再 也 不 用 保 密 了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