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2日 星期二

「卑賤疙瘩」長滿身的動物!

明報.世紀版.我思我在近思隨寫  篡改歷史的人是怯懦的,卑賤的。  日本人篡改侵華歷史受盡唾駡,但是仍然是厚顏無恥年復年的把真的說成假的。當初略懂中國文化時,誤以為徐福是避秦高人,於是認做徐福後代,稍為知道中國事,又妄稱太伯之後,要與中國爭正統,及至唐代,又造了一個故事:隋煬帝時,倭王向中國致書,稱「日出處天皇致書日沒處皇帝。」。明朝,日本天皇下詔,稱天下四海,歷世向中國求封為日本國王,即如豐臣秀吉亦因欲借伐朝鮮而問鼎中原,為日本後世人敬仰,一樣受中國之封。自大又自卑的矛盾心理,是一種「卑賤疙瘩」,好比是絕嫡之子,一朝得志,便要滅長宗之門。日本侵華,殺人無數,恐怕就是這種變態心理的極致。日本人二千多年歷史,由部落到帝國,一面是學人,學得維肖維妙,一面要做人上人;一面覺得不如人,一面又要欺負人。即使到了今天,日本是一個民主開放的國家,性急多疑小器的民族性格絲毫沒有改變。形勢稍為順轉,便要指鹿為馬,混淆是非,繼續做假!  失去記憶力的人會變成白癡,失掉記憶力的民族,會下落到原始狀態;歷史意識薄弱的民族不會有什麼前途。過去與現在、將來一樣,都是時間的觀念,但是人類生活的時間與隨着時鐘分針擺動的「物理的時間」不同;人類的生活的時間是心理的時間,精神的時間,憑着人類特有的記憶作用,常將過去與現在或將來連成一體。我們當下的存心動念,會把過去發生的一些事牽扯一起。這就是為什麼到了今天,中國領導人還是要求日本人正視歷史;這也就是為什麼還有中國人鍥而不捨的向日本人索償。日本人的回應亦是一以貫之的篡改歷史,繼續突顯其卑賤。  「六四慘案」十八年了,總是有人蠢蠢欲動,要為殺人者「平反」,那不是遺忘,而是在傷口灑鹽。「沒有『屠殺』,沒有『血流成河』,更遑論『屠城』」;怎麼到今天才為這幾個根本不能形容八九年春夏之交那一場血腥罪惡於萬一的漢字「釋義」?  是稍為輕率嗎?當然不是!  是正視歷史嗎?決計不是!  司徒華駡那廝「可恥」。這不是「可恥」二字可以形容的。這是喪盡天良,這是與他擁護的政權十八年前殺人一樣,是泯滅人性。可恥是用來形容人的,不是用來形容「卑賤疙瘩」長滿身的動物。  日本人侵華,殺我同胞,死不認錯,還要篡改歷史,那是「卑賤疙?」長滿身; 「六四慘案」是中共政權殺人民,內心虛怯,生怕像國民黨因「二二八事件」背負惡名一樣,有朝一日要還清血債,所以戒慎恐懼,最好不提,奈何偏偏就有「卑賤疙瘩」長滿身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