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 星期日

坦 克 輾 人 的 真 實 見 聞



民 建 聯 主 席 馬 力 上 周 二 ( 五 月 十 五 日 ) 與 傳 媒 茶 時 談 及 六 四 , 批 評 師 用 「 北 京 屠 城 」 字 眼 來 形 容 六 四 是 不 負 責 任 的 行 為 , 並 質 疑 「 六 四 時 有 坦 克 輾 過 學 生 」 的 說 法 , 還 說 「 不 如 找 頭 豬 試 一 下 , 看 看 會 不 會 變 成 肉 餅 」 。 下 面 我 講 個 六 四 發 生 的 真 實 故 事 。 請 大 家 別 遺 忘 ! 重 慶 無 線 電 六 廠 工 作 人 員 王 強 , 我 已 故 後 媽 龐 婉 儀 的 女 婿 。 一 九 八 九 年 六 月 初 , 單 位 派 王 強 出 差 去 東 北 辦 事 , 經 過 北 京 因 交 通 受 阻 , 只 好 在 北 京 待 幾 天 才 走 。 六 月 四 日 上 午 九 點 半 左 右 , 他 從 旅 館 出 來 , 打 算 經 長 安 街 去 天 安 門 看 熱 鬧 。 長 安 街 很 長 , 許 多 垂 直 的 小 街 巷 與 它 相 通 , 佈 局 有 點 像 梳 子 。 王 強 走 到 小 路 和 大 街 的 交 叉 口 就 無 法 前 行 了 , 荷 槍 實 彈 的 解 放 軍 把 守 在 那 , 他 被 堵 在 路 口 上 。
輾 過 祖 孫 三 人 身 上 八 次王 強 擠 在 最 前 面 , 寬 大 的 長 安 街 一 目 了 然 。 街 上 沒 有 一 個 行 人 , 全 副 武 裝 的 士 兵 , 三 步 一 崗 , 五 步 一 哨 , 許 多 坦 克 停 在 那 。 他 注 意 到 每 條 路 口 都 有 解 放 軍 守 住 , 每 條 路 口 都 像 他 這 一 樣 擠 滿 了 人 。 大 家 站 在 那 靜 觀 , 氣 氛 嚴 肅 緊 張 恐 怖 。 十 點 半 左 右 , 不 知 怎 麼 搞 的 , 長 安 街 上 突 然 冒 出 三 個 人 , 一 個 老 太 婆 , 兩 隻 手 各 牽 了 一 個 孩 子 。 王 強 估 計 老 太 婆 六 十 幾 , 牽 的 孩 子 , 男 孩 可 能 六 、 七 歲 , 女 孩 三 、 四 歲 。 祖 孫 三 人 好 像 是 從 地 鑽 出 來 的 , 為 甚 麼 跑 到 這 來 送 死 ? 到 底 是 怎 麼 回 事 無 從 知 曉 。 所 有 擠 在 路 口 的 群 眾 都 嚇 壞 了 , 他 們 一 齊 重 複 吼 叫 , 退 回 去 , 趕 快 退 回 去 ! 快 走 到 路 當 中 的 老 太 婆 , 這 才 發 現 自 己 的 處 境 。 她 一 定 驚 慌 恐 懼 極 了 , 牽 兩 個 孩 子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 站 在 那 一 動 不 敢 動 。 一 輛 坦 克 隆 隆 動 , 朝 他 們 開 過 來 。 只 見 老 太 婆 在 坦 克 面 前 跪 下 了 。 兩 個 孩 子 也 跟 跪 下 了 。 坦 克 繼 續 向 前 開 , 它 從 跪 的 祖 孫 三 人 身 上 輾 過 去 。 坦 克 輾 過 去 之 後 , 它 往 後 倒 退 , 在 祖 孫 三 人 身 上 再 輾 一 次 。 然 後 再 往 前 開 再 輾 一 次 , 再 往 後 退 再 輾 一 次 , 一 共 來 回 開 了 四 次 , 它 在 祖 孫 三 人 身 上 反 覆 輾 了 八 次 ! 王 強 從 東 北 回 到 重 慶 無 線 電 六 廠 後 , 向 廠 黨 支 部 書 記 彙 報 親 眼 所 見 的 這 樁 罪 行 , 書 記 對 他 強 調 , 事 情 到 此 為 止 , 不 要 對 任 何 人 再 提 。 一 九 九 七 年 十 一 月 , 我 從 墨 爾 本 到 離 洛 杉 磯 四 十 公 里 的 長 堤 市 ( Long Beach ) , 看 望 重 病 的 父 親 , 在 他 開 的 旅 館 住 了 近 兩 個 月 。 後 媽 龐 婉 儀 , 她 的 兒 子 冉 嶠 , 女 婿 王 強 都 住 在 那 。 就 在 這 個 期 間 , 王 強 把 一 九 八 九 年 六 月 四 日 上 午 他 在 長 安 街 口 目 睹 的 慘 劇 , 告 訴 了 我 。 王 強 本 想 繼 續 說 下 去 , 被 他 妻 弟 冉 嶠 制 止 。 王 強 至 今 還 在 那 個 旅 館 。 眾 目 睽 睽 、 光 天 化 日 之 下 的 罪 行 , 想 遺 忘 都 辦 不 到 ! 既 然 馬 力 先 生 也 說 , 希 望 尋 求 六 四 事 件 的 歷 史 真 相 , 這 也 是 你 的 責 任 。 那 就 請 你 判 斷 一 下 , 這 祖 孫 三 人 是 否 被 坦 克 輾 成 了 肉 餅 ?
要 殺 多 少 人 才 算 屠 城 ?馬 力 先 生 , 如 果 這 個 老 太 婆 是 你 的 媽 或 者 是 你 的 丈 母 娘 , 如 果 這 兩 個 孩 子 是 你 的 兒 女 或 者 你 的 孫 兒 女 , 如 果 你 就 是 這 三 人 中 的 一 個 , 你 還 會 認 為 四 千 名 學 生 沒 殺 完 不 算 屠 城 , 有 柴 玲 等 一 批 人 逃 出 生 天 就 不 算 屠 城 嗎 ? 政 府 派 遣 大 量 現 代 化 武 器 武 裝 起 來 的 軍 人 , 對 準 手 無 寸 鐵 的 學 生 和 民 眾 , 在 天 安 門 、 木 樨 地 、 長 安 街 數 地 用 機 槍 坦 克 掃 射 殺 人 , 殺 死 一 百 人 、 一 千 人 是 屠 城 , 殺 死 一 個 人 、 十 個 人 也 是 屠 城 。 不 知 馬 先 生 以 為 , 要 殺 多 少 人 才 算 屠 城 呢 ? 馬 力 先 生 , 希 望 你 好 自 為 之 , 殺 人 犯 的 血 腥 氣 沾 上 了 身 , 洗 起 來 不 容 易 。 ( 墨 爾 本 ) 齊 家 貞   自 由 撰 稿 人

沒有留言: