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3日 星期三

廣西容縣石寨鎮華六村大嶺隊蘇品洪家遇劫

以下幾篇寫實紀要是國內一位網友轉去'自由香江'的. 他希望香港朋友能幫忙把這幾篇文章廣傳去香港的傳媒, 報章, 和網站. 因為, 這些把政府血腥暴行報導出來的文章, 跟本貼不上去大陸那些論壇, 總是一貼即删. 我相信香港人是熱心的, 一定會出手相助 ... 這裡的朋友, 你會嗎 ?

廣西容縣石寨鎮華六村大嶺隊蘇品洪家遇劫

石寨奇觀(文章原題目,因害怕被删貼,原作者只好改成這個題目,但還是難逃厄運被删了)

  又是2007年5月5日,怎麽這麽多的罪惡都集中發生在這一天呢?就如此9。11相對于美國,雙五節對于容縣人來說應該是一個縣難日!  5月5日的上午,籠罩在山野間的迷霧尚未散去,初生的太陽躲藏在朦朧的迷霧背後半睜著懶慵的眼睛,仿佛連它也不敢直面這即將發生的人間罪惡。老實巴交的63歲老農民蘇品洪怎麽也不會想到,一場驚心動魄的刀光棍影即將在他的面前演繹。  九時許,一個由11輛小車,一輛後驅車組成的車隊,浩浩蕩蕩地開到了容縣石寨鎮華六村大嶺隊蘇品洪家附近的公路上停下。坐在門口的老蘇何曾見過這樣的陣仗“臨幸”他的家,在他尚未回過神來的時候,車門紛紛打開,轉眼間冒出了一大群身穿迷彩服的“國軍”。“國軍”下車後,即時封鎖了周圍附近的各處路口。這樣一來,蘇品洪右邊山嶺上的家,左邊路旁的碾米機房,就完全暴露在這一群“軍人”面前。這時,一個瘦高長臉嘴袋略凹的中年男人趾高氣揚地帶領那幫“部下”走上了老蘇右邊山嶺的家,然後一聲令下:“統統將房間的門打開。”  這時,蘇品洪的老伴,60多歲的張惠珍穿著洗得發白的黑色衣服和破爛的解放鞋正坐在自家屋門口的旁邊度空心菜準備早餐。相對于平時黨員會的溫文爾雅,這個有著37年黨齡的女黨員又何曾見識過“石寨黨”如此的來勢汹汹?嚇得面無血色的她瑟瑟發抖地摸索出鑰匙,好一會才將自家的房門打開。之後,從上下牙齒打架的嘴裏對媳婦梁美祝斷斷續續地吐出了一句:“快。。。點打開。。。。你的。。。房門。。。”而這個來自百色地區身材矮小的小婦人更像是被嚇破了膽,驚恐之中却怎麽也打不開房間的門。。。。。。  就在這時,只見一個身穿迷彩服頭戴鋼盔站在老蘇廳堂門口的“勇士”,瞥見了廳堂裏面的一把平頭大砍柴刀,隨即撲過去將刀搶在了手上,然後像瘋狗般亂竄。先是將梁美祝扯開倒退好幾步,然後只見身影忽閃,大脚一踩,梁美祝的房門應聲而開幷依依不捨地倒在了地下。這位瘋狂了的“操刀手”還不解恨,再在破爛的門上補上幾刀,然後調轉身子瞬間到了窗口,只見刀光閃閃,木屑紛飛。刀光舞動處,兩扇完好的窗戶被卸了下來。在漸趨于明亮的陽光的照耀下,留下了刀客凶惡殘暴的怪异的身影。木制的窗子在這神妙的刀法中“身首异處”,“魂”斷處尖削鋒利,工整的刀砍痕迹“賞心悅目”。想必魯班在這“鬼斧神工”的人間杰作面前也自嘆弗如!  看來,這幫“石寨黨”是有備而來,打定了是要拿老蘇來“殺鶏儆猴”的。在刀客施暴期間,上世紀70年當時尚是女青年就加入了偉大光榮正確的党的張惠珍曾多次向那個瘦高的“石寨党”頭目苦苦哀求:“請給我們一個鐘頭的時間好嗎?我們馬上借錢交罰款。”“不行。”冷冰冰的聲音猶如一盆冷水當頭潑來。“你們通知書上不是說8號才到期限的嗎?”女黨員爭辯著。“誰叫你們不早交,現在遲了。”“石寨党”頭目不但不將這個黨內女分子放在眼裏,而且還叫部下將女黨員及幾個圍觀的婦女趕入女黨員的房間,然後罪惡繼續進行。一陣劫掠之後,“石寨党”頭目大手一揮,“國軍”又涌向了路邊的機房。  老蘇一看陣勢不對,心裏一緊,連忙帶著哭腔向“石寨党”頭目哀求:“這是我的機房,我與兒子已分了家,請不要動我的機房。”頭目一聲怒喝:“你的又怎麽樣?你兒子欠我們的錢,你做老子的就不用還嗎?誰叫你兒子超生。”“我還我還,請給我一個鐘頭的時間,我馬上借錢還。”老蘇還抱著一綫希望,以爲這樣就可以保得住他的機房。誰知,一個晴天霹靂在頭上響起:“不行,五分鐘之內拿不出錢來,就砸你的機房。”老蘇絕望了:“到信用社去領,也沒這麽快啊?”“給我砸!”“石寨党”頭目一聲令下,只見一身穿迷彩服五大三粗的健壯男人不知從哪里拖來一根直徑約15厘米齊人高的大木棒,對準碾米機房門口左邊的砂磚墻一陣瘋狂的撞擊,一下,二下,三下。。。。。。在棍影的交錯中,磚頭紛飛,凝聚著老蘇一生心血和希望的機房的墻壁終于被砸開了一道深約50厘米長約150厘米的口子。老蘇臉色一陣蒼白,剛想喘口氣,誰知一陣劈嚦啪啦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老蘇睜眼一看,機房屋頂的瓦碎了一地,一道兩米長一米寬的缺口呈現在老蘇的眼前。承受能力已超出極限的老蘇一陣暈眩,軟綿綿地塌坐在地下。隨後,神棍只輕輕一揮,機房的門便應聲而開。老蘇眼睜睜地看著這幫“石寨党”暴徒搬走了機房內的大部分物品幷砸凹了裝谷的錫池。  這就是2007年5月5日發生在容縣石寨鎮華六村大嶺隊蘇品洪家的一場刀光棍影。有著37年黨齡的女黨員張惠珍做夢也不會想到,在提倡和諧社會的今天,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會發生這種暴行。事後她常常喃喃自語:“我親愛的黨啊,您怎麽會變了樣?” 原文作者:原子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