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1日 星期四

北京老胡致李登輝書

---------------------------
前同志李登輝:
你好!照我們紀錄,老兄本為日本共黨黨員,

所以以同志相稱,以示友好,兼且老兄已與阿扁反目,
以敵人的敵人即朋友的原則, 你當然是我的朋友。
加以日本與我黨有長遠合作關係,而新中國的成立亦得其相助,
老兄身為半個日本公民即我的友人。
老兄老謀心算,定必看到中日外交近年所出現的問題總的來說只有兩點.

1. 中日海岸分界資源(包括釣魚台〉爭議。
2. 中日對二戰歷史看法(包括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問題。
其他的都是小事。在穩定壓倒一切, 創造和諧社會的旗幟之下,
只要能增加財富什麼國界資源都可坐下慢慢來談。
二戰歷史,我們小平同志早就和日方秘密達成協議各自表述,
各有各自圓其說,縱然有互相指責也只是愚民之舉,
用教科書為人民清洗腦袋是一向做法。
歷史為黨服務天經地義, 外人不得說三道四。
而當時各次大屠殺死的是國民黨軍民,
對我黨有漁人之利,這些真相怎能公諸於世。
慰安婦者自古已有,我們現在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祖國就更多,
據國家統計局報告,佔國民生產總值百份比也不少,
各大小城鄉,街頭巷尾,環肥燕瘦, 為國家繁榮貢獻極大。
加上我國現行一孩政策, 幾十年來男多女少,
沒有此等行業,如何保持社會安定,這又是國家難言之隱,
如日方道歉,即在我傷口擦鹽, 萬一引起民變,動我江山,
壞我黨萬世基業,我為轉移視線, 可能對台有所動作,
老兄必先審時度勢,切記為勿輕談慰安婦問題,橫生枝節。
老兄此行如能與我兩國合作,保持現形狀,

不動聲色,他朝百年歸老,靖國神社輿八寶山風水寶地,任擇其一,
決不食言。

中南海
老胡 僅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