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2日 星期六

噢 啦 啦

法 國 大 選 , 選 出 了 匈 牙 利 裔 的 薩 高 齊 。 美 國 總 統 布 殊 和 英 國 首 相 貝 理 雅 的 賀 電 到 得 最 早 , 法 國 名 記 者 波 瓦 說 : 「 這 兩 個 人 的 賀 電 最 早 到 , 令 我 擔 憂 , 他 們 不 應 該 是 薩 高 齊 的 朋 友 , 也 不 該 是 薩 高 齊 學 習 的 對 象 。 」 因 為 新 的 總 統 想 把 法 國 「 打 造 」 成 英 美 自 由 市 場 經 濟 的 工 作 狂 熱 社 會 , 所 以 這 個 男 人 一 當 選 , 全 國 暴 動 , 燒 毀 了 三 百 七 十 輛 汽 車 。 優 秀 的 民 主 社 會 , 也 有 暴 動 的 , 至 少 有 四 成 多 法 國 人 不 服 , 他 們 秉 承 法 國 大 革 命 傳 統 , 在 街 上 示 威 、 燒 汽 車 、 跟 警 察 開 戰 , 法 國 人 連 街 頭 暴 力 也 有 浪 漫 的 美 感 , 不 像 遠 東 的 社 會 , 幾 百 名 工 人 示 威 , 大 驚 小 怪 , 一 個 「 抽 水 哥 」 向 天 空 砰 砰 砰 的 開 幾 鎗 , 就 釀 成 塌 半 邊 天 了 不 得 的 「 風 暴 」 , 這 就 是 文 明 大 國 的 風 範 。 法 國 人 動 不 動 就 叫 : 噢 啦 啦 。 他 們 不 想 「 搏 殺 」 , 他 們 不 想 「 白 手 興 家 」 , 不 想 創 業 做 大 老 闆 , 不 想 中 六 合 彩 多 寶 , 也 不 想 做 千 億 風 水 富 豪 。 法 國 人 不 愛 錢 , 只 愛 享 樂 , 只 有 在 法 國 , 享 樂 不 必 跟 財 富 掛 。 享 樂 不 等 同 「 消 費 」 , 而 是 一 種 態 度 。 法 國 的 打 工 仔 , 遇 到 一 星 期 的 一 天 公 眾 假 期 , 如 果 假 期 在 星 期 五 , 自 然 叫 做 「 長 周 末 」 , 但 如 果 假 期 在 星 期 的 中 間 , 譬 如 星 期 三 , 法 國 人 把 這 天 假 期 叫 做 「 橋 樑 」 ( Le Pont ) ─ ─ 一 條 橋 擋 在 眼 前 , 怎 麼 辦 ? 辦 法 是 走 過 去 ─ ─ 法 國 人 喜 歡 一 舉 把 星 期 四 五 的 積 假 也 領 掉 , 變 成 一 個 迷 你 的 長 假 期 。 法 國 是 一 個 享 樂 國 家 、 品 味 國 家 , 而 不 是 一 個 經 濟 國 家 。 外 國 人 不 要 把 自 己 的 一 套 搏 殺 的 經 濟 信 念 , 什 麼 阿 當 史 密 、 佛 利 民 之 類 , 強 加 在 法 國 人 頭 上 , 只 看 「 經 濟 」 一 樣 , 為 薩 高 齊 當 選 而 歡 呼 , 是 門 外 漢 之 見 , 法 國 人 就 是 要 七 分 懶 洋 洋 、 三 分 酒 醉 的 時 候 才 充 滿 獨 特 的 美 感 , 正 如 李 商 隱 的 無 題 愛 情 詩 , 跟 杜 甫 的 「 三 吏 三 別 」 不 同 , 正 如 在 中 國 抗 戰 時 代 , 偏 要 描 寫 小 女 子 閨 怨 情 愁 的 張 愛 玲 , 跟 其 他 刻 劃 民 族 憂 患 的 左 翼 作 家 不 同 。 李 商 隱 的 無 題 詩 比 杜 甫 的 《 兵 車 行 》 有 美 感 , 張 愛 玲 的 小 說 比 丁 玲 和 茅 盾 都 耐 看 而 流 傳 得 遠 久 。 期 望 法 國 跟 英 美 一 樣 擁 抱 市 場 經 濟 , 跟 要 求 所 有 的 作 家 必 須 走 寫 實 路 線 、 為 人 民 服 務 一 樣 可 笑 。 法 國 人 不 愛 工 作 , 他 們 有 自 己 的 「 詩 人 執 照 」 ( Poetic Licence ) ─ ─ 也 就 是 說 , 像 大 詩 人 一 樣 , 有 不 守 文 法 約 束 倒 裝 詞 彙 的 權 利 ─ ─ 少 替 法 國 佬 擔 心 , 不 用 工 作 , 他 們 的 紅 酒 和 香 水 , LV 和 美 芝 蓮 食 譜 , 也 永 遠 騎 在 你 頭 上 , 是 永 的 「 文 化 霸 權 」 , 噢 啦 啦 , 吹 咩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